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何必乱操心?
    ..,

    多亏了事先的准备,当三万多人的船队进港时,百思城码头忙而不乱。

    上百条驳运小船陆陆续续把人员先运下海船,然后再慢慢进港吊卸各种货物。

    这四十几天的航程中,不幸死了十多个人,还好不是传染病,只不过是经不起东海和南海的风浪。

    啃狗总督叹了口气,不是所有人都适合航海,其实这些人经过的风浪远比自己去年遇到的小。

    那些冒险者们迅速分成了两帮,一帮是大商大户有组织的勘探队,另一帮则是松散的冒险者们。

    那些人被告之,他们从上岸起就结束了免费的日子,百思城同样可以花销大宋的和流求的钱钞!

    啃狗总督早已经在百思城里建起了一条小小的商业街,那里卖淘金的各种用具,还有一些日用品,甚至有酒馆和饭店。

    那些大商大户的勘探队毫不迟疑地购买了各种淘金工具,还买了帐篷和厚厚地帆布衣服。

    他们果然是专业队伍,马上开始准备,毫不迟疑。

    那些松散的冒险者们则开始乱嚷嚷了。

    “啊呀呀,为何这里的物件个个都要付费?!”

    戴维明中队长叉着腰喊道:“海船上的花费不用钱钞,那是张岛主的善心------我不管你是哪里来的人,只要踏上岸,来到我百思城嘛,就要听吴总督和我的规矩,就要遵守这里的秩序!”

    “啊呀呀,我等没有带钱钞------如何?还要饿死我等吗?你们流求人不是说过嘛,流求岛上饿死一条狗都是罪过!”

    你娘的!

    戴维明中队长拍着腰间的五轮手枪刚要开始骂,人群中突然有一个家伙高喊:“没有关系!我马上就开张以赐乐业钱行------到时,几十贯钱,几百贯钱都好说!”

    戴维明中队长看去,有一个高鼻梁黑眼睛皮肤白皙的家伙走了出来。

    他借这个机会大声在发布他将要开办钱行的广而告之。

    “大家莫要为钱钞发愁------在下竭诚为您解忧!

    大家上船时不是都发有那出入澳大利亚的出入证件嘛,只要抵押到我钱行里,贷五百贯都没有问题!!”

    啃狗总督听了后笑了,这肯定是一个犹太人,他可真会找商机。

    澳大利亚出入证是这帮人在这里的身份证,没有了这份证件,没有人能上了海船离境,将来在本地也会是寸步难行!

    他摇摇头叹息,古剑山行长可能看不起这样的小生意。

    那个犹太人和他的两个职员还拼命介绍呢,说:

    “以赐乐业钱行贷款算日息,一贯钱钞一天不过五文钱!便宜得很哪!!”

    啃狗总督在心里快速算了一下,不便宜,比月息的算法还贵上几个点,但是日息的数字听上去极少罢了。

    果然有明白的人大骂:“黑心的商人啊,太黑心了!”

    “小的万里迢迢跑到这里,也不易啊------本钱行高价收购黄金白银和其它矿藏,助你发财哪!!”

    那个犹太人随即跑到百思城的巡警所与邮政所的中间位置,高价租下了一处木板房,亲自与职员一起收拾出来,说明天就正式开张。

    他们在木板墙上挂上了盖有流求钱行大印的钱行牌照,以示自己是正规生意。

    啃狗总督和戴维明中队长还看到有十几个女伎也跟着来了,她们都穿着艳丽的衣服,披着头纱,看不清楚长像。

    两人对视了一下,真是的,谁都想从这里挣到钱钞------

    百思城由于早准备了一个月,他们盖起十几趟高大的木仓库,可以临时让这些人安身。

    啃狗总督坚决收费,每晚十文钱,他不允许白住。

    他对戴维明中队长说:“你未见他们在八道河码头的模样,不仅要白吃白喝白住,还动辄挑三捡四------也就张岛主心好,才能容下他们,品行太差!”

    “嘿嘿------我不管他们品行如何,只要遵守这里的规定就行。连鞑靼人都能养成天天洗澡,彬彬有礼的习惯,我不信改变不了他们!”

    戴维明中队长安排自己的队员二十四小时昼夜巡逻,随地吐痰和大小便的,乱丢垃圾和不排队的,全是先抽上几藤条,然后看情况是教育一下还是关上几天,完完全全的执行军管。

    事实上,啃狗总督最喜欢与大商大户们打交道,那太让人舒服了。

    新东方集团的畜牧公司是一家刚成立不久的公司,可人家办事就简单明了。

    先在百思城最好的地方租借了房子住下,然后就购买了土地,开始盖建属于自己的两层木板楼,还说过两年就改成混凝土四层高楼。

    他们的人手和建材都是自己带来的------随后人家就去了他们买下的草场,简单规划了一下后,再开建畜牧需要的围栏、蓄水池和牲口棚及工作休息间。

    连种羊种马和种牛都是自己从流求岛带过来的。

    啃狗总督常常想,若是有一百家这样的大户,百思城用不上五年就达到张岛主的要求了,肯定还会超过目标。

    然而只有一家来------

    那个总经理还亲自来拜访了啃狗总督。

    他一眼看去就是一个生意人,满脸透着精明,行动干净利落。

    他冲着啃狗总督作了个揖,说道:“在下是新东方畜牧公司的总经理,奉我家蔡董事长之命来此------在下先前不过是贩羊贩马之辈,做事若有闪失之处,还请吴总督多多包涵,呵呵。”

    啃狗总督连忙请他坐下,这样的大主顾可不敢慢待。

    两人交谈了一会儿,啃狗总督发现此人志向不小。

    他这几日四处走了走,竟然对将来有了很大的设想,实际上都有和张岛主相似的打算。

    他将来还要在此处建立牛羊肉加工厂,羊毛加工厂,皮革加工厂-------

    啃狗总督好奇地问道:“几十个人,几百个人容易留下打工,若是几千人,几万人如何让他们安心留下?!”

    那个总经理哈哈大笑起来,说:

    “------吴总督,何必为这等小事操心?!只要你工钱给到了,你管他们留与不留呢?!先前的走了,后面的马上就能补上!!

    当年在草原上贩卖牲口,那可真是拎着脑袋做的生意,只要我开出高工钱,伙记随便找,比我还能吃苦。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此处距离流求岛和大宋不过四十几天的海程,比我进一趟草原时间还短,就算半年又能如何?!

    更好的是,这里的治安极好,又没有瘟疫和猛兽、强盗------眼下物价高一些,也不过是刚刚开始,放心吧,今后几年,来这里的人会比羊都多!”

    啃狗总督豁然开朗,对啊,他只是需要一般的劳力,不是像张岛主他们那样培养技术工人!

    自己过于模仿张岛主行事了-------,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