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军人信托投资公司
    ..,

    张岛主和王德发主家事先没有想到澳大利亚西部金山的诱惑会这样大,为此他们不得不动用建设四道河城的那些人。

    先前,他们也放过风声,说流求岛也有金矿,但是效果并不是太大,而这次,大宋民间的冒险者们似乎反应异常激烈!

    不算大商大户,报名的小团体或个人竟然达到了两万人左右!

    这个数字可太大了,远远超过预期------而且那些人似乎品行也不算太好,他们来到流求岛后,大多声称自己是赤贫,争吵着要求领饭票和衣票!

    这事情都惊动了张岛主------他于是马上下令仍然正常发放,就不信了,你们想占这点便宜便能吃穷我流求岛?!

    而且还索性把从流求岛到澳大利亚西部去的船费给你们省了!

    郭子仁关长气急败坏,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不要脸的群体,明明身上有钱钞偏冒充赤贫!

    他坚决不让他们入关,只准在港口区活动,那里也有的是饭馆和旅店!

    他还想不发他们饭票和衣票,但是被张岛主制止了。

    张岛主平和地说:

    “不管是什么时代,也不管你制定了什么制度,总会有人钻空子占小便宜------但是,你要看制度是救的人多还是害的人多,这就很容易分辨了。

    不差这点饭钱,也不差衣服,按契约精神办事吧。”

    郭子仁关长叹了一口气,说:

    “主家真是好心------白吃白穿,白坐船,那里的草场还只卖一文钱一亩,三年内免税!”

    张岛主笑了,说:“那你能猜到三年后会如何吗?”

    “猜到了------他们产出的物资除了卖本地外,剩下的都会乖乖卖到这里,还得向我们交税,两地乘快船也不过十五日的航程。”

    张岛主虚踢了他一脚,这家伙什么道理都明白!

    买的多,将来交税也自然多,要知道张岛主还规定二十年内不得转卖,不得撂荒。

    当然,大多数人还是奔着那里的黄金去的,人人都想着能发现一座金山!

    原先,他们只是都在做大宋梦,哪里有那个机会和能力去实现呢?!

    所以,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流求岛的诚信如同它的纸币一样坚挺,这是好事情。

    头一批就两万多人,这打乱了张岛主的计划,让啃狗总督恨不得分成三个人来忙。

    张岛主不得不亲自参与管理,两万多人整日在港口区喧嚣可不是好事了。

    他马上重新调配海船,放下一些不重要的运输,集中起四十余条大型海船,连补给带运人,组成一支更加庞大的船队!

    他还不得不动用有经验的劳动力一起前往,到了这个规模,城建工作可就不是小打小闹,光是这些人的后勤补充就与先前去的那些人不一样了。

    当这支庞大的船队分成两批次先后离港后,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整整五天,把大家都累坏了。

    还好没有出现大问题。

    更让人松口气的是,大宋政府对这样的行为喜闻乐见,他们认为那些四处流窜的低端人口是大宋社会的隐患,收不上税不说,还会不时的制造事端!

    大宋政府原先的办法是把这样的人编入厢军,给吃给喝别闹事就行。

    事实证明,这个办法只能解决一时,给大宋政府压上的沉重的担子,而厢军们的生活也极差,还经常骂政府。

    流求岛引这些流民出海则大大减轻了大宋政府的负担!

    大宋政府更加暗中鼓励了。

    张岛主和王德发主家没事儿就偷着乐,只要大宋不关上让民众自由流动的大门,流求岛就天不怕地不怕!

    整个夏天就在喧嚣与忙乱中过去了。

    流求军队的裁军与更新正在稳重地推进中,他不想过于急切,伤害了好容易建起的军人的骄傲。

    张岛主按照先前的约定发放了退伍金,还拿出上千个村长职位让退伍军人选择。

    这其中,有的村子还只是一个计划------但是现在没有村子管理不要怕,先保留职位,以后肯定会建。

    当然,也允许退伍兵自由选择职业,自由从事种植事业。

    张岛主还推出了一项服务,让以殷地安集团的名义开办一家军人信托投资公司,可以专门为退伍军人和现役军人理财。

    军人信托投资公司一成立就吸引了没有投资创业的**,也不想出去冒险,只想着安安稳稳过日子的退伍军人的欢迎------这天底下,还哪里有张岛主的背书更安全的?!

    他们挤破了门前去存钱钞。

    存流求钱行没有利息,股票还有风险,不如张岛主的军人信托投资公司给三点五分的利息,本金还安全更合适!

    他们根本不看军人信托投资公司墙上写的“金融行业有风险,希望谨慎投资”的大字。

    张岛主明白,这个背书他是永远跑不掉------幸好他没有让开放给其它人,要不然古剑山的流求钱行会被自己严重冲击了。

    古剑山行长认为张岛主偏心,有为他亲自倡导的公平精神------原先他还以为自己的流求钱行是天底下最稳定的钱行,谁知道张岛主随时就想出一个办法能击垮自己的事业。

    如果张岛主把军人信托投资公司开放向全体公民和大宋,那还有谁来上自己这里存钱钞,他上哪里弄本金来货款?!

    古剑山行长不敢公开表达不满,他迂回说:“若是有骗子借用信托公司搞欺诈之术,骗了别人的钱钞------我的张岛主啊,那会天下大乱的呀!”

    张岛主笑骂道:

    “扯蛋!信托公司的牌照是你发放的,平常的监察是你管理的,他们搞欺诈之术就都是你造成的,我看大乱的会是你!”

    古剑山行长翻了翻白眼,他说不出话来了。

    是啊,如果发生此事,他才是最应受惩罚的------这才是真正的根源。

    古剑山行长小声嘟囔着说:“我的张岛主啊,你以后别弄这些花样好吧?让坏人学了去会害死我的------”

    张岛主说:“你大点声,说什么?”

    “没啥,我去吃饭了!”

    说完他就跑了。

    事实上,张岛主还为那些退伍军官准备了一百个县长,三十个市长的位置。

    这其中也有一些现在还不存在县和市,但是他不着急建起来,而且也相信那些军官肯定会信任自己。

    王德发主家称赞他的方法好,认为给流求岛的将来打下坚实的基础。

    张岛主说:“工业上还得靠你啊------没有工业发展,我们不会有千年运的,这些方法都只算是暂时的不会长久。”

    洗脑式的个人崇拜,是能招来大批的追随者,但那大多是脑残,不会长久,到时候还不知道谁会伤害谁呢。

    利益的捆绑可能招来的人不多,但那大多是理智的,只不过可能是犹豫不决的。

    唯有能够不断向上发展的社会才会招来理智而坚决的随从者,同时,还会是坚不可催的保卫者!

    ps:感谢poio和桥上行走的打赏。,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