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八章 沉沦的武士道之镰仓夜战
    第三个则被他的手下从后面捂住嘴,割开了脖子。

    做得好!

    他则带着另一个手下,拔出小太刀,他们悄悄摸向那发出光柱的地方。

    日本水军大将军竹崎季长和他的两个手下没有敢轻易动弹,这时,他们听到的铁链抖动的声音。

    他们都是光着脚行动,在甲板上根本踩不出声音------拐过中间的船楼,他们两个发现有三个水手正在那里调整帆绳。

    他冲着那个手下摆摆手,两人悄悄向着那三个水手靠近。

    ..,

    这个时候,日本水军大将军竹崎季长听到了甲板声乱响,知道事不可为了,他喊了一句:“海に身を投げる!”

    他和两个手下灵巧的翻身跳海了。

    那个没受伤的水手惊魂未定,他身上根本没有带武器------船楼里和船舱里跑出来不少的水手,他们很多人的衣服不整,但是都拿着大栓枪,还有的拿着鱼叉。

    他们本来都是海军中的水手,但是,从来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经历。

    “何事?!发生了何事!!”

    接着他们发现了死去的水手,也听到那探照灯水手的解释。

    这里的船长脸色铁青,他们遇到了日本水鬼!

    他们不可能从岸上游来的,否则他们早应该去镰仓码头!

    船长命令道:“快发敌袭火箭,一绿两红!打开另一个探照灯搜索海面,他们跑不远的!必有接应!!”

    “嗖!”“嗖!”“嗖!”

    “啪!”“啪!”“啪!”

    两绿一红的小火箭钻上了天空,并且炸开了红色、绿色的火焰礼花!

    三个红色表示情况危急,请马上支援。

    三个绿色表示平安无事。

    两绿一红是指发现敌人------两红一绿表明正在与敌人做战!

    紧接着第二波次,第三波次的两绿一红小火箭又接连发射了。

    日本水军大将军竹崎季长和他的两个手下此时正躲在船舵处,这里是凹陷处,船上的人无法看到他们。

    那一声惨叫是他的手下发出的,因为他当时正把着一个大铁皮管子观察船上的情况,但是,打死他也没有想到,那大铁皮管子竟然能发出怒吼声,而且吐出炽热的白烟,烫到了他的手和脸!

    炽热的白烟?!

    船上如何会有那东西?!

    但是他能借着那光柱的余光看到他手下的手和脸,全是可怕的水泡。

    那个手下又极低的声音说:“回到岸上,我会剖腹谢罪-------”

    他摆手,如果不明白那到底是什么,却为此而死,太不值了。

    他也看到了远处的两绿一红的火焰,明白这是他们传递信息的一种办法。

    休息够了,他们发现那光柱来回的速度慢了下,他们悄悄向着自己的船队游去。

    镰仓码头的观察哨很快就发现了来自海面上的报警信号,那里很快就灯火大明,一直落帆停泊在码头外的几条海级五桅式战舰迅速启锚升帆,同时,每条战舰上也都打开了八盏探照灯,四处照射。

    远远地看去,那里已经是光柱的世界了。

    此时镰仓码头海面正是处在陆风向上,他们出海的速度很快。

    日本水军大将军竹崎季长和他的两个手下都有些慌了,他们哪里能想到流求海军在夜间还能反应如此之快!

    他们顾不上别的了,拼命向着自己的船队游去。

    他带的船队正在老老实实地等着他们的大将军回来,但是看着那四处乱晃的光柱也有些傻眼,他们迟早会被看见的!

    几条海级五桅式战舰驶出码头附近的海面后,它们自动分成了几个方向驶去,漆黑的海天世界,他们也看不到二百米外。

    其中便有一条向着日本水军大将军竹崎季长船队的方向驶来。

    日本水军大将军竹崎季长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他拼命游着,但是到底还是没有赶在他的船队被发现前-------他此时踩着水拼命喊道:“鹤翼之备!鹤翼之备!!鹤翼之备!!!”

    这是日本水军的一个阵形,意思是要像鹤翼一样张开迎敌,属于一种攻击型阵形。

    这样能避开敌人的正面大海船,而从两侧包抄,向敌人后方迂回------他认为这样能发挥出桨船的快捷。

    那条海级五桅式战舰很快发现了大约二百米远的敌船------哈哈,不过是一些划桨船!

    船长马上令人发射了两绿一红的小火箭,哈哈,还很多呢!

    日本水军大将军竹崎季长的嚎叫声被他的水军听到了,于是他们展开了鹤翼之备的阵形,硬着头皮开始冲向那大海船的两侧!

    好几盏探照灯都扫到了他们。

    那船长高叫着:“无须动用火炮,他们不值炮钱!用枪打,用战舰撞他们!”

    日本水军大将军竹崎季长在原地踩着水,等待他的战船来接他------

    他们虽然用胳膊挡住了眼睛,但是他们绝不是船上的人!

    “来人哪!有刺客!!”

    日本水军大将军竹崎季长的双眼刚才被那探照灯晃到了,现在几乎看不到任何东西,但是,他冲着那发出叫喊声的地方掷出他的小太刀!

    那两个人背对着他们,还正在小声说笑着什么。

    他们两个又悄悄向着他们摸去。

    这个时候,这条海船突然发出了一声怒吼,而且,爬到船楼底上的那个手下还发出一声瘆人的惨叫声!

    那两个正在操纵探照听的水手听到惨叫声后,不自觉地把探照灯调了过来,并喊道:“哈哈,三郎,三郎,你又被锅驼机烫了吗?!”

    但是,他们马上觉得不对了,有两个身材矮小的家伙,他们手里拿着短刀!

    他已经看到了有两个人用双手把着什么,正是那玩意发射出了那奇怪的光柱。

    他们两个突然暴起,日本水军大将军竹崎季长轻松地割开一个水手的喉咙后,飞快地将小太刀插进别一个水手的嗓子,两人至死也没有发出叫声。

    啊!

    对面传来了一声惨叫,一个水手的胳膊被刺中了。

    这声音在铁链卷动的掩护下,丝毫不会引人注意。

    日本水军大将军竹崎季长带头先爬了上去,蹲在了船舷的阴影处,船上没有人发现他!

    啊,他们正在启锚!

    趁着这个机会,他的手下又一次甩动绳钩,“嗒”的一声,那绳钩抓住的船舷。

    他抖了三抖绳钩,他的两个手下也快速地爬了上来。

    日本水军大将军竹崎季长先让一个手下,爬上船楼的顶上,那里借着那光柱的余光可以观察整条船上的情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