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七章 沉沦的武士道之蛙人与探照灯
    流求海军竟然能让自己的大海船直接冲上了沙滩?!

    他们不用弓箭,如何能杀人于百步之外?!

    此时正好是月末,深夜里根本没有月光------所有的划手都对镰仓码头太熟悉了,到那里的海路,他们闭着眼都能划到。

    日本水军大将军竹崎季长是一个海上的传奇人物。

    漆黑的天空,漆黑的海面------除了划桨声外,他们只能听到海风以及海浪拍击海滩的声音。

    日本水军大将军竹崎季长仍然稳稳地站在关船的船头,他的身体很自然地随着关船起伏着。

    ..,

    日本水军大将军竹崎季长也连忙叫划手们停下,他目测离那发出光柱的地方能有一里远。

    难道我们的行动暴露了?!

    事实上他真高估了流求海军。

    整个流求海军没有一个能看得上日本水军的水平,他们连回回的商船水平都比不上,人家好歹还是帆桨一体,而日本海船全靠人力来划,实在是笨死了!

    但是,靠着海军突袭成功的流求海军自然也会防着别人突袭,毕竟这里是人家的地盘。

    白天,他们派出两条两桅式战船四处巡逻,晚上,他们则派出一条------他们实在是不相信这天下还有谁比得上他们的夜航能力。

    两帆式战船的船头和船尾处各有一盏煤油汽灯探照灯,那是张岛主精心为流求军队准备的,它的反射镜面是直径为三十厘米的盘状凹面镜,照射距离最远可达两百米远!

    它放在活动三角架上,可以由两名队员共同操作,照射角度可以达到三百六十度无死角。

    但是,它的散热条件不好。

    普通的煤油汽灯达不到两百米的距离,只能用加大版的,这样,对煤油汽灯的石棉灯网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煤油的汽化问题很简单,大宋工匠发扬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精神,可以轻松仿造出来,但是石棉灯网他们则怎么也解决不了,他们也用石棉编成网,照着样子放上去,只能是亮一会就烧坏了。

    所以他们只能购买流求岛张岛主出品的煤油汽灯,甘心让他挣他们的钱钞。

    那些一心想山寨流求岛产品,好自己也挣钱钞的工匠们,他们当然不知道张岛主的石棉灯网是用棕黄色的独居石矿中的硝酸钍溶液浸泡过的。

    独居石则在海滨砂矿床中很常见-------

    但是,加大版的煤油汽灯所需要的石棉灯网需要更加耐热才行,但是张岛主则无能为力了,他无法得到纯度更高的硝酸钍溶液。

    所以,他只能规定,探照灯打开二十分钟时则需要关闭二十分钟,这样,才会出现总是双配制的现象。

    船头的打开了,船尾的就要关闭,然后再相反。

    可是今天夜航巡逻的两帆战船很不幸运,竟然两个探照灯都坏了!

    正要他们手忙脚乱换石棉灯网时,那些前来偷袭流求海军的日本水军到了他们附近,如果再晚换好二十分钟,双方就有可能撞到一起了。

    日本水军大将军竹崎季长认真观察了一会儿,他发现那个光柱也没有什么可怕的,而且它似乎是从一条海船上发出的。

    他想了想,便脱下的衣服,准备带上两个好手,一起游过去看看。

    有一个手下想劝他,还未开战,哪能让水军中的将军去不测之地呢?!

    日本水军大将军竹崎季长轻松地说道:“军中还有比我水性好的人?”

    没有人能接上这话。

    他笑了笑,一转身便扎进了海里,连一朵浪花都没有带起来。

    他们三个人无声而快速地向着那发生光柱的地方游去,当靠近时,等那光柱向他们扫来时,他们便一头扎进海水里了。

    等那光柱扫过时才又露出来。

    这个时候,那光柱突然停了,竟然在另一处又亮了起来!

    趁着光柱没有扫过来时,他们三个发挥出最好的水平,快速而无声地游了起来,很快就靠近了那条大海船的船底。

    他们看到那光柱再也照不到自己了,靠着船帮休息。

    日本水军大将军竹崎季长摸了摸船底,借着那光柱扫过来的余光,他发现那里竟然还裹着一层铜皮,他带着两个人深潜下去,整个船底都是一样的!

    他们从另一面钻了出来,可恨的,他们根本别想凿穿船底了!

    日本水军大将军竹崎季长小声说:“丢了锤子和凿子吧,我们只能上去了------”

    另一个人从囊中拿出绳钩开始慢慢摇动。

    这时,他们听到船上有人在喊:“三郎,三郎,这个区域没有情况,启锚转向吧!”

    三个人听出是大宋话,但是他们没有一个人能听懂说什么。

    看样子,会一门外语很重要的。

    顿时,那光柱如同利剑一般刺破了黑暗的世界!!

    どうしたんですか?!

    多哦西大诺?!

    很快,他似乎嗅到了什么,而那些划手们也放慢了节奏,他们似乎接近了镰仓码头的周边。

    日本水军大将军竹崎季长下了一个命令,一个水手从怀里掏出一个竹筒,从里面拿出一个火折子,吹燃了后,他背过身,冲着后面摇了三个圈,这个意思就是他们要到了,千万要小心。

    日本水军大将军竹崎季长心中微笑,无论对方的海船有多大,他们晚上必将停靠在码头上,那将全是他们等死的巨鱼了!

    划手们改变了划桨的节奏,轻轻的,不惜降慢速度也不要发出太大的击水声。

    就在这个时候,让日本水军大将军竹崎季长打死也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在漆黑一片的海天之间,忽然亮起一道光柱来!

    他抚摸了一下自己衣服下的紧身水靠,看来只有完全靠近他们才行。

    他心里一直想着那些传言。

    发生了什么事情?!

    划手们都不自觉地停下了划桨,他们看到,那光柱似乎有百步光,正在海面上不停地扫来扫去,如果他们划过去,肯定会被那光柱扫到的,谁知道那到底是什么!

    当他听到流求海军攻占了镰仓城之后,第一时间便组织反击了。

    他现在带领的水军几乎是他能带出的全部!

    传闻他可以在水里呆上三天三夜不出来,如果愿意,可以一次游上两百里!

    除去这些传闻,他还是一个绝对忠诚于镰仓幕府执政北条时宗的人。

    而且,他还发出命令,让其它地方的水军统统赶往镰仓!

    出发以后,他没有催促快划,他准备到了深夜时再借着黑暗靠近镰仓码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