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九章 沉沦的武士道之自由经济
    这是多么大的耻辱啊!

    他恨自己没有死在抵抗中-------当时,那些巨船撞碎了他们的关船后,竟然还能从上面吊下同关船差不多大小的划桨船,一一把那些在海里扑腾的俘虏拎到船上。

    日本水军大将军竹崎季长带来的战船无一逃脱,大半都被冲碎,打死淹死了大约两千多人,剩下的,连同他本人都被俘虏了。

    不久,日本水军大将军竹崎季长就后悔了,特别是他真真切切地看到了经过他身边的巨船后,悔极了。

    郭勿语大队长专程从镰仓城的城防处来这里检验战果。

    日本水军大将军竹崎季长被反捆着,同别人一样跪在了沙滩上。

    ..,

    一沙滩的日本水军,没有人能听懂他们在说什么-------这时,海面上传来了巨大的吼叫声!

    日本水军大将军竹崎季长努力回头看去,只见一条五桅式战舰上真的在叫一声便吐出一大股白烟。

    直到后来,他和他的两个手下被查出来了,他们临死也不明白那是安全减压阀的专用烟筒。

    好事连双,流求岛派出的飞剪式交通通讯船不仅给他们带来了张岛主的最新命令,还带来了十几箱子军火。

    那个船长直接找到了郭勿语大队长,说给他带来了两种新式武器。

    郭勿语大队长好奇地看着那个船长给他演示他所声称的五轮手枪。

    只见他向左甩了一下,一个五眼弹筒便偏出枪身,然后他用一个夹着五颗黄铜直筒弹身的东西装上去,又向右一推,那弹筒便归位了。

    郭勿语大队长眼睛一亮,说:“它可以连射五发?!还是黄弹身,不怕压?!”

    那个船长说:“是的,一次可以连射五发------请注意那直筒弹身要回收的。”

    他说完,冲着二十米远的石墙连开了五枪。

    郭勿语大队长看看那石墙上的弹眼,又看看那转动过的弹筒。

    那个船长又甩开弹筒,轻轻一抬,那五枚直筒弹身滑落出弹筒。

    郭勿语大队长遗憾地说:“能连射五发是大好事,但是似乎威力不够------”

    “近战武器嘛------五十米内照常有杀伤力,王主家说了,原先的短火铳太大,不利于近战。”

    郭勿语大队长接过他递来的五轮手枪,照着他的样子也装上了子弹,也冲着石墙开了五枪。

    他开惯了单发短火铳的手脖子,没有感觉到后坐力有多大。

    但是,此枪确实是近战的利器。

    他瞄了一下枪筒,果然是拉了膛线,比短火铳准确度高。

    那个船长说:“一共两百支五轮枪,两万发子弹,连同大腿式枪套,弹匣------流求岛军火厂刚出产的产品都送你和封争队长了。”

    另一种新式武器是防御式手雷,据说内外都涂了锡,像是一个银蛋子。

    郭勿语大队长掂了掂重量,摸着上面横一道竖一道的凹线。

    明白这一定是加大了药量,可以产生的更多的破片。

    郭勿语大队长说:“它抛出的距离没有木柄式的远-------”

    “对!可以带更多嘛!”

    那个船长要了郭勿语大队长的签收后,又去找侯东方大使了。

    郭勿语大队长乐呵呵地算了一下,足够分给小分队长和那些船长了。

    日本人不攻城,咱们正好自己来适应新枪!

    侯东方大使接过那个船长递给他的绝密信件,签了收据。

    他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里认真看了后陷入了沉思。

    现在的工作对他来说没有难度,进展很顺利------他是在认真体味张岛主的用意。

    他可以便宜从事,但是,如果完全能领略到张岛主的用意会更好的。

    三原小井果然天天陪着惟康亲王。

    这一天,三原小井还给惟康亲王带来了两棒烤玉米------那个少年从来没有吃过,他尝了尝后,便飞快地吃光了。

    三原小井笑呵呵地问道:“此物如何??”

    “好吃!”

    “将军大人,还想要么?”

    “------吃饱了。”

    “岛津家族,三原家族都在大量种它,它可以食用饱人,而且它的植株可以晒干后烧饭,还可以用来青贮------”

    “这样好,大家为什么不都种呢?”

    “将军大人,因为那些老家伙目光短浅,他们只相信水稻和谷子、粟子!

    他们在自己的领地里随便征过往商人的商税,凭空让百姓增加了负担。

    原本很便宜的海盐,经过几个领地后,普通百姓就只能按盐粒的数目来食用了,还有农民都吃不起盐!”

    “-------”

    “我希望大将军能再发一道公文,宣布减免日本农民一半的田赋,就算这样也比流求岛高出好多------日本农民一定会感谢大将军的!”

    “------那我们是不是会吃不上白米了?”

    “不会的,在下向大将军保证,我们会从流求钱行借到大笔的贷款,维持住现状!”

    “啊,我听说北条家族曾经向日本的大商人借过钱------好像没有借到!”

    “大将军,流求岛是讲求自由经济的地方,他们要求契约精神,只要我们能按时分期还上他们的钱钞,就能借到。”

    “能借到钱钞当然好------可是我们用什么还呢?!”

    “办法太多了-----我们日本有流求缺少的财富!”

    一个两桅船船长解释了一下。

    郭勿语大队长说:“你们查一下,是谁干的,然后当众吊死他!”

    “是!”

    郭勿语大队长在众多船长的陪同下,哈哈大笑地看着跪了一沙滩的日本水军。

    他说:“好!好!我现在正缺劳力-------他们的陆军光在那里聚集,也不来攻城,你们倒是打得痛快!

    给你们记功!!”

    众多船长哄然笑了起来,军功就是钱钞啊。

    但是,郭勿语大队长马上问道:“我们怎么损失了三个水手,伤了一个?”

    当时他还反抗了,结果被人家一桨就打昏了。

    他恶狠狠地看着流求海军的人,他们竟然连破碎的关船和船板都拉到沙滩上,准备晒干。

    “杀了我的人,就要偿命!”

    说完他就离开了。

    除非密集向上射火箭,可是他的弓箭手还不多------海上都是跳舷做战,弓箭会被海风吹偏的!

    更可怕的是,似乎有无数光柱冲着他的战船们驶过来了-------他应该让他的船队冲岸!

    那足有三丈高,像是城墙一样的船舷,想要爬上去,那该有多难啊!

    哪里能把引火之物丢上去?!

    但是什么都晚了,他似乎能听到那些经过他身边的巨船上,有人在哈哈大笑。

    等到黎明时分,几乎忙活了大半夜的流求海军战果显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