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章 开发澳大利亚(二)
    ..,

    1278年的12月15号的清晨,在八道河港口,啃狗的船队将要在凉森森的海风中出发了。

    他们的目的地只有他们自己清楚,别人听了都是一头雾水。

    张岛主考虑到他们的安全,没有让《流求时报》深入报道,而其它的小报则也说不清楚那些犯罪分子服劳役的地方到底在哪里,只含含糊糊知道是一个叫澳大利亚的怪地方。

    杨友行夫妻俩也来送他们的朋友了。

    听说他们在海外要呆上一年------杨友行主编嫉妒地看着那些整装待发的大海船。

    能领导一支船队,那将是多么威风的事情啊。

    杨友行主编悄悄对啃狗说:“我六分仪测量的成绩比你好------”

    啃狗也悄悄回答说:“那是刚开始------现在你都忘了吧?”

    杨友行主编无语了。

    沈千千则说:“听着啃狗,我要你给我抓一只袋鼠回来,要小的,不要大的!”

    娜娜不喜欢她的口气,偷偷捅了她一下,也说道:“我也要,给我们的孩子当玩具!”

    啃狗端正地戴上了船长硬檐帽,说:“得令!”

    杨友行主编翻着白眼看向了一边,用得着摆出这个架势嘛!

    不过,男人带上硬檐帽子,确实是很酷的样子。

    七点整时,整个船队正式出发了,无数送行的人冲着船队挥手,那些罪犯的亲人或朋友,还有小声哭泣的。

    杨友行主编叹口气道:“本来可以好好的生活,他们却要去犯罪,希望能警示后来者吧。”

    沈千千摇头说:“我有个奇怪的感觉,他们好像不是被流放,而是去远处开发新地方!”

    杨友行主编想笑了,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沈千千说:“你看那些水手里,根本没有白人或黑人!这太不一样了-------”

    张岛主说话算话,流求岛前些年购买的奴隶工作了几年后,不管肤色还是种族,都被他释放为自由人,那些人可以选择回乡,也可以选择留下来当公民,凭借自己的能力挣钱。

    绝大多数人都选择了后者,但是他们大多只能从事体力劳动,所以,除了流求海军外,如果说哪条海船上没有黑白皮肤的水手,那是很少见的。

    杨友行主编想了半天也想不明白,好吧,一个女人提出的问题,十个男人也答不出来。

    娜娜抱着孩子却忽然落泪了,说:“啃狗是天下最好的男人,他晚上不出去玩,也不吸烟,也不喝酒,还给我做饭,给我洗衣服,发的工钱全交给我,每月只要一点点零花钱-------可是他真的要离开我一年呢!”

    沈千千连忙去劝她。

    杨友行主编知道在这样赤果果夸夫的情况下,自己又会被某人骂,他只好斜着眼睛去看天边的帆影。

    那支船队在东北季风的吹拂下,正在飞快的南下。

    啃狗队长的名字其实只能是少数一些人叫的,他的手下全叫他吴大郎,尊称是吴队长。

    他此次航行完全是按照王德发主家发给他的航线图,他要力争分毫不差。

    王德发主家给他的是那面世界里的上海到珀斯港的航线图,这条航线主要是利用天然航道,如果在那面世界里都可以走十万吨级的货船,那么对这个时空的两三千吨木头船的航行来说当然不在话下了。

    这条航线直接通过东沙和南沙群岛,沿菲律宾西岸南下,便可以到达三宝颜地区。

    当然,现在那里可能只有部落。

    王德发主家在那个点上做了一个备注,说明那里有充足的淡水资源,还有无数新鲜的野果,可以简单停靠。

    然后穿过马鲁古海峡,再经过班达海,就会到达澳大利亚的西部,然后顺岸南下,便会到达指定的位置。

    啃狗队长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多的怪名字,但是他相信王德发主家所说的一切。

    还算幸运吧,他们此行没有遇到大风暴。

    当他们花费了十五天,经过了东沙和南沙群岛,到达了菲律宾西岸后,果然如王德发主家说的那样,海上的风浪顿时平静了很多,连超过三米的海浪都没有见过多少!

    啃狗队长传令,让各条载人的海船再次汇报人员及小羊、小牛等牲口的情况。

    这一次他们还带了两百头小母羊,四十头小公羊,以及相同数量的小牛犊。

    很快消息传来,又死了三个鞑靼人,那些黑社会成员们和牲口们倒是安然无恙了。

    啃狗队长皱了眉头,这才经过几场小小的风暴,就连连死了二十六个鞑靼人,他们在海上也太不抗折腾了!

    从山东煤矿调来的这一批鞑靼人总共才一千人,他们都有从事过放牧的经历,而且罪行都较轻,严格的说,他们也算是技术型劳力。

    啃狗队长命令减速航行,以减轻海船上的颠簸,他不希望再出现死人的情况。

    他在船长室里端着单筒望远镜,努力向着所谓菲律宾的西岸看去,那里全是绿郁葱葱的一片,其它什么也看不到。

    这个时候,船长室外的水手兴奋的大叫起来。

    他走出去,听到那些水手高喊着:“看哪,那个沙岛上全是大海龟啊!说不好还能找到海龟蛋!”

    啃狗队长想都没想地说道:“扯蛋了,海龟产卵的季节早过去啦!”

    有水手呵呵笑了,喊道:“这个怪异的地方,也许它们也怪异呢!”

    用肉眼就能看到,不足三百米外的一个沙岛上,密密麻麻趴着全是大海龟。

    海龟肉是难得的美味,而且它特别受远航海船的喜欢。

    如果能抓上几只上船,只要把它们放在底舱里,随便泼上几盆海水,它就能活上很久,可以现杀现吃,时间可以长达半年!

    当然,如果能找到海龟蛋就更好了。

    水手们热切地望着啃狗队长,他们的嘴在不自觉地蠕动着。

    是啊,吃了十几天的罐头了,没有人不烦,就算偶尔能吃到绿豆芽和黄豆芽、蘑菇也不行。

    啃狗队长也想念起海龟肉的味道了------好吧,他从谏如流,让水手们去捕捉海龟吧。

    嗷!

    所有的船上都吊运下刀鱼式小船,有的帆船还不只一条呢。

    水手们如猴子一样顺着绳索跳到小船上,飞快地划起桨来,那小船马上便如同利箭一般射向了沙岛。

    沙岛上的大海龟也许从来没有见过人,它们竟然丝毫不怕,一点也不在乎。

    啃狗队长脱下船长式硬檐帽,用手绢擦了擦汗。

    四周的海域依然平静,他看了看那气压计,啥事也没有。

    他知道这么热的天,那些人也肯定受不了,便传下命令,让那些人分批到甲板上透透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