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世间百态之三
    ..,

    吃完饭后,法善的娘亲回到头等舱里美美的睡了一个午觉。

    等醒来时,她看到儿子领进来了两个小朋友,果然是一黑一白。

    那两个小朋友非常有礼貌地冲着她作了一个揖,说:“阿姨好------”

    法善则毫无顾忌地打开了茶几的小门,他快乐地说:“哈,那船长说的对呀,这里面有糖果呢。”

    头等舱里的茶几里一般都放一些糖,水果和饮料------这些是不用花费钱钞,可以随便吃食。

    法善的娘亲也是才知道那里有此物,但是她善意地说:“你们都拿去吃食吧,三个人分一分!”

    “好咧!”

    法善领着两个人捧着糖果又旋风一般地跑了出去。

    法善的娘亲头真痛了,这小子不知道又怎么又和船长搭上关系,定是惹祸了!

    小白娘子的娘亲在二等舱里头也痛了,她要女儿带她上甲板吹吹海风。

    小白娘子还关爱地说道:“娘亲别害怕,刚才那三个扒门的是小孩子顽皮呢,不会是小偷的,我忘了放上门------”

    她的娘亲白了她一眼,心想,我岂能被几个小孩子吓到?!

    还不是为你的婚事愁的!

    小白娘子只好陪着娘亲上了甲板。

    小白娘子这一次单独回家过年,没有想到被她的娘亲缠住,而且还要亲自陪她到八道河居住一段时间。

    小白娘子如果不同意带上,那就不让她回去上班!

    她的娘亲确实头痛了,是为了小白娘子的婚事。

    家乡那里比她年纪小的女孩子都结婚嫁人了,可是她到现在单身,还一点不发愁!

    小白娘子的容貌不错,身材也好,会女红,还会弹琴瑟------怎么就嫁不出去呢?!

    小白娘子不乐意听了,说:“岂是我嫁不出去,而是我未找到中意人!”

    她的爹爹听到这话后,有些生气,说:“你本不是大家出身,也不算是小家碧玉,有道是‘嫁汉嫁汉,穿衣吃饭’,能找到一个本分过日子的男人就不错了,还谈什么中意人?!”

    小白娘子听了后更不高兴了,但是她不敢直接冲撞了爹爹,随手就抽出一叠流求钱钞甩在桌上,转身就进了自己的房间不出来。

    那一叠都是流求钱钞!

    她的爹爹眼睛一亮,扑了过去,细细点了起来,天哪,竟然是两千贯钱,可以买下两处比自己家还要大的房子了!

    她的娘亲随手就抢了下来,然后塞给了他一张,说:“出去喝酒泡澡打叶子牌吧,这些都是孩子的嫁妆呢!”

    她的爹爹明白似地点点头,说:“果然是要找中意人,否则不是让他人随随便便占了便宜去!?”

    “快出去吧,要不走就把钱钞还我!”

    当时,她的爹爹一溜烟就跑了。

    小白的嫂子一开始不太待见小白娘子,认为她回来过年恐怕是有要夺这大房之意,后来马上改了脸色,一口一个小白娘子,叫的嘴甜。

    小白的哥哥不过是一个引车卖浆之徒,说话溜道,但是言之无物。

    事实上,她在临安城一下船就后悔了,为何要回乡过年呢?!

    她的心里确实有一种渴望归家的欲求,但似乎又并不是指自己的真正的家乡------离家乡越近,她的心情反而越凉。

    自己的家是在家乡,但是自己的家又不在家乡,真是太矛盾了。

    家乡的样子多年不变,那道路仍是那样狭窄而泥泞,她不得不雇佣了一个人,用独轮车装着她给父母和哥哥买的礼貌,那都是流求岛刚出产的好东西。

    在路上,她遇到了一些过去的好友,看上去个个都是灰头烟脸,怯怯地不敢和她打招呼。

    快到家时,小白娘子拿下自己的墨镜,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齐肩发,小心地把高腰小鹿皮靴子上的泥土擦掉,还好,没有把她的棉丝紧身裤子弄脏。

    村路上竟然还能看到猪屎!

    在流求岛,她也去过农村,但是那里的道理基本都是水泥地面-----张岛主规定过,农村不得散养家畜,否则一律按照无主之物来处理!

    真的回到家后,她看看自己过去的闰房------那感觉就是见了世面的母鹰又看见自己过去住过的蛋壳一样,有一种强烈的亲近感,但是,绝不会再住进去了。

    她娘亲对她的关爱那是真心真意的,但是也太让她心烦意乱了。

    刚过完年,就要让她相亲------村里还真有几个年青男人对她感兴趣,但是我的天啊,他们是一些连牙都不刷,留了胡子不说,那胡子脏的都打卷了的男人!

    她见了都想要吐出来了------

    她的娘亲悲伤地说:“我的孩儿啊,这几个都是家里殷实,肯过日子的好人家啊,个个都是名声极好-------你的眼光太高了,天啊,那个流求岛是个啥地方能把你变成这样?!”

    小白娘子不得不和她的娘亲说实话,说有两个男人正在同时追求他,他们的收入根本不用担心,个个都比她还高,几千贯的聘礼都能拿出来------所以千万不要娘亲再操心了,等她回八道河,很快就能嫁出去!

    真的,几千贯的聘礼?!

    她的娘亲眼睛亮亮的,满脸的笑意,说:“快和娘亲说说,他们都是什么样子,我好帮你琢磨一下------”

    我的天啊,她本来想把娘亲的口封上,结果引来更多的唠叨!

    她无奈地说了,好吧,他们一个身材高大,但是油头粉面,甜言蜜语;一个身材矮壮,但是有真性体,土豪味十足!

    她的娘亲果然不搔扰她了,一个下午,小白娘子把带回来的报纸连载认真地看完了。

    过年前真的太忙了,来流求医院生孩子的人越来越多,恨不得一个人当两个人来加班,幸好第四批培训的护士毕业了,能帮上一些忙。

    张岛主和王德发主家的妻子顺利的生产,更让大家高兴,每个人都发了一大笔奖金,据说马上还要开办第三家更大更全面的医院!

    所以,那时她哪里有时间看连载------本想回家休假时轻轻松松看完,哪里知道娘亲天天缠着她讨论婚事呢?!

    结果当她要回去上班的时候,她的娘亲非要跟着她去,不带就不让她走了------好吧,让娘亲去那里散散心也好。

    这样,她就和娘亲买了二等船舱的船票,坐船要去八道河了。

    到了甲板上,她的娘亲感觉思路大开,便小声说:“我的女儿,那两个人中,我为你选好了人!”

    小白娘子当时就翻了白眼,这些天,她都一直没有忘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