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竞争倒逼改革
    ..,

    事实上犹太人早自唐代起,就大批进入这块大陆。

    至宋代,与回回人一样,形成了一个移民**。

    他们从海路、陆路而来,远涉重洋,历尽辛苦,带来了西方的商品,也带走东方的商品。

    与回回人聚集刺桐城一样,他们则聚集开封城------大宋南下之时,他们大多跟着南下到临安城。

    历代的统治者对他们都是以包容心待之,比如在唐朝时,他们得到了皇帝赐与的李姓,到了大宋时期,他们逐渐得到了大宋人的重用。

    当年四川首发交子时,就是由犹太人进行运作的。

    当时犹太商人还试图在全国发行交子但是未获大宋政府的批准,同一时期大宋政府的户部还雇佣了一大批犹太人雇员做会计工作。

    有传闻说当时宋太祖赵匡胤赐予犹太人一赐乐业四个大字,希望他们能在中国安居乐业,后来一赐乐业念快点就成了以色列。

    其实,这是严重不了解史实,只是大宋人的自大吧。

    大约在公元前 1000年,大卫王占领了耶路撒冷,并且在包括外约旦在内大部分迦南地区建立起以色列王国。

    后来以色列王国一分为二,南为犹大,北为以色列。

    公元前722年,亚述人攻占了以色列,公元前586年巴比伦人占领了犹大,他们焚毁耶路撒冷的所罗门圣殿,驱逐了大批犹太人,以色列彻底灭亡。从此之后,耶路撒冷曾被多次易手,还被无数次地摧毁和重建。直到公元1世纪,罗马军团扫荡耶路撒冷,将所有的犹太人全部赶出了耶路撒冷,从此犹太人才开始了千年流亡史。

    所以,他们叫以色列的名字很早很早了,只不过大宋人是根据以色列三个字的发音,才叫他们为一赐乐业。

    流求钱行里就有犹太人担任较高的职务。

    古剑山行长和他的主家一样,其实这个时代的人都一样,我管你信什么教,吃啥东西呢,只要你遵守我的规定,具有工作能力,我就肯定任用你!

    古剑山行长当然不知道后世的种种仇恨和冲突,但是他相信张岛主的话:

    “别提什么民族和信仰问题,最大的问题是你遵守不遵守规定,犯了法律会不会被惩罚的问题!”

    古剑山行长他们都认为,只要你讲理,我比你还讲礼貌;只要你想动手抢,我的拳头比你还快还硬!

    但是古剑山行长不太明白回回人和犹太人是怎么个回事,也不明白张岛主和王德发主家不太待见刺桐的蒲式家族------他们可是那里的大户呢。

    刺桐城里住着许多赵氏皇族的远亲,在这个谁都想要挣钱钞的时代,他们一直在蠢蠢欲动。

    他们曾经委派蒲氏家族的人想与张岛主合作,但是从来都会被张岛主婉拒。

    古剑山行长这些家养小子,他们自然也疏远了蒲氏家族。

    流求钱行的出现一开始时冲击了大宋的民间信贷业务,它们让无数大中小型质库破产倒闭------但是时间长了,流求钱行的信贷业务主要偏向于大中型信贷,根本无暇去满足几百贯,几千贯钱的业务。

    这个时候,民间中的商人们重新看到了希望,他们完全可以模仿流求钱行的样子办一些小型的钱行,小笔信贷业务积攒多了,也是一笔不小的收入。

    张岛主为此及时出台了《流求钱行法》------出台前还让古剑山行长他们找人商讨一下,毕竟他拿出的是后世的法律,也许有的地方不合适,尽管他已经考虑到了现实情况。

    古剑山行长对钱行的准备金要有三成保留这一条感到不解,他认为太严格了。

    张岛主却说:“你见过挤兑风潮吗?”

    古剑山行长表示不懂------张岛主笑了,流求钱行背后的势力是整个流求岛,存钱在这里的人们当然有信心,可是若是那些民间的小钱行乱来一气,这会搞乱整个社会。

    张岛主简单讲解了一下会,说:“以后,你还要加强对他们的审察和监管,让他们自由参与,可不是让他们由着性子乱来。”

    古剑山行长撇了撇嘴,娘的,又加了一份工作。

    一时间,他都没有空儿去陪着郭子仁关长扯蛋去了,向流求钱行提出申请的商人还不少,他必须认真审核后,才能下发牌照。

    那些申请到牌照的小钱行商人,他们纷纷在靠近流求钱行本部的街道上开办自己的钱行,把流求钱行发放的牌照挂在最显眼处。

    眼下,这些开办钱行的人主要是流求岛上的商人,从大宋跑来的商人,犹太商人,回回商人,他们很快就建起各种名称的钱行,那挂起的招牌,很快就让这一条大街成了一条钱行林立的大街。

    竞争机制很快就起了作用------有一家犹太商人建起的钱行公开打出广而告之,声称在自己的钱行存钱钞不收保管费!

    他们的信用保证嘛,那就是流求钱行发给的钱行牌照!

    古剑山行长听了这消息后,马上感觉不好,他有点明白犹太人不招回回人喜欢的原因了------这分明是在捣乱金融市场!

    但是,他翻遍了《流求钱行法》也没有找到不允许不收取存钱钞保管费用的规定。

    他算了一下,如果不收取存钱钞的保管费用,而且还要遵守一定的贷款利率的话,还是能挣到一些的,但是远不及先前了------成本上升了一大块呢。

    这天下哪里有让你存钱钞,保证你钱钞绝对安全,而你还不付保管费的道理?!

    张岛主没有接受他提出修改《流求钱行法》的建议------其实从一开始办流求钱行时,他就认为这一条真的是极大的不合理,和抢劫没有什么区别了。

    不付利息都很不讲道理,还能光明正大,理直气壮地收人家保管费用!

    但是,这是这个时代约定俗成的习惯,而且百姓还都很接受,那他就一边偷着乐,一边跟着时代的习惯走了。

    现在,精明的犹太商人打响了金融竞争的第一枪!

    张岛主说:“我们从开始到现在已经挣太多保管费用的红利了,你也照着学取消吧,不能让我们显得吃相太难看------”

    “我的岛主啊,我们不用的,就算小钱行不收取保管费,我们的大户还是不少------天底下没有人能比上我们的信用!”

    “呵呵,你啊,目光长远点------真正的竞争会倒逼改革,我们有天大的本事也要顺应潮流发展,不可逆流保守。

    我们的社会责任现在要大于赢利责任!”

    古剑山行长不得不听从------一场取消存钱钞保管费的大潮开始了,后来,谁也没有想到它能冲击那样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