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淘金记续
    ..,

    接下来,他们开始在山区里转悠开了,但是两个月过去,他们仍然一无所获。

    幸好他们带的干粮充足,而且山区中的小河里有的是鱼虾,偶尔还能射到好几种奇怪的鸟儿来食用------生存是没有问题的,但是,他们来这里可不是为了打猎和捕鱼的,那些传说中的黄金在哪里?!

    他们都知道黄金一般会在小河小溪处找到,但是,他们遇到的小河小溪都是清澈见底,只有鱼虾。

    这期间他们还遇到了其它淘金者,他们大多也没有收获,不过听闻有一家大家族派出的人马真的找到了金矿------他们搭伙一起去那个地方看了一下,结果发现人家还真找对了地方,在一处山脚下的溶洞里,一条暗河流出的地方,那里的河床上用肉眼都能看到点点金光!

    他娘的,富人的运气会这样好?!

    那支淘金队大概有五十人左右,他们在河边搭好的帐篷,正热火朝天地在河里淘金呢。

    高老二看到有骑马的流求军人正在马背上比比划划,也许正在给他们规定淘金的范围。

    那个地方还插了一面红旗,这是表明已经通告了流求军队,做完了金矿所有权的登记。

    其它旁观者的眼睛都红了,高老二却认真观察着周边的环境,努力在心里记下来,他相信在这样大的山区里,肯定还能找到类似的地方。

    但是事与愿违啊,两个多月过去了,他们的鞋子都磨破了两双,仍是两手空空。

    路上,他们还收容了一个单身淘金者。

    当时,那个家伙脚有点伤,独自坐在一块石头上发呆,见到高小二他们过来便大喊大叫,恳求帮助。

    他自称擅于勘地之术,要不然也不会一个人大胆地进山-----无奈何脚受伤了,背不动行囊,也无法行进过远,所以请求入伙。

    高小二看他的模样不似坏人,而且他的行囊里竟然还有干粮,想他是刚入山区不久。

    高小二还询问了那人的身世------原来他是扬州人士,姓黄名德。

    他们最终收容了黄德,帮他分了行囊,又给他砍了一根木棍充当拐棍,安排一人搀扶他行进,还算不太影响行路。

    黄德说道:“诸位不要总想着找水金,那山金才出马蹄金------请大家抬头慢慢走路。”

    此言有理啊,众人不急于找寻有水处了,并且认真观察起四周山上的巨石崖壁。

    黄德接着又悠悠地说:“山上有葱,底下有银;山下有韮,底下有金-------”

    此言有理啊,众人不仅看石头,还看那草丛,寻找像葱或是像韮的植物。

    但是,又一个月过去,那黄德的脚伤好了也没有一处矿藏,哪怕是铜矿也行啊。

    他们期间还派出三个人出山区去购买一些粮食和其它必需品------他们买回来物品后,说山外那几间木板房都已经变成了一个小村子了,来此地的人越来越多。

    有的人发现了铜矿、铅矿竟然也卖出了好价钱,让一些商人抢着收购了!

    众人听了后心头郁闷,活该我们天生受穷,就是当水贼的料了??

    高小二哈哈大笑说:“我先前还怕没有人要那些矿藏呢,只要有人购买,有人开矿,到时我等在绝路下也可以去当矿工,无论如何都会有一笔收入吧?

    总会比在渔村里好过吧?”

    对对,是这个道理,有道是天无绝人之路------但是别人发财了,自己却只能去当矿工,太不甘心呢。

    高小二说:“我们手头的粮食和用品还能够三个月用的,若是三个月还没有收获,大家就出山吧------找那个借钱的家伙再贷上一笔,大家一起出力讨个生活也不是难事。”

    大家认同了高小二的说法,他们都知道此处的工钱相当高,做一个月可以顶在大宋出力三个月了!

    最后三个月,大家把希望集中在黄德身上了。

    黄德心头上发紧,他说:“寻金本是缘分事,不可心急苦求财------家师一生花费三十年不过才找到三五处银矿和两处金矿------”

    不行啊,没有人能等那样久!

    黄德只好说:“上天必会怜见好人------我见大家都是心善之人,或许能够找到。”

    这算是一种大宋版心灵汤吧------众人不得不重新开始寻找。

    慢慢地,他们从一处山区走向了另一处山区,向着东北方前进。

    黄德站在一处山顶石上,又是看地形,又是看云彩,谁也不知道他嘴里说些什么------只能走下去了。

    澳大利亚西部的山区事实上算是低矮的高原,越往东北部走越为干燥。

    他们很快就来到了一片干旱的山地。

    这里和大宋的太湖地区皆然不同,也许由于气候干旱少雨的原因,整个山区已经基本没有什么植被覆盖,似乎再也没有什么黑土了,只有发红的岩石裸露在山体外,整个山区看上去都是贫瘠荒芜、光秃秃的,就像天神随意安置了无数堆乱石头来阻挡人们前行。

    山脚下有溪水的地方则杂草丛生,方圆百十公里内都是渺无人烟的草丛灌木间,偶尔有三五只袋鼠或澳洲鸵鸟跳跃跑过。

    不管怎么说,他们在这里算是猛兽一般的存在了。

    中午的太阳太足了,晒的他们发晕,他们好容易找到了一棵怪里怪气的大树,便都坐在林荫下乘凉。

    黄德嘴里叼着一根草棍,细细品尝,说此处不是有金银之处,那草里没有金银的润气。

    这样也行?!

    高小五也学他的样子抓了一把草来嚼,呸,他马上吐出去了,那草里有一股说不出的骚气,完全没有家乡青草的草香!!

    高小六不服气了,说:“这里没有金银,那连铜铅铁也没有嘛?你吃一口草就能断定------这是何道理??”

    高小二马上制止了高小六的质疑,他知道众人都在为近半年一无所获而烦躁,都想着要在谁身上发泄出去怨气------这个时候无论如何都不能怪罪到黄德身上。

    黄德不紧不慢地说:“少阴之气便是金气,它自然是温润流泽------所以金生水,所生之水必润泽草木,必会令草木有润气。”

    好吧,众人没太听明白他这一串逻辑推理,但是听上去好像很有道理似的。

    高小六气哼哼地去远处撒尿了。

    他用力将尿柱向着一处土坷垃尿去------接着发现那土坷垃里竟然露出了一块黄澄澄的石块!

    他顾不得脏了,马上弯腰拾起来,只感觉沉甸甸的------啊,我发现金子啦!,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