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人生百态之二
    ..,

    法可大统领给妻子和儿子订了去流求岛八道河的头等舱船票。

    他都没有亲自去送他们-------现在坐船去流求岛,就像是在西湖里坐船一样安全和方便。

    法善全身都是流求式打份,他的娘亲也是如此。

    娘亲穿了件蓝色长裙,套了棉丝长筒袜,半跟皮鞋,外面还套了件黄色的女式风衣。

    阳光并不足,她也戴了墨镜,却不给法善戴,还问法善她好不好看。

    不好看!

    他的娘亲生气了,路过糖店时还不给他买奶糖吃。

    到了码头时,法善看到了他们要坐的邮船:东方六号船。

    这是一条三桅式的白色的邮船,外型很好看,那船帆似乎要比别人的大。

    法善忽然就伤心了,坐在它以后,半年后才会回来找朋友们玩呢。

    船上的水手都穿着白色的制服,戴着蓝色的帽子,一个个笑容可掬。

    头等舱都是一间间小屋子,里面有窄窄的床,小小的茶几,还有赛璐珞窗户,可以看到外面有海鸥在上下翻飞。

    他的娘亲脱了风衣和鞋子,侧躺在床上,开始津津有味的读起茶几上的报纸,不理他了。

    法善坐在床上发了会呆,听到东方六号船上发出两声长长的鸣叫,他知道船要出发了。

    他问道:“娘亲,这船能坐多少人?!”

    他的娘亲正看的入迷,那是新一期风花雪月的故事。

    她头也不抬地说:“谁知道呢!”

    “要坐多久?!”

    “到了就知道了!”

    “我要喝果汁!要吃水果罐头!!”

    “船都开了,想买也买不到了!”

    “不可能,流求邮船上什么都能买到!!”

    好吧,现在的孩子不好骗了------他的娘亲起身拿下自己的小皮包,从里拿出一贯钱的纸币,说:“自己去中舱买吧,剩下的钱钞回来还我。”

    法善嗖地一声出去了,这时,他身后还紧跟着一句话:

    “莫要在船舷边奔跑!!”

    掉进海里又能如何?临安城里长大的孩子,有几个没有在海里游过的?!

    船上的甲板非常干净,似乎能照出人影来。

    他无聊地敲敲这碰碰那,拉拉绳索------他才不是真想喝果汁呢,能出来玩玩才好。

    那一阵阵海风吹动了他的马尾式长发,还吹动了那大大的船帆,在上面发出嘭嘭的声音。

    他仰头看去,那上面的绳索抖动的厉害!

    “你是住在头等舱里吗?”

    法善听到他的背后有人说话。

    他回头一看,吓了一跳,竟然是一黑一白的两个小孩!

    那个黑皮肤小孩对白色的小孩说:“他一定是住在头等舱里------二等和三等我都去看了,只看到你和我年龄差不多,杰克。”

    法善咽了口唾沫------他不是没有见过黑人或白人,只不过没有见过年龄和他差不多大小,还竟然会说大宋话。

    法善回头指了一下,说:“我和娘亲一起住在那里。”

    杰克说:“那里就是头等舱,我娘亲说过,她现在无法让我住得上头等舱,等将来吧,我和迪迪都是住在三等舱。”

    迪迪说:“我娘亲说了,三等舱最安全!”

    天下的孩子如果语言能够沟通,他们会很快成为朋友,特别是法善请他们喝了甘蔗汁后。

    他们坐在中舱餐厅的座上,一人拿着一个竹桶,用麦管吸食甘蔗汁。

    简单的交往后,他们成了东方六号船上的祸害小组。

    他们搭起人墙,想弄明白三等舱的走廊墙上,那个拦了铁丝网的洞眼里为什么会有风吹进来-------他们轮番上阵,努力要把那铁丝网拆下来,相信秘密就在那洞眼的后面!

    当马上要成功的时候,一个水手出现了,他大喝了一声,吓得人墙倒在地上,分成了三个小孩跑了。

    他们躲在了一个角落里等了一会儿,没有人追来。

    迪迪说:“杰克的父亲是一位骑士,听说以前有六个侍从帮他呢!”

    法善说:“我父亲不是骑士,他都是坐四轮马车回家的。”

    杰克说:“哈哈,我父亲和迪迪的父亲都驾驶六轮马车的司机!”

    “六轮马车?!”

    那两个人见法善竟然不知道六轮马车,顿时都骄傲起来,便细细讲了。

    原来所谓的六轮马车是八道河的公共马车,一次要用六匹马拉,可以乘坐三十个人。

    “三十个人!”

    法善有些惊讶了。

    迪迪骄傲地说:“是啊,我父亲一个人就驾驶马车拉他们了!”

    杰克说:“迪迪的父亲过去是王子呢,他的王国里有好几百人------可惜和我父亲一样,都被坏人暗算了,差点被杀,是张岛主救了他们,把他们带到这里来。

    后来让他们和我们娘亲结婚,才有了我们,还让我们上学。”

    这个时候,传来了响铃的声音,这是开午饭的信号。

    三个小朋友要分开了,各找各的娘亲了,否则娘亲会着急的。

    他们事先约定好了,吃完饭后要在第三根桅杆那里见面。

    吃饭的时候,法善的娘亲感觉不对,这小子表情挺怪。

    她说:“剩下的钱钞呢?”

    法善乖乖地掏出来了,一共850文。

    不对,这小子一般都要花上一半才行。

    “你只花销了这一些?”

    “娘亲,我认识了两个朋友,一个是黑人,一个是白人,我请他们两个喝甘蔗汁了-------”

    他的娘亲听完后大为头痛,法善太喜欢交朋友了,而且不分层次,在临安城里,就算是引车卖浆子弟,他也有办法成为朋友。

    当然,这没有影响他的学业,可是-------

    他的娘亲刚要说什么,法善马上说:“我知道,我的爹爹是位高权重的高官,我将来也要做大官-------我不会和别人说我爹爹是做什么的-------”

    娘亲无语了。

    吃完午饭后,他借着上厕所的路子跑了。

    第三根桅杆处有一堆堆摆放好的粗大绳索,但是好像没有一个人在。

    法善很失望,也许是自己来早了。

    突然,从两个绳索堆中跳出来了迪迪和杰克,吓了他一跳!

    哈哈,原来那堆放着的绳索圈里,竟然可以藏下一个人!

    他们玩了一会儿躲猫猫后,又被水手赶走了,还差点挨打------那摆放好的绳索竟然被他们弄乱了!

    他们三个扒看人家二等舱的门,结果把里面的客人吓了一跳,以为有小偷在偷窥。

    这一下子可好,他们被船长抓了个现行。

    船长说是要禁闭他们三个一小时,要不然就找他们的爹娘算账。

    他们怕了,便乖乖跟着船长走。

    那船长好壮实啊,真的可以一手拎一个,随便就丢进大海里。

    等到了地方后,他们才发现,啊,原来船上还有一个小小的图书馆呢。

    那个船长威严地说:“一人挑一本书看,一个小时后,我要来检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