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七章 催生了一个罪恶
    ..,

    胆战心惊的丁石旗被带到了张岛主面前,说了几句话后,他发现张岛主并没有想伤害他的意思。

    张岛主强调他是丁石旗三家公司的大股东,只是要求丁石旗履行公司的许诺,要知道,流求岛可是一个具有契约精神的地方。

    丁石旗顿时傻眼,这简直是要他的性命了,他可是一直以正在筹备为借口来发行的------那卖股票的钱钞差不多都花光了!

    张岛主笑笑说:

    “我可以追加入股,而且我还给你拉来了另一个投资者,这笔钱钞,你首先用来去流求岛的中部山区建一个大型杜仲种植园,种苗你可以想办法去大宋民间解决,人力和技术上,我提供帮助。

    你仍是董事长,你可以把那些同你一样玩欺诈套路的人都招聘来------我相信玩欺诈的人在一起或许能制订出最好的公司规矩。

    至于说殷地安公司嘛,不如改名为远洋公司,把它和杜仲公司、石油公司捆绑在一起,组建成殷地安集团公司------不过,这都要你先完成建设十万亩杜仲种植园的任务再说,眼下,你可以先挣月薪。”

    啊,真的要到流求岛的山区去种树?!

    可是他找不到任何借口拒绝------他当时随便想的公司,这就要变成真的了。

    丁石旗昏头昏脑地从张岛主的办公楼出来后,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高兴的是,他没有被追债,还成功地让张岛主入股;难受的是,他似乎又欠了很多债,天知道山区里的日子要怎样过-------十万亩杜仲种植园,天啊,当时为何不少写一些?!

    事后,张岛主和王德发主家说了组建殷地安集团的事情,说这是给两家的儿女准备的产业,将来不管是信托还是自营,由他们自己操心去。

    如果他们的几个兄弟能从那面的世界回来,也算他们的子女一份。

    王德发主家想了想,说:“也好,不能让新东方集团一家独大------”

    张岛主的自信心有些回来了,他说:“只要我们把法规制定好,不要形成一个逆向淘汰的社会市场,他们不可能独大起来的。”

    王德发主家点点头说:“大宋人的头脑比我们想象的要精明,天知道他们还会闹出什么怪事------不可预料。”

    “嗯,我们有些高估自己了,如果不可能做到先知先觉,那么出了问题马上纠正也可以!”

    张岛主推出的《公司法》、《证券交易法》,狠狠打击到了一些投机者的要害!

    张岛主规定公司要想售卖股票,必须提供一年以上的经营报表,而且,那股票必须完全由张岛主组建的证券监察部门监印,私人印制,与印伪钞同罪!

    潘学忠总经理和副总经理梁萧白愤怒地研究着新出台的两种法规。

    潘学忠总经理说:“这简直是断我等的财路,差点抹了我等的脖子!”

    副总经理梁萧白冷笑着说:“我等就是不遵守又如何,可以私下里卖!”

    潘学忠总经理思考了一会儿说:“万万不可------刚起家时,尚可以拼上一拼,如今家大业大,不可以违法。”

    副总经理梁萧白冷笑着说:“那挣的钱钞不是要少多了?”

    “不一样了------贩卖极乐草的利大,但是以你我的身家来看,我等会去做那事吗?!”

    “那当然,那都是沷皮破落户们干的-------”

    潘学忠总经理振作了一下精神,说:“没有以前的利大了,但是,如果我们再勤奋一些,仍然还会发财的!虽然不能去大宋卖股票了,你仍然是我的好兄弟!”

    好兄弟!

    两个人互相抱了抱,感觉到对方的友谊与力量。

    流求股票交易中心是张岛主指定的唯一交易地点,只有在这里才可以完成股票与其它证券的交易和兑换。

    流求股票交易中心的建设速度体现了流求岛工业化的发展水平。

    此建筑物由于是张岛主命令要加快修建,所以动用了现在建筑行业上的所有机械设备。

    锅驼机式混凝土捣伴机,塔式升降机,铁架吊运机-------整个工地上轰轰隆隆中不时响起尖锐的哨声。

    上千个建筑工人有的推着实心胶皮手推车,有的叮叮当当钉着模板,他们白天晚上轮班工作。

    这种劳动场面吸引了许多人的旁观,他们眼见着所谓的股票交易中心一天天的高大起来。

    张岛主认为自己在努力的建设,流求岛的前景就会越来越好,他已经无暇去关心大宋的事情了。

    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还催生了一个罪恶的事业。

    在八道河的上游,处于城郊的靠山区里,有一个看上去普普通通的农家大院里,有一帮子从正在大块的吃肉,大碗的喝酒,整个屋子里烟雾腾腾的。

    一个面目狰狞的黑汉子叫道:“今天是我靠山帮成立的好日子,正好还做成了一笔好大的买卖,兄弟们,同喝一大碗吧!”

    十几声怪叫相应他,三十七度的白酒,就被他们一口喝下了。

    黑汉子本名叫嵩山坳,原是正宗金国人,金国破灭后,他的太爷爷举家跑到南方,以打猎砍柴为生。

    待到他这一代人时,家境仍然贫困。

    此人身上有一把子力气,也敢于对别人亮刀子,于是就在当地拉起了一伙人,放贷收款,打人骂仗,什么事情都能做,人送外号叫黑面虎-------但是也没挣下多少钱钞。

    他嫌弃当地太穷,便拉人投奔了祟明岛上的沿江制置使朱清大哥。

    朱清见此人孔武有力,只要能挣钱钞,敢做各种缺德事情,便让他帮助自己在淮南地区开煤矿。

    不久后,这个小子和手下人把煤矿的工人压榨太狠,结果引起了煤工们的反抗,双方打出人命来了,被告到官府!

    后来朱清上下打点了一番,把苦主们平息了,也把他和他的手下赶到流求岛去躲上几年,暂时让他在那里当帮朱清收货的货头,那些手下则成了装卸工。

    这份工作不挣钱,只够温饱,而且还累人。

    嵩山坳就一直想自己干一份生意。

    听说当兵薪水高,但是人家嫌他们年纪大,还没有文化,光有力气能打仗没有用。

    看到技术人员薪水也高,但是只能眼馋,他们啥也不会。

    本想到市场闹事情,收点保护费什么的,但是这里的巡警比大宋狠多了,还不肯与他们勾结!

    正在他们琢磨发财的路子时,赶上了张岛主大怒而严打贩卖极乐草的事情。

    嵩山坳乐了,机会来了。

    走私烟草的活儿,贩卖人口的活儿,他都考虑过,他们做不了的,因为先期投入对他们来说太大了。

    但是极乐草则不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