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赤眉军开发油井?
    ..,

    1279年四五月份,山东地区的冬小麦大丰收,平均亩产达到500斤,远远超过大宋的一些州府。

    原因很简单,山东地区普遍使用马耕技术,是除流求岛外,施用鸟粪石和石磺液等有机化肥与有机农药最多的地方。

    当然,冬小麦产量再高也不及玉米和水稻,只能算是一种提高土地综合利用的粮食产品。

    张岛主马上命令就地把其中百分之五十的出产制成挂面产品,然后用竹筒或木箱同石灰包一起封好存入粮库。

    其实挂面技术历史比较长,只不过全是手工加工。

    张岛主很容易就拿出磨面机和捣面机,压面机和切条机、中温干燥机等设备,产出的挂面远远要比手工加工的质量好,产量高,而且最关键的是它的贮存时间可以长达两年而无须添加防腐剂,当然,只要稍微注意一下贮存条件的干燥性。

    张岛主让人在天竺西南部马杜里港地区就开办了一家挂面加工厂,那里到了小麦收获期时,几乎昼夜不停机,疯狂地加工此物,然后源源不断地送回流求岛。

    天竺大陆的黑土地极为肥沃,让张岛主一直眼红------但是他抽不出人力和精力专营那里,只好按照市场经济来对待,纯粹是普通的商业行为。

    从天竺地区往回运送挂面产品,在其他海商看来,这是一种不挣钱的行为,有那船舱,还不如多装一些香料,哪怕多拉几个劳工也能有极大的利润。

    当然,这些人不会明白张岛主的苦心------他们只知道挣大钱就可以了,张岛主除了要挣大钱挣有钱人的钱,他还要考虑到平民百姓的生活。

    降低平民百姓的生活成本,这是天底下最好的维稳办法。

    吕氏军事集团偷偷派出了一个重要成员,偷偷来流求岛见张岛主。

    说实话,张岛主比较烦大宋人的这一套作派,他们总是把平常的交往神秘化,给人一种鬼鬼祟祟的感觉。

    这就比不上文天祥的为人了,人家大大方方地辞官不做,随随便便地来流求岛见张岛主,大模大样地在学校授课教学,自由自在地在八道河逛街。

    那个吕家的重要成员先说了好消息,说是预计今年秋天他们提供的棉纱可以比去年多出三成来!

    这是好消息------张岛主笑了,说:“你们吕家在北方又弄到了不少棉田吧?”

    那个重要成员摇摇头说:“没有先前想到的多!那些权贵们太能抢地了,要不然我家的棉花产量会翻番!”

    大宋政府花钱买回失地后,为了那些所谓的旱田,浇水田,其中发生的龌矬交易太多了!

    张岛主鄙视那些权贵,他们的眼光那就能看到那一点儿------过了黄河的陕西地区啊,新疆地区啊,还有中亚地区啊,那里才是种植棉花的宝地!

    只敢抢自己人的土地,有何能耐?!

    那个重要成员紧接着提出第二点来,吕氏军事集团竟然向张岛主要石油蒸馏技术和设备!

    啊,张岛主马上明白了,他们可能是在陕西延长地区找到石油了!

    那个重要成员命人搬来一坛子石油,张岛主打开一看,嗯,典型的中质石油,比文来河口和巴林岛产出的色泽要发黑。

    那个重要成员紧张地问道:“张岛主看此物可用否?这里面可否有煤油和柴油、汽油??”

    好吧,现在的大宋商人不好骗了,他们不知道从哪里探听到了越来越多的消息------知道煤油不是从煤里来的,柴油也不是从柴里来的,汽油也不是从汽里来的。

    张岛主不想骗他,直接说:“完全可以从中提炼出煤油,只是技术上难一些,含硫质高一些。”

    他的情绪有些低落,没有想到大宋人的商业意识如此强大,他很快就享受不了垄断的红利了------令人感慨万千。

    事实上,最早记述石油与石油开采的记载来自于大宋沈括的《梦溪笔谈》。

    那时还是1080年,沈括50岁时出任陕西延安府太守,在西北前线对抗强敌西夏的入侵。

    他在紧张的军旅生活中,仍不忘考察民间开采石油的过程,在《梦溪笔谈》中他记录了石油的存在状态与开采过程:

    “在鄜州、延州境内有一种石油,就是过去说的高奴县脂水,脂水就是石油。

    石油产生在水边,与砂石和泉水相混杂,时断时续地流出来。

    当地居民用野鸡尾毛将其沾取上来,采集到瓦罐里。

    这种油很像清漆,燃起来像火炬,冒着很浓的烟,帐幕沾上了油烟都变成了黑色。

    我猜测这种烟可以利用,于是试着扫上它的烟煤用来做成墨,墨的光泽像黑漆,即使是松墨也比不上它。于是就大量制造它,给它标上文字,叫做‘延川石液’。这种墨以后一定会广泛流行在世上,只是从我开始做它罢了。”

    他将石油燃烧后产生的烟尘制成了墨,他还写过一首《延州诗》,描述了延州开采石油形成烟尘滚滚的盛景:

    “二郎山下雪纷纷,旋卓穹庐学塞人。化尽素衣冬未老,石烟多似洛阳尘。”

    他笔下的延州石油就是后世著名的长庆油田,年产量达到了2000万吨------

    那个重要成员听完后大为欢喜,说:“我吕家辛辛苦苦地探查没有白费心机啊!”

    张岛主不动声色地问道:“陕西延安府总体都在鞑靼强盗集团手里,你们吕家如何能在那里开发油井?更何况你们还在千里迢迢之外呢?”

    当年,鞑靼强盗集团灭了西夏之后,原本防备西夏的重要地区陕西延安府也自然而然地落入到了他们手里------那么,远在京湖襄樊地区的吕家怎么能跑到那里去开发出油井!

    这太不可思议了!

    吕家那个重要成员拱手道:“实不相瞒------那里已经全然没有鞑靼强盗了,只不过还有几个地方官员在苟延残喘------剩下的,在下不必多说了。”

    原来如此!

    利益的驱动啊,让他们为了自己家族的利益和发展,敢于大胆的冒险,真想不到解决了安全问题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吕氏军事集团竟然会有如此眼光,敢于同敌人合作!

    “如果你们开发油井的事情弄大了,鞑靼强盗回来怎么办?!”

    吕家那个重要成员面色顿时凶猛起来,说:“我吕家当然不会公然出头,自会有赤眉军在那里行动------若是鞑靼强盗不许他们开发油井,他们必然会与对方血拼到底!”

    张岛主一时无语,为了石油,他们肯定能拼死一战------张岛主撤回绿林军后,他们吕家的赤眉军势力竟然仍然存在,而且还用在开发油井了!

    事情真是越来越有趣了。

    ps:感谢书友tiz和书友1398的打赏。,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