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我的天神啊
    ..,

    张岛主和王德发主家趁着酒劲儿还估计了一下,他们直接或间接挽救的生命------哈哈,至少有四千万人了!

    那些可能死在屠城或是战场,死在疾病或是饥寒中的平民都免于死亡,正是依靠着我们才阻止了鞑靼强盗集团的南下-------

    从有名的人来看,贾老狗活了下来,正上窜下跳地渴望独揽大权;江万里和留梦炎之类的活了下来,正在组织人手抗争对方;文天祥、陆秀夫之类的人也正活的快乐------吕文焕没有投降,李庭芝没有战死,这样的中等名人也改变了命运。

    那些默默无闻的小人物呢?

    也许四千万都是少估了数字。

    还有产量最高的农作物和经济作物,充足的农用畜力,这个世界从未有的蒸汽动力,足以让更多的人意外活下来。

    今年夏季中旬时,淮南地区大旱,可是靠着几百台锅驼式抽水机和数不清的压力水井,那里抗过了天灾,依然有了不错的收成。

    王德发主家他们早都发现了,这个时空的地下水资源丰富的令人发指,在所谓的旱区,在合适的地方,只要深挖几米,便会出水------但是就是这几米的差距,让没有原动力可借用的农民干瞪眼没有办法!

    想用人力来对抗旱灾,太九牛一毛了。

    铸铁压力水井,这是最简单的一种水力设备,只要用水泥混凝土封闭好,配上杜仲胶皮垫,基本可以在干旱时让清澈地下水源源不断地流出!

    王德发主家毫无保留地让商人们四处推销这种技术,也由于技术和设备太简单了,很快就让大宋不要脸的工匠照着样子盗版了,而且还把杜仲胶皮垫改成更便宜的多层牛皮垫------

    当然,不管对付旱灾和涝灾最得力的工具还是锅驼式抽水机------但是它太贵了,别说农民了,寻常的小地主也买不起,一开始时主要是由大户人家购买。

    但是大宋的农民也不傻,他们很快就学了流求农民的做法,可以大家先凑钱购买下来,然后按照使用的次数在秋后交纳使用的费用。

    王德发主家倒是想降低价钱,让更多的人用上,但是锅驼机的产量限制了的想法,这个制造技术不可能和造木头船的技术相比,这是工业生产技术和手工业技术的区别。

    他们给这个世界带来了最大最快的船,最有杀伤力的武器,最广最大的活动范围------

    张岛主和王德发主家在微醺中得意地哈哈大笑,然后各自睡去了。

    很快他们就受到了打击。

    贾老狗不知道从哪里了解到流求岛裁军的事情,顿时大怒,他写了封密信,没有经过邮局,直接让他的家人送到张岛主的手里。

    在信中,他指责了张岛主,差点就说出商人重利轻大义的话,认为张岛主他们目光短浅,只看到聊聊无几的军费而不明白何为重器!

    还说眼下鞑靼强盗集团正在休生养息,积攒力量,所以一切都不可以大意行事------

    妈的,张岛主心想,这条老狗是什么道理都懂,是他先开始送鞑靼人大量的物资,现在反而警告我要小心!

    总被大宋政府当枪使的感觉真让人不舒服------妈的,竟然对我指手画脚起来!

    不过,好在贾老狗在信的最后说了,准备私下里派出一万人马,以民间义军的形式陆续前往山东地区,让张岛主给他们穿上流求军服,听从流求军队的指挥------所需费用由大宋政府承担,不过是算在将来收取流求货物的税物身上了。

    张岛主马上打定主意,这一万人将按照工程兵来使用,算是一个意外收获吧。

    贾老狗还算是精明,他要流求军队在侧翼仍然保持对鞑靼强盗集团的压力。

    张岛主苦笑着对王德发主家说:“你看看这条老白眼狼,咱们救了他的性命,他还在不停地算计我们------”

    “算了老张,不要和古人一般见识了。我看还是建国吧,表现我们的独立自主。”

    “嗯!明年元旦我们就建国!!”

    他们改变了太多人的命运,但是却没有人认同,他们还没法证明,也挺憋屈人的。

    大人物有大人物的憋屈,平民有平民的烦恼。

    常州梁公子梁萧白就又陷入到了烦恼中。

    感情的问题先不说了,现在,他入伙的金麒麟公司陷入了困境------远没有过去的辉煌。

    自从流求股票交易所建成以后,特别是在申请统一印制股票后,所谓的流求证券监管所管理监察很严格,再也不能随便成立一个公司,随便宣称有何极大的经营就可以卖股票了------至少一年以上的经营纳税纪录,财务审核,实际资产,股权分配者的真实身份等等,这简直要了人命了!

    成立公司仍是很简单的事情,发行股票却变成极为困难,想发行就发行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每一家股票经纪人公司的生意都不好做了,除非比别人更吃苦,更用心------但是远远达不到过去的暴利了。

    这一天晚上,总经理潘学忠和副总梁萧白一边吸食着极乐草,一边聊天。

    总经理潘学忠说:“我的兄弟,代理那些正规公司的股票太累了,我想我们还是要偷偷代理草鸡公司------哪怕我们自己安排人成立草鸡公司呢?!”

    副总梁萧白面色沉重,说:“------不行,我们已经被税警盯上了,违法的成本太高!”

    “那些税警算个屁!刚成立没有几天就跑我这里耀武扬威,有种去把我几年前的老账翻出来吧------嘿嘿,打死他们也没有办法取证!谁叫他们那时候管的不严呢------”

    副总梁萧白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哈哈!那些补交的人都是傻逼,我就看看他们能把我怎的!!”

    总经理潘学忠用力搂住他又说:“我的兄弟,富贵险中求,你相信那些找金山的人能找到嘛?不如相信自己手里的钱钞,它才是最真实的。

    -------不过,我还要和你说回事情------我们兵分两路,我在这面用草鸡公司来骗那些黑白鬼们,还有回回人、日本人和高丽人,兄弟你呢就回常州城去发展,凭借你梁家的名头,定能有好大的收获!”

    “哈哈哈!不不不!”副总梁萧白达到境界了,他虽然开始狂笑,但是仍然拒绝了。

    利用梁家的声望去常州城骗人?

    天神啊,他的爹爹会亲手杀了他的!

    总经理潘学忠有些失望了,他冷冷地说:“你再好好想一想吧------”

    副总梁萧白站起身来,要回到自己的住处了,他摇头摆尾地说:“想一百年也不会去做------再多的钱钞也不会去做,你不会明白大家族人家是怎么回事!”

    副总梁萧白出了公司,他的豪华四**马车和专用马车夫都在忠诚地等着他。

    他有气无力地坐了上去,挥挥手,直接让回家了,哪也不去玩了。

    一路上,那些越来越繁华的街景根本吸引不了他的注意力,只不过有些堵车了。

    回到家后,佣人上来禀报,说是有客人来访。

    他忙问:“男的女的?!”

    “是一位长者------”

    “啊,那让他去客厅等候吧!”

    这时,一个声音在他的身后响起。

    “梁大公子好大的威风啊------”

    副总梁萧白猛然一抖,我的天神啊,我爹爹怎么来了?!,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