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减税计划
    ..,

    鞑靼强盗集团干净利落地把山东西路完全卖给了大宋政府,除了要价高之外,根本没有附加任何条件。

    这是张岛主得到的确切的内部消息。

    事情发生了变化。

    鞑靼强盗集团有计划有组织地要从黄河以南退到黄河以北,它们要甩掉他们认为的包袱,开始集结力量,轻装上阵了。

    据大都传回来的消息说,大头目忽必烈与鞑靼贵族开了一个什么大会,既没有让理财派中的色目人加入,也没有让汉法派中的汉臣们加入。

    张岛主没有办法知道他们谈了些什么,但是,有一些改变倒是好像能透露出一些内幕。

    大头目忽必烈有一次对群臣说:

    “我等本是马背民族,钢刀之下讨生活------焉能学汉狗们去种田和建城?”

    随后,他命令原分散在各州府的鞑靼人全都回归大都,重新原来的生活习惯------至于说各州府的赋税,则是完全交给了当地官员操办。

    大头目忽必烈还说过:“今日之败完全是因我等忘了自己的初始,胡乱学习别人的办法造成的------”

    他把现在的局面归咎于盲目走别人的道路,忘了自己的初始。

    这意思很明显了,他们本来就是强盗,偏要去学经商和管理,难怪会失败,连小小的流求岛都打不过!

    他还严令鞑靼贵族子弟学习汉话书写汉字,甚至连汉人的节日也不许过!

    汉臣们一个个都他以各种理由踢开,重用鞑靼贵族子弟,而那些色目人则因为还有用而勉强保留着。

    张岛主冷笑了,呵呵,文明之路走不下去了,他们重新回归了野蛮化,开始要恢复原始部落联盟了!

    一时间大都城周围战马奔腾,刀光剑影,鞑靼人似乎开始找回了自信。

    果断卖了山东西路后,他们又得到了一大批物资,据说又从大草原征召了一批人马。

    张岛主不在乎鞑靼强盗集团了,第十次平剿高丽国的反叛失败之后,他们已经找不到继续发展的出路了!

    他们以为重新回到过去,妄图重温铁骑无敌的时代,那只能是做他们的强盗梦,时代不同了!!

    他们正在往作死的路上狂奔------

    只不过现在还不是最后一击的时候,张岛主认为现在借不上大宋的力量不说,反而可能会拖累到流求岛的经济发展。

    每个十天张岛主都要认真看一份表格,那里面标有临安城、扬州城、刺桐城和广州城以及流求岛上几座城里的基本生活物价和一般居民收入水平。

    最近一段时间内,大宋的几座主要城市中物价出现了持续性上涨的情况,连带着流求岛也跟着上涨。

    但是居民收入水平却涨幅不大。

    张岛主当然知道根源在哪里------大宋一下子就出动十万劳工重建汴京城,这规模,这气魄,让张岛主自愧不如!

    再加上汴京路其它中小城市的重建,那投入的物资简直是天文数字!

    大宋政府向流求钱行的贷款加上向大宋百姓加收的税赋,最主要的是他们拍卖汴京路里无主土地的所得,勉强能支撑一气儿------但是再加上重建山东西路,大宋政府的国库明显就吃不消了。

    钱钞好说,可以随时加印,但是最终要体现在各种用途的物资上。

    大宋市场上的物价没有暴涨,完全倚仗着农业上的连续丰产!

    这个时候,张岛主带来的高产粮种,高产棉种,大型牲畜,特别是提高了对海洋的开发能力,这一些可能比大栓枪和火炮还重要!

    但是,物资再多也是有限的,生产能力还是不够啊。

    张岛主忧心忡忡地对王德发主家说:“贾老狗和那帮子老朽贪图便宜,目光短浅,只想着白得自己的功绩,他们要把大宋导向死路!”

    王德发主家也看过那些表格,他却比较乐观。

    “贾平章他们不傻,你看他们一直要求我们快快卖他们机帆船,不管哪样的,马上就要------他们不是想借着黄河来防卫鞑靼人?

    你不要担心他们会倒向北方,我估计再给贾平章他们十个甜枣吃,他们也不会上当,呵呵。

    大宋官家现在是一个小孩子,谢老太太也就是一个好心老太,还真的只能依靠他们管理了------物价高也不怕,通货膨胀或紧缩,大宋社会又不是发生一次两次了,他们的承受能力可没有我们想象的那样小!”

    “可大宋的通货膨胀迟早会传导到我们头上------”

    “嗯,这是一个问题------实在不行我们降税吧,刺激民间投资生产业和加工业,我们对民间企业收税可不低。”

    “呵呵,大宋政府加税,我们降税,正好对着干。”

    “不是为了和他们对着干,我们怕那些钱钞都跑去囤货了------我们的水田还要继续开发,争取把钱钞一是引向企业,二是锁死在土地上。”

    “把进口关税也降一降让那些海商也帮助我们往回运物资!”

    “好办法!就这样定了。”

    张岛主叫来郭子仁关长和古剑山行长,让他们拿出一个减税计划来。

    两个家伙有些慌了,说:“那我们的收入可大大降低了------不是说近期要退伍一批队员嘛?那一大笔安置费要从哪里出?”

    张岛主笑着说:“收入少了,可以先向我们的公民们借钱嘛,我和你们讲一讲如何发行国债------”

    两个家伙耐心听完张岛主的讲解后,笑了,说:

    “用我们岛上的工农业做抵押,就算疑心病再大的人也会大胆地购卖,而且才是三年期,每年半成的利息------这不是借钱,是做善事呢。”

    几天后,《流求时报》上大篇幅登出了流求岛减税以及发行工农业债券的一揽子政策,这顿时引发了一场金融波澜。

    张岛主终于真正看到大宋民间的富足了。

    不用提流求岛内的情况,大宋境内主要城市内的流求钱行统一发行一贯面值的工农业债券,结果没有用上三天,三千万贯一举告磬。

    成吨成吨的铸铜币涌向市场,然后换成流求钱钞,再回归流求钱行。

    在这个过程中,带着绿锈的铸铜币似乎到处可见,还哪里有什么钱荒了,分明是钱毛了!

    贾老狗终于回了张岛主信,但是大半内容指责张岛主率性而为,怎么能随意减税呢?!

    张岛主这一次根本没有在乎他,心里却想,流求岛建国的事情要开始考虑了。

    ps:感谢墙里墙外不一样的打赏。,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