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张弘范与郭守敬
    ..,

    流求岛上的地方行政调整逃不过有心人的眼睛,虽然《流求时报》上没有报道多少关于流求海陆军队队员退伍的消息,但是通过种种迹象,也能让人看出端倪来。

    四道河城地区的张弘范和郭守敬就无比关心流求岛的发展。

    他们确实为四道河城的城建付出了努力,同几万劳工一起花费了几乎两年的间,把这里从一个荒野之地变成了一个到处竖着大小烟囱的轻工业城市。

    一开始时,他们都有逃回大陆去的念头,但是那时看管严格不说,也根本没有驾船下海的机会和能力。

    后来,随着轻工业城的逐渐建成,他们的看管越来越放松了,除了港口和码头区域仍然不让他们去之外,在城里或是周边走走逛逛倒是还可以。

    有一些判了一年半劳役的人都恢复了自由,真的让他们可以随便乘坐海船走了------这很是安慰了还在服劳役的人,大家只要老实做活都有机会被释放。

    张弘范和郭守敬两人观察流求岛的角度不太一样。

    张弘范对城建啊,工厂啊,设备啊甚至供水排水啥的一点不感兴趣。

    郭守敬则对如何管理公民啊,安排什么样的地方官员啊,驻军多少啊之类的想都不想。

    但是,两个人晚上都会小聚一下,聊聊天------当然,偶尔还会一起去刚开业的青楼里谈谈人生,只不过次数不太频。

    张弘范说:

    “老郭,我终于想明白了,他们让百姓拥有火绳枪是藏兵于民,他们的胆子太大了,就不怕百姓造反?!”

    但是,他接着又说:“这里的百姓愚钝,只知道挣钱钞,不知道大义的人又如何能起事?!

    可惜可叹!”

    后来,张弘范又说:

    “他们减税减负便是藏富于民!真是见鬼了,他们哪里来的钱钞?!

    你看看他们军队和巡警的装备,每个人都要花费几十贯钱了吧?你还知道他们的薪水极高!

    而且,他们的海船越来越多还越来越大------每一条都要几千贯,上万贯了吧?!”

    郭守敬自认为明白的,便说:“他们的财富就来自于那些机械设备,他们把海里来的,土里来的物件经过机械加工一下,转身就挣到了钱钞。”

    “呵呵,老郭,哪里有这样简单------他们定是从海外抢回来的!”

    “抢回来的?那棉布,那粮食,那肉罐头,那铁器钢件,那海船-------分明就是生产出来的-------所以他们才说天下的财富无穷无尽。”

    张弘范无言以对,郭守敬还说不出太多。

    两个人常常是说着说着就一起陷入了沉默中。

    郭守敬休息日时喜欢四处走走,张弘范便陪着他,不管是到郊外的农田水利,还是到哪个工厂里看看,哪怕是钻下水道都陪着他。

    在四道河城,他们的友谊日益增长。

    两人原先还在夜校里给一些劳工和服劳役的人讲课-------当然,唯一的成绩要求就是不管啥民族人种和身份,只要那学生能听读写五百大宋字就行。

    他们授课的成绩不错,受了几次表扬。

    这样,他们在四道河城里也算是桃李满天下了,时不时就遇到了曾经上过课的学生。

    那些劳工学生中,有的还把家安置到了四道河城,搬家之时还请两位老师去他们家里坐客。

    说实话,若是原先的他们,绝不会与劳工们为伍,但是此一时彼一时啊。

    此地的民居风格也让他们两个好奇------据说是从八道河城那面流传过来的。

    它们是四户一体各占一角,加上一家一角的院子和院墙,整体呈田字状,而且在院中皆有压力水井与下水道。

    张弘范看了后大笑,说:“为了省钱省料省地,流求岛竟然可以这样建房------”

    郭守敬说:“正如那临街的两三层小楼一般,他们也为了节省地方多建房------那个张岛主为何喜欢把人聚集起来住?!”

    “或许为了防备战争?不对------那还不如直接建城墙呢。”

    两人一时想不通,此时天下的土地多的是,随便买块地就可以建成几进的院落了------想不通归想不通,但是四道河城就在他们的眼皮底下日见繁荣。

    随着工厂开工的数目多,街上的商铺越来越多,行人也越来越多。

    当然,他们两个也遇到让他们不高兴的事情,那就是解答一些学生无聊的问题。

    他们特别不喜欢刚认识了几天字,看到某些报纸上的话就来问他们问题的学生。

    有学生问道:“鞑靼强盗集团四处烧杀抢掳------那个忽必烈大头目是不是一个杀人如麻的人?”

    张弘范和郭守敬对视了一眼,想了想说:“我未见大------汗亲手杀人-------”

    “鞑靼强盗集团竟然让二十户人家只能共用一把菜刀?真有此事?!”

    张弘范和郭守敬沉吟了一下,说:“听闻大宋也不允许民间持刀行走------”

    “我问的是二十户人家只用一把菜刀的事情。”

    “------流求岛上也不允许持超过二十厘米的刀具------好了,你再把今天学的字再练写一遍吧。”

    “老师,听闻那忽必烈杀北方汉人无数,还有北方汉人竟认为他是英雄,是天命所归?!

    甘心为奴不说,还极力赞美?!

    天下真有如此下贱之人??!”

    “-----------------------------------------------------------------”

    后来,两人每到快放学的时候,总是再讲上几个新字,让他们快快记下,不再让学生自习了,刚认识几个字就乱问乱说-------太气人了。

    这一天晚下下班后,两人仍然到了一间小酒铺里喝酒聊天。

    张弘范说:“老郭,近日我看那《流求时报》上透落了一些消息,似乎流求军队要裁军了------”

    郭守敬瞪着亮晶晶的眼睛说:“怎么会?他们一共才几万人马!”

    “唉,兵不在多,而在精------他们还把那些退伍兵安排当地方官,最小的是里长,不,是村长,据说也有薪水可拿!

    还是太有钱钞了。”

    “那又如何?”

    张弘范摇摇头说:“连劳工们都要识字五百,那些退伍队员更不用说了,你没看报纸吗?

    当年,他们还都是参加了支工支农,什么工农业我不太清楚,但是若山东地区和这里的农村都是他们当村长,再加上人人可以有火绳枪,那可就是流求岛铁的营盘。”

    郭守敬想了想,确实如此。

    他叹了口气说:“这天下必将是机器设备的天下,而那些人还懂技术,真真是太可怕。”

    “那倒是未必,他们就不敢出山东来搔扰我大汗------”

    两个人想想,又陷入沉默中了。

    但是,怕是永远也铲除不掉山东地区的流求军队了。

    第二天,两人突然接到了新的命令,让他们准备一下,两天后集体出发。

    ps:祝大家元旦快乐!

    放心,他们不敢抵制来自西方的元旦节------因为他们不知道来源!

    欢迎打赏作者。,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