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可惜没有外敌
    ..,

    啃狗总督悟出来了,他算是真正明白张岛主需要的管理------他只要把工农业和城镇建设的基本面打开,有一定的基础后,再把社会治安管理好,维持住基本的守法诚信和公正,剩下的事情不用他操心。

    人们根本不用他操心去或留,他们会用自己的脚来选择!

    如果这是一个没有发展希望的地方,除非用枪和铁丝网才能留住人------

    这里没有外患,吓不住别人------戴维明中队长说过,几十年内,这里不需要考虑外敌人。

    当他说这话时,他似乎还有些失望,他倒是希望有外敌,到时候他可以大把的抓俘虏。

    因为工作任务重,有些队员还不得不参加体力劳动,这让他极不满意。

    他们训练时可以支工支农,现在还要从事,那会没有了军人的威严!

    戴维明中队长仍然在不停地巡视澳大利亚的沿岸,可惜沿岸已经没有土著人需要他拯救了。

    他已经画下了整个地区一千多个岛屿的位置,并且决定趁着冬天季节去那个什么新西兰岛看看。

    但是,啃狗总督坚决不同意!

    整个冬季的开垦工作确实不用他中队长出面管理,但是三四万人的治安绝不可以轻视,再说张岛主说过了,那里的毛利人可比澳大利亚的土著凶猛多了,两者根本不是一个水准!

    戴维明中队长笑了,说:

    “我也看过那份资料,你想啊,如果他们战斗力出众,那才是真正的好劳力!你看我们煤矿里的那些鞑靼人,挖矿水平就是比土著人和大宋劳役犯都好!”

    这是事实,啃狗总督在百思城附近找到了一处露天煤矿,那是张岛主特意标出的优质烟煤,据说要比山东地区的烟煤还好,更适合炼焦。

    鞑靼人成为了挖煤的主力,大宋劳役犯们负责炼焦,而土著男人则负责洗煤这样的简单工作。

    这还是经过挑选的,有一定理解能力的人,工作效率还是慢。

    运回一船一千吨焦炭可比煤炭的价值更大------但是人力资源限制了他们的大发展计划。

    那些跑来淘金的冒险者们才不会愿意从事挖矿的伟大事业,那帮子人早都扛着帐篷和工具,带着干粮和咸鱼咸肉,跑远处去找自己的金山。

    几乎是一夜间,百思城似乎又回归原样了,只不过多了些小娘子-------她们总出来在大街上扭啊扭的走路,啃狗总督看着心烦,但是又无法赶走她们。

    人家该交的费用和税赋一点也不少。

    戴维明中队长又说:“吴总督,你放心,我这次去肯定不带火器,人员呢也全是从劳役犯们挑出来的,让他们全体带冷兵器就行。

    那个新西兰岛上没有猛兽,也没有铁器,带火器太浪费了!”

    啃狗总督更不同意了,怎么想的,竟然要去和他们拼长矛,咱们要是伤一个人亏不亏死了!

    最后,啃狗总督不得不退了一步。

    他说张岛主给过自己两个人选,其中一个叫张弘范,据说原先是鞑靼强盗集团的一员将领,能文能武,懂城建,会种植,具有一定的领导才能。

    不如训练他领队去吧。

    张岛主提到的另一个,名叫郭守敬,好像要求自己让他主管农田水利建设,还可以兼职教学,是一个合格的知识分子。

    这里确实还需要人才啊,毕竟农业上还是要加大开发的。

    戴维明中队长想了想,这样也可以,从先前的经验看抓土著根本不用调动队员们,劳役犯们对付得了。

    随后,戴维明中队长开始安排这次冬季行动了。

    啃狗总督则给张岛主写了一份自己的心得体会,让回航的邮船带回去。

    澳大利亚邮政局卖的邮票还真不便宜,寄一封信竟然需要一百文的邮票钱!

    回航的其它海船则带走了一些这里出产的物资。

    有大量的袋鼠皮和硬木及其一些鸟粪石,还有全部刚出产的焦炭和煤炭------事实上这一些远不及他们带来的补给多,但是,聊胜于无吧。

    他知道张岛主根本不以金银的产出为主,而是更在乎各种生活和生产物资的产出,眼下他只能尽量往回运送。

    是的,他知道,这些才是真正的财富。

    啃狗总督了解张岛主付出了多少财富来开发这里,而且寄以很大的希望,他绝对有信心能翻番补偿回去-------这里的条件比山东地区好上太多。

    他不再关心如何留下劳动者了,而是开始设计自己的发展计划。

    他只要考虑扩大工农渔林业的基本面就行,让这里变成一个充满希望和梦想的安全之地,这才是关键之处。

    先前,张弘范和郭守敬匆匆被带到了八道河城,但是,他们还没有来得及细致观察那巨大的港口,就被赶上了海船,听说要去什么澳大利来西部!

    听说要在海上一直向南,要行进一个多月------他们感到万分沮丧。

    也许今生今世也回不了家乡了,他们想恨什么,但是又恨不起来,谁让他们不是流求军队的对手呢?!

    或者说,流求岛的张岛主也是天命所归?

    这个念头在张弘范脑子里闪了一下就过去了,一个商人如何能有天命?!

    与他们同行的人倒是个个欢喜,天天说着金子和银子的话,两人不以为然------若是海外真有一处这样的地方,古书中会早有记载,可他们却从未见过,所以定是谣言。

    船上的生活条件不错,他们经常可以上甲板放风------在六七月份里,他们见识到了太阳竟然可以在北面运行,而他们的影子竟然是朝南!

    郭守敬感叹说:“那《流求时报》上曾说过,大地是在地球上,地球是个圆形------在北面时,我们影子朝北,在南面时,我们影子便朝南,果真如此!”

    张弘范根本不关心这些,但还是顺嘴问了一句:“地球是圆的?那我们岂不是要掉落下去?”

    “不会的!那《小学物理》上说过,我们都被万有引力吸附在地球上------那真是一本神书啊。”

    张弘范叹了口气,不再问了,他现在不想要什么神书,只想要一条神船,好助他回到家乡!

    郭守敬反而来了兴趣,他竟然向水手讨教六分仪的用法,态度极为恭谨------人家也就告诉了他几句,还让他亲自试了试。

    张弘范看了只能摇头了,事已如此,这家伙还有闲心关心那无用之物。,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