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个人的出路与上升的空间
    ..,

    张岛主的自由主义经济思想核心很简单,鼓励实体产业,遏制投机炒作------这不用行政命令,只需要挥舞税收的大棒,同时再加上一定的投入与对方公平竞争就可以了。

    你们开始囤房,那我收税不说,同时我也加入建房,再囤我再建------我可以拉伸到十公里二十公里,看你还囤得起不!

    我才不会弄个土地红线来人为的造成土地供应紧张呢,你的本钱要是足够大,你就大胆地囤吧,感谢你们拉动我八道河地区的城建,看看你本钱多还是我土地供应多!

    我可以亲自盖起或让别人盖起更多的房子,但你手里大量的房屋能空置得起吗?!

    你最后不得不出租了,开始提高房租以抵累进房税的损失,这是可以的,我管不着,但是,我开始建四层预制板筒子楼,你们想不到吧------房租便宜极了,而且我的投入还挣钱绝不是亏本经营。

    当然,这一切都是在先前要有城市规划的前提下才可以做到的。

    八道河的城建有规划的,土地私有制意味着你要先去花钱买才行,并不代表着可以任意找块土地就占有,就盖房后再交钱。

    临安城里可以炒房,岳飞也可以炒房,但是他们的成功在流求岛无法复制。

    一是大宋的城建没有先期规划,二是大宋没有公共交通意识。

    大家只能胡乱地聚居在一起,连皇宫想扩建一下都没有办法------

    张岛主正在努力打造一个人人都有出路,都有上升空间的社会。

    农民们,如果安于现状,你就守着几亩地种你的粮食和蔬菜,粮食可以自由买卖,也可以专门卖给张岛主的粮库,那里收粮的价钱一年涨一点,虽然不算多,但是从来都是给钱准成的,不拖欠不降价。

    不安于现状就与他人把土地合在一起,租用农机来大规模种植粮食,或经济作物,省下的时间和精力再做点小生意。

    还不满足,认为流求岛的水田贵,你可以去十天航程外的婆罗洲文来河口买地种,那里五百文一亩水田,而且两年不收税。

    还嫌贵,去澳大利亚买吧,一文钱一亩地,三年不收税------去那里最快十五天,最慢四十天。

    听说澳大利亚百思城的粮价比流求岛还贵一些。

    工人们,如果有好的技术自然不必说了,哪家工厂不当成财神来对待?

    就算出卖体力搬砖和挖沟,哪里也都能找到活计,工钱还不低-----而且要是去婆罗洲和澳大利亚,给的工钱更高。

    知识分子们,如果在大宋考不上科举,可以上流求岛来考公务员,如果还考不上,去夜校当教五百大宋字的听读写的老师------还教不了书,那就去当写手吧,给各大报纸写文,稿费肯定不少!

    写文总扑街,没有人收稿,也没有人看------那行,最后去婆罗洲和澳大利亚当二百大宋字的听读写老师吧。

    这个也教不了?

    你也配自称是知识分子!!

    工厂主们,生产的产品有多少就能卖多少,流求岛竞争厉害了,上大宋去卖,卖不了的话近一点就去高丽、日本,远一点去天竺和开罗,还可以以货换货!

    再想扩大规模,扩大产出,扩大销路------看你自己的能力了。

    商人的出路和上升空间不必多说,借着流求岛的海船,可以去任何想去的地方------新东方公司就是一个典例。

    张岛主相信自己和他的朋友改变了这个时代的走向,但是他们实在是不知道他们改变了多少人的命运。

    澳大利亚西部找到了金矿,而且还不是一座!

    《流求实报》上突然开始密集报道金矿被发现的消息------这简直要了读者的命了。

    如果是凭借家族,功名或者技术和勤劳成功了,变富有了,一般正常的人还不会羡慕妒忌恨------可是就凭着幸运,随随便便就发了大财,这太让人心里那个了。

    关键是这些报道都是真实的消息。

    杨友行总编润色这些消息时,都有投笔不写了的想法!

    他红着眼睛对千千娘子说:“那几个家伙随随便便摔了一跤,就摔到了一座金矿上,直接卖了二十万贯钱钞,二十万贯啊!”

    千千娘子继续发挥与他作对的风格,说:“那是随随便便嘛?人家在山里转悠了半年!差一点饿死在山里------”

    杨友行总编恨恨地说:“啃狗是笨蛋,放着这样一座金矿没有发现,便宜了别人------早知道我就去找金矿了!!”

    “得了吧,我还不知道你?你坐八道河上的蒸汽机船都晕船------还说要出海呢!

    啊呀,你踢我的袋鼠干什么?!”

    杨友行总编发现那袋鼠竟然在笑话自己呢,当即就踢了它一脚,然后趁它没有反应过来,转身就跑。

    摔到金矿上的那几个家伙都是太湖边一个渔村的村民,为首的是高氏三兄弟,高小三,高小五,高小六。

    他们三兄弟原是一胎所生的孪生兄弟,母亲早丧,家境贫寒,长到十几岁还没取个名字。

    一次老父患病,听郎中说要吃一种叫“泥里钻”的鲇鱼才能治好。

    三个儿子听说此事,便冒着严寒,潜入水底各摸来一条鲇鱼。

    高老汉要三个儿子将鱼都称一称,结果一条是三斤,一条五斤,一条是六斤。

    于是老汉就按鱼的重量为这三个孪生的兄弟取了名字。

    他们兄弟三人一直以打鱼为生,平常习武打熬身体,他们三个身上又具有豪侠的性格,为人正直,所以在当地颇有名望,堪比传说中的阮氏三雄。

    无奈何当地的渔业早被渔霸们掌持,他们借着黑社会势力任意打压鱼价,再加上大宋政府年年动辄加税,村里的渔民们虽然整日风雨不误地捕鱼,但是只能混个肚饱,身上落不下闲钱。

    高氏三兄弟尽管有一身的本领,但也是如其它大多村民们一样,没有闲钱娶妻,只在湖边的高埠处盖了几间草房,守着老父亲忍气吞生地过着日子。

    后来,老父亲去世了,兄弟三人开始有了自己的打算。

    高小五说:“我兄弟三人烧了这草屋子,去打杀那些渔霸,然后夺了他们的财产,划进那太湖里让官府寻我不着,好好享受他几年,出出这口鸟气!”

    高小六大喜,说:“不如还叫上同村里的人------那些娶妻生子的不算,只叫如我等一般的人!”

    高小三思忖了一下,没有说话。

    老父去世时,嘱咐他想尽办法让两个弟弟成亲,也好沿续高家血脉------若是打杀了渔霸们,可能今生今世只能当水贼了。

    但是他没有拗过两个弟弟,只好同意先召集同伙再说了。

    ps:感谢萧湘和风筝的打赏。,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