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看样子就不是好人
    ..,

    按照胡镇南总经理的理解,所谓的悠闲生活,那是因为没有拥有过财富的刺激。

    他给那五个主动报名加入的人正常的雇佣待遇,而且故意折算成实物发放。

    流求纸币在此地的威力还不够大。

    事实上,过了天竺地区的马杜里港后,纸币的影响力就逐渐减弱,要不就是用铜币要不就是用什么银第纳尔,最最实用的是以货换货------商业气氛远远比不上红海的开罗地区。

    那五个人每个月拿回家的东西太多了,一次都送不完,要拿三次才行。

    最让他们周围人眼红的是他们拿回家的成袋成袋的白面,那五个人家里天天烙白面饼吃,那香味太馋人了!

    就算是酋长家里也不能天天吃啊------结果一下子涌来上百人要入伙。

    胡镇南总经理冷笑了,伊尔汗国、天竺地区的破白面吸引到你们了吧?你们还没有吃过山东地区的白面呢,那才真叫白!

    还有他想不到的是,流求岛所产的茶叶竟然是这个地区的硬通货,竟然还比瓷器更受欢迎!

    流求岛所生产的粗瓷大碗式的茶具也跟着受这个地区商人的喜爱。

    也许是这里的淡水煮流求产出的茶叶更好喝?真不知道。

    反正流求商人和大宋商人都喝福建茶,然后用流求茶去南北方的大陆换白面或其它商品。

    那些回回们现在已经把吃饹饼,吃烤鱼,喝流求茶当成好生活的标配。

    入伙他们的五个人家里天天能煮茶也成了被他人羡慕的一大原因了。

    胡镇南总经理看见报名的人多了,还有意提高了入伙的门槛,最后挑出了五十个人入队------让他们苦练弓箭和刀法。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他们着重监视的北方波斯地区的伊汗尔国没有出什么问题,南面的大陆倒是来了一帮子人。

    他们一共有三十多条划桨船,近千人的样子,正在快速向着巴林岛的西北方向划来。

    入他们伙的当地人观察了后说,可能是某某大族的酋长死了,要不然打头的划桨船上不会有白色和蓝色的标志------以前也有过这样规模的送葬队。

    他娘的,真当这里是公墓了!

    钻天耗子和没角牛快速爬上了观察哨,他们用力望去。

    钻天耗子阴阴地说:“最好是来送葬的------没角牛,你眼神好,看看那船上有女子没有?!”

    没角牛用单筒望远镜努力望去,还是太远,再加上回回女人也是穿黑戴头巾,根本看不出来。

    “不管他们是真假,让队员们准备好家伙,排成阵形!”

    观察哨很快发出了信号,胡镇南总经理看了后反倒笑了,他娘的,该老子扬威立万的时候,这么多天,给这帮子家伙笑脸太多了!

    新东方安保公司的统一着装是黄色的棉麻战服,黄色的高腰帆布杜仲胶底战鞋,黄色的帆布遮阳帽------这都是流求岛最便宜的布料,没有想到反而更适合用在这里。

    他们排列出战线,死死卡住了西北角通往商区的要道,由于时间仓促,他们来不及拉上铁丝网,但是有充足的时间布置好五门十厘米口径的陆用行军火炮。

    那一帮子家伙在西北角顺利登陆了,他们果真是送葬队,从划桨船上还抬下了一口大棺材,至少有二十个人扛着向墓地走去。

    但是他们好像人人都戴着腰刀,这是他们的风俗?

    ------胡镇南总经理让人向观察哨发信号,让他们认真观察,不可松懈。

    钻天耗子冷冷地说:“没角牛------不对劲儿,你看那帮子划桨手正在从船上往下拿物件,我看是武器!”

    没角牛说:“我正盯着看呢,啊,看到了------他们拿下来的是一捆捆长矛!他娘的,这是顺道要来抢啊!!快发信息给胡大哥!!!”

    胡镇南总经理很快接到了旗语,他想了一下,喊道:“全体都有啊,敌人不冲过来,我们任由他们离开!敌人要是冲锋,一个也不要让他们跑了!!”

    队员们轰然响应!

    没角牛嗖嗖地向观察哨下爬,说:“赶紧的,我马上去组织船队,不能让他们从海上跑了!”

    新东方安保公司的行动不可能躲过岛上原居民的眼睛,他们在私下里悄悄议论,坏了,这一定是好几个部落联手来抢巴林岛了!

    有的马上跑回家,把破门板挡得死死的,有的全家的搬到了破渔船上------被抢的次数多了,他们逃命的经验也很丰富!

    还有酋长主动带着全家要跑进新东方石油公司的商货站里,他们一点也不傻能看出那里其实就是堡垒。

    整个岛上顿时鸡飞狗跳起来,连大宋商人们也有些慌了。

    新东方石油公司的总经理悠悠地说:“才一千来人,都是拿着刀矛的小贼,用得着那么紧张嘛!”

    一个大宋商人哆嗦着说:“你看他们的阿訇都紧张了------把那庙都关上了大门!”

    巴林岛上的有一座不大不小的清真寺,平常都是打开的,任由信徒们进出,现在关上了大门,可能说明对方真挺可怕!

    新乐方石油公司的总经理说:“你们不知道这里的安保都是流求军队训练出来的?不知道流求军队的厉害??”

    “知道,知道!可恨自己现在无法逃到霍尔木兹岛上-------”

    是啊,跑了和尚跑不了庙,这里囤了很多货物呢。

    “我们的安保队员不差流求军队!”

    “但愿如此,但愿如此!”

    说实话,也不能怪人家不信任他们,至少形象上,安保队员们是不太好看,他们高矮胖瘦全都有,而且个个面带横肉------虽然来岛上这么多天,也没有发生欺男霸女的事情,但是,毕竟不太像个好人的样子。

    比如胡镇南总经理,钻天耗子和没角牛,一看就是过去的沷皮破落户出身。

    如果他们三个人真的知道自己在商人心目中的形象,一定会气得大骂,老子早就从良了,你娘的竟敢用老眼光看俺们,老子不干了,你们信否?!

    当然,他们不可能知道,商人哪里有随便得罪人的。

    胡镇南总经理自认为有大将风度地叉腰站在那里,那帮子家伙还真的组队小跑过来了------看来,不管哪里的人都喜欢动手抢别人的。

    他当时让队里的回回翻译高喊,让他们退回海上去,否则杀无赦!

    他娘的,那帮子人可能是听到了,竟然还笑了!,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