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兄弟在哪儿,家就在哪儿!
    ..,

    当众人被那石壁上的金脉狂喜之时,黄德独自坐在岩洞外面的草地上发呆。

    他面带微笑感受着阳光和青草,就连那远处光秃秃而且面目狰狞的山峰都格外可爱。

    仅仅是两夜一天的时间,就让他有了隔世做人的感觉。

    也许没有经过绝对的黑暗,不会理解真正的光明。

    后来的事情就简单了,他们又碰巧在原先黄铁矿的周边发现了一处规模略小的山金矿。

    他们连忙派人向流求军队报告自己发现了金矿的消息。

    流求军队来了两个人,给他们的金矿做了登记,然后同样插了表明私人矿藏的旗子。

    很快有许多大商户登门求购金矿了------高小二直接选中了新东方公司的人,因为他在大宋只听到过新东方公司的名头,其它的人,他不信呢。

    新东方公司的经理开出了岩洞金矿出价十五万贯,那个小一点的,开价五万贯。

    高小二和众人商谈了一下,说:“一口价,岩洞金矿要二十万贯,那个小一点的不卖,我们哥几个自己开挖。”

    新东方公司的经理笑了,说:“你们自己开挖?你们打算在这里定居了?”

    高小二也笑了,说:“有何不可?!男子汉四海为家,这可不是说说罢了------我等在这里再购买一个草场,一个农场,再买上几条海船,给兄弟们都娶上婆娘!”

    “啊呀,卖了吧------除了我们新东方公司能找到,你到哪里找那么多劳力呢?”

    高小二望着北方悠悠地说:“你有所不知------我那里的村民们太苦了,不算渔霸盘剥,也不算官府加税,单单那打上的湖鱼就不值钱,湖边的粮田年年受水灾,一年下来,不欠钱钞的话,最多混个肚饱,落不下一文钱!

    过去没有能力护着四邻,现在有钱钞了,我想让全村子的人都过来------不在大宋受鸟气了!

    我等自己开挖山金,也算是练习一下,毕竟比岩洞金矿好开采的多。”

    呵呵,好个仗义的汉子!

    新东方公司的经理沉默了一下,他事先请过有名的堪舆大师前去勘地,那大师认为那里的金脉还会很长,不过非得借用张岛主的工程炸药不可,若是人力开采,那花费巨大了。

    “搬迁一个村子------那花费不少了,我看重你是个有情有义的汉子,好吧,答应你的条件,明天到我公司签一份转让合同,交于吴总督备案后,我会分两次付钱钞于你。”

    高小二犹豫了一下说:“------不知可否先付我一些钱钞------”

    新东方公司的经理愣了一下,他看看高小二身上的衣服已经破烂,远处他的几个兄弟们也都是如此,当即明白,这些人已经是山穷水尽了。

    “呵呵,明白明白!”

    他掏出小鲸皮钱包,从中拿出八张一百贯的钱钞,递给了高小二。

    “够吗?不够的话,我派人回去拿。”

    “足矣!------这些钱钞到时可以扣除!”

    八百贯钱!他这一生都没有拥有过------

    “莫要在意,哪个人在外都有不方便之时!”

    其实新东方公司的经理心中有些后悔,若是还个十七八万贯的价钱也可以成交。

    高小二领着兄弟们先去百思城的洗浴中心。

    他们真没有想到才半年没有回来,这里又变了样子。

    那些二层木板楼像是气吹出来的一样,半年间多了数十趟,这里已经是个县城了!

    百思城的主干道都已经铺上了青砖,只有一些边角的小路还是土路。

    主干道的两边同样是煤油路灯,而且间距很小。

    商铺多了一些,但是价钱比先前便宜多了,甚至还有了所谓的洗浴中心。

    好久没有洗热水澡了!

    高小二和兄弟们尽情泡了澡,然后让伙记出去买来了从里到外全套的新衣服------他的两个兄弟,高小五高小六最想要的,带着铁掌的高筒皮靴也买来了。

    但是高小二和黄德依然是买了新的帆布胶底鞋------他们认为,这天下再也没有比这种鞋更适合淘金了。

    他们还叫了理发师给他们打理了头发,修了修面,剪了手脚指甲。

    然后几个人焕然一新的重新出现在百思城的街道上。

    高小五和高小六穿着带铁掌的高筒皮靴在“咔”“咔”做响地走着,做出流求军队的队员巡视的样子来,自认为威武的很。

    他们又上最好的饭馆,叫了最好的房间,最好的饭菜和酒水。

    高小五说:“大哥,我等今晚住这里的宾馆吧!”

    高小二说:“好的,可以先住几天,等钱钞到手后,我等先购买一大片宅地,让人也盖木板二层楼,多盖一些,等村民们来了,也好有个歇息的地方。”

    高小六说:“晚上不如找几个小娘子------”

    这话说完,没有人搭理他。

    高小二对黄德说:“明天还请你去帮助购买草场和农场,挑一挑风水好的。”

    黄德叹口气说:“我听说最近的草场和农场都要在百十里地外了------”

    高小二笑了,说:“那有何妨?到时还得在草场和农场周围建房,也好安排人居住打理。”

    黄德摇头说:“那会不会离人烟太远?!”

    高小二拍了拍他的肩膀,大声说:“兄弟在哪儿,家就在哪儿,这才百十里地,骑上坐骑,一顿饭的工夫就相见了!”

    高小六恨恨道:“那个什么吴总督把地卖的太过便宜了,一文钱一亩!要不然我等就可以买近一些的了!!”

    还有嫌卖地便宜的人------众人又没有搭理他的。

    高小二说:“等一切安置差不多后,我亲自回乡去招村民们,你们要做好招待的准备。”

    众人口中称喏。

    黄德暗中赞道,高大郎果真是个仁义之人,此生便随他一起了。

    酒足饭饱之后,众人去了据说是现在最好的宾馆------其实也只不过是三层木板楼,两人一间罢了,离流求岛上的宾馆相差太多。

    但是这也比住在野外的帐篷里好上太多了,从此再也不怕那吼叫的夜风了。

    几个人在房间里鼾声不断,一直睡到了第二天。

    他们的故事像风一样在百思城里流传,不知道让多少人眼红,让多少人心动呢。

    啃狗总督很高兴地为他们的转让合同备案,还舒舒服服地收下了建市以来第一笔上规模的税收。

    当然,这远远比不上先前的投资。

    啃狗总督在自己的日记里写道:

    “从流求岛到这里的客船已经将航程时间缩短到三十天,而且还能保证一天开出一次航班,上座率达到八成。

    而从这里到流求岛,则三天一次航班,上座率只有六成。

    我看到了光明的未来------”

    ps:感谢书友1512的打赏。,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