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男人的欢喜与忧郁
    ..,

    张弘范和郭守敬他们到了百思城后,分别被委派到城镇建设队和农田水利队担当队长。

    除了自己的原先人马外,两人知道他们的手下还有些是混黑社会的沷皮破落户们,他们个个身上胳膊上都有画龙刺凤的纹身------他们鄙视他们,但无奈的是大家现在的身份都是一样。

    战犯和罪犯有啥本质的区别?他们的待遇都是一样的,同样给黄褐色的衣服,帆布杜仲胶底的鞋子和三顿饭,还有一些零花钱。

    看来想出去,只有争取减刑这个办法,在四道河城都无路可逃,别说这个地球另一边了。

    戴维明中队长在给他们的集中训话中说过了,只要努力干活,遵纪守法,减刑一半都是有可能的!

    看着四周站着的流求陆军队员们大栓枪上的明晃晃的刺刀,没有人不认真听训话。

    戴维明中队长最后说:“天底下没有改变不了的人,也没有无用的人,你们要认真劳动,深刻反省------一座美丽的大城将在你们手中建起,后辈之人会把你们的名子牢牢记住!”

    张弘范和郭守敬注意到,自己的手下人竟还有被感动的------张弘范想,自己要是上台讲,比他讲的还好。

    流求岛上的人都不太会讲大义之言,明显书念的不多。

    不过让他们欣慰一点的是,这里的七八月份果然是冬天,有些冷,不过也就是北方秋天的感觉,多穿一件单衣就足够了。

    他俩可受不了炎热的夏天,反而在这深秋似的冬天里体会到了神清气爽。

    郭守敬带着人开垦荒地,他带头劳作。

    分配好一天的工作任务后,他总是亲自去参加烧荒备地,填埋坑洼,开渠引水,平整土地,翻耕加肥,分行培垄的劳动。

    有道是农民的活计是万万年的活计,何况他们要在新的大地上造出良田呢。

    郭守敬对分配给他的几台锅驼机式抽水机万分感谢,若是没有它们,打死自己也完不成要在两个月内开垦出三千亩水田,一万亩旱田的任务!

    还幸运的是,这里的土地土质肥沃而且地势平整------当第一次开始灌水养田时,郭守敬拄着锄头,一边用手巾擦汗,一边望着那水渠中的几条水龙欢快地向着远处的水田奔跑!

    他的脸上全是笑意,用不到多少时间,这里就全会长出齐齐的稻苗,那将全是白花花的大米啊。

    在锅驼机式抽水机的轰鸣声中,他不由得笑了出来。

    这是个好地方,可以养育无数人了------他亲自到四周考查过,也看过啃狗总督给他的地图,还有几处可以开垦出上等的良田。

    他建议过啃狗总督,若是能给他们水泥和竹筋修一道漫水拦坝,就可以把一条小溪的水位抬高到两米左右,可以增加万亩自流式水浇田,极适合种植棉花、大豆和花生。

    啃狗总督当时就高兴了,几乎忘了对方的身份,他就希望有这样的人帮他出主意,把这里当成自己的产业!

    郭守敬没有注意到,他已经成了啃狗总督心中的可信之人------他仍是把注意力集中到农田水利上,此地真是天府之地,可不能浪费在自己的手里。

    正如那张岛主说过的,在流求岛上饿死一条狗都是罪过。

    在这里,要是让民众吃不上饭,那可真是极大的犯罪。

    戴维明中队长暗中派人观察了他两个月的时间,随后就撤了对他的监视,傻瓜都能看出来,这家伙有多么出力,他设计的水利设施极其好用,远不是自己能建起的,而且他还能亲自参加劳作,从未有过私下活动,最多与张弘范喝点小酒。

    戴维明中队长都有些遗憾,这样的人怎么能是非不分,投靠了鞑靼强盗集团呢?!

    不过,他可不像啃狗总督那样和他们走的很近------他要保持距离,宁肯多与那些劳役犯们来往。

    他总远是张岛主手下的兵将-------

    张弘范组织的城镇建设工作也不错。

    他们挖下水道,掘压力水井,打基础,建木板式楼房,上房铺镀锌铁板,整个过程远比过去有秩序和效率。

    他们果然是建设四道河城的主力,马上就把劳动能力带上来了。

    张弘范在楼顶叮叮当当铺镀锌板时,常常就走神了,他拎着锤子望着远方发呆------蓝天白云下,一个胡子拉碴男人坐在楼顶上,神情忧郁地望向远方青绿色的草场。

    这是要如何描述的一幅画面------他思乡了?!

    张弘范看到远处的马场了,那里正在分群,似乎要去更远处呢。

    他便如同那奔腾的战马啊,看似可以随意奔跑,但是,随时可以被他人夺去自由!

    我张弘范如何是这般下场!!

    这个时候,他突然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

    他探头一看,是一个陆军队员,说是戴维明中队长喊他去办公室。

    他顿时紧张起来,思忖了一下,工作进度良好而且超前,没有出现任何事故------难道那晚与郭守敬的怨言,被他告密了?!

    绝无可能,老郭绝对不是那样的人!!!

    他一个翻身,干净利落地跳下了楼,跟着那队员去了。

    到了戴维明中队长的办公室,他恭恭敬敬地先作了个揖,然后老实站好。

    戴维明中队长从办公桌后站了起来,打量了他一下,说:“请坐,喝点绿茶吧。”

    然后就从一个铜炭炉上端起一个锌铁皮水壶为他冲了一杯绿茶。

    戴维明中队长抄着手,斜靠在办公桌上,说:“说说你突袭山东军营的事情吧,我想听听过程,那一仗你打的不错。”

    张弘范拿着茶杯差点洒了------怎么,这是要秋后算账?!

    “呵呵,你不要多心,我真是想听听详细的过程,好奇嘛!”

    张弘范低头盯着戴维明中队长从来都擦的锃亮的皮靴,慢慢把详细过程说出来了,没有夸张也没有贬低。

    “好啊,真不错,太出人意料了------你现在还能玩了刀吗?”

    “------能!”

    “还能用火绳枪?”

    “------能。”

    戴维明中队长说:“那我们试试刀法!”

    张弘范愣了一下,不由得抬头看他。

    什么意思?要杀我立威不成??

    戴维明中队长友好地笑了,说:“别担心,老规矩,以竹棍代刀。”

    这样啊,好吧-------他接过戴维明中队长抛来的竹棍,随着他走出办公室。

    两人就在门口摆开了架势。

    以竹棍代刀是流求军队里的传统。

    冷兵器中,这支军队里没有长矛和朴刀训练,只有短矛与钢刀的一般性练习要求。

    戴维明中队长对自己的钢刀刀法比较自信,想看看张弘范如何。

    ps:感谢不坑不成活和澳洲老吴的打赏。,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