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由土著所想到的------
    ..,

    第二天一早,吃完早饭后,那个头上插着六根鸟毛的家伙领着他的手下,一人扛着一个陶器罐子,还带走了一些调料,这些都实在太美味了,吃一次就忘不掉。

    早饭吃的是煮挂面加肉罐头,那个头上插着六根鸟毛的家伙一个人吃了将近一陶器盆,更难得可贵的是,他还努力学习用筷子。

    面条太好吃了,他走的时候也带一些------还有那种叫麻辣肉干的吃食,好吃忘不掉。

    那个头上插着六根鸟毛的家伙临走时说了几句,意思是下次来的时候,你们要多多拿出一些来,部落里还有很多人没有吃到呢。

    张弘范队长笑着同意了,你愿意接受我们的东西是最好的现象。

    宗熊副队长说:“这帮家伙真能吃,得赶紧他们送回澳大利亚了!”

    “是啊,我等出来的时间有些长,戴中队长恐怕会着急了------不如你先带着这一批人回去,然后多带两条海船回来。”

    “啊,你真准备开发此地?”

    “是啊------看着这片肥沃之地,我就想种点什么,白白空着,我有一种负罪的感觉。”

    宗熊副队长点头认同,这个民族真的有一个特点,见不得空地------就算他们身后几百年吧,就算是在大城市里,只要发现有了空地,大多都会被种上蔬菜,或其它什么植物。

    昨天晚上,两人商谈了一下。

    宗熊副队长主要就是想把这里当成劳动力输出地,他才不想管以后这里会怎么样呢。

    张弘范队长则目光长远,他认为,当成劳动力输出地是可以的,但是,开发这里,甚至主动去影响那些土著,让他们学会正确的劳动方法和社会文明,将来会对澳大利亚更有用处。

    比如让那些土著们学会了畜牧或是种植农作物,他们多出的产出还不是会送给了澳大利亚,送给了流求岛?

    宗熊副队长当时听了哈哈大笑,要那些土著学会这些,那得多少年以后啊。

    张弘范队长当时则说,时间长短不重要,重要的是一点点来嘛。

    于是宗熊副队长便带着劳力和一部分队员踏上了回归的道路。

    张弘范队长则留在了主营地。

    等待队友们回来的这一段时间,他也没有闲着,亲自去了部落里,说服部落头子,让他安排女人去采摘山上黄麻的种子。

    他早发现这附近的山上有很多野生黄麻,土著妇女也会用黄麻织出松散的麻布,但是,他们竟然没有学会大规模人工种植,这真是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而且,就算是用黄麻制成渔网这样简单的技术也不会。

    张弘范队长和他的队员们不得不亲自开荒,种下那些黄麻种子。

    他们的行为还引来那些土著们旁观,很可能双方都在心骂对方是傻逼。

    土著们可能想,山上到处都是这东西,种它做什么。

    队员们可能想,这里的土地如此肥沃,种出的黄麻远比野生的好,只要加工出来,随随便便就可以卖出个好价钱!

    不过,有一个晚上,一直在思考的张弘范队长豁然开朗,那些土著不是先天愚蠢,他们不会很多人类应有的技能,那是因为环境使然!

    他们太封闭了,没有远航的能力,所以只能长久地委身于孤岛中。

    没有了与外界交往的机会,他们无从学习,只能下一代学上一代------他们为什么不会种黄麻?那是因为他们没有这个需要!

    没有与外界的交往就没有商业,没有买卖,种再多的黄麻,它可能还会是多余的垃圾------白白辛苦了!

    原先以为金银就是财富,那是傻逼;后来以为劳动产生财富,那是肤浅------现在终于明白了,商业,只有才会带来财富!

    啊,原来那个张岛主拼命的发展航海,西一头,南一头地去航行,那正是找寻商机呀!

    与外界不停地交流才会带来商机,才会去学习,才会强大自己------这也许是流求岛小而强的原因之一?!

    如果反过来呢?

    张弘范队长忽然想到了大元的户籍制,匠户制,连坐制,想到了那些贵族们自己私下里使用,却要民间抵制流求商品的行为------

    他的冷汗下来了,这不是为了便于收税,也不是为了方便管理,这是要让人们蠢笨化啊!

    难怪张岛主如此仇恨大元------双方根本就无法和解:一个要让人们自由流动和创造,一个要让人们固定在原地和原职,不得与外界交往。

    这一夜,他睡不着了,一个人走出帐篷,去那新开垦的黄麻地看看。

    月光如水,将大地照得雪白。

    他远远的就能看见那哨兵在巡视。

    那块几十亩的黄麻地正散发着泥土的芳香。

    等到宗熊副队长带回来种子,种畜还有一些劳动工具,他定能将此处打造成小百思城,而且只靠着那些土著!

    他背着手,闭着眼睛,仰头感受这月夜的宁静。

    不知道为什么,他想起平剿李檀时的事情了------那时候他太年轻了,白白就让那么多人丧失了生命!

    人是多么的宝贵啊,他们才会劳动,他们才会有需求,他们又是商业的核心了!

    若是将那些被俘的人们不被杀,而是送到澳大利亚,送到这里------天神啊,他们能创造出多少财富,带来多少文明,还用依靠那些吃人的土著们?!

    可是啊,当时太年轻了-------生命只要一刀下去,一切创造都完结了-------我错了。

    他的思路忽然又跳跃到了大汗身上------因他的屠城之战而死去的那些人呢!!

    小孩子的哭叫声,大人的惨叫声,似乎声声入耳。

    他突然觉得恶心了,猛然呕吐了起来------不知道都是什么,只是恶臭难闻。

    远处的哨兵跑了过来,扶着他回了帐篷,这一夜,他发起了高烧,开始胡言乱语起来。

    幸好,他们还有随队的医生,号脉后认为他只是着了风寒------他们带了不少中药,喝了几付后,慢慢好了起来。

    一个多月后,终于等回了他的队友。

    宗熊副队长这一次带了两条五桅式海船来,这可不是两桅式和三桅式那样小。

    宗熊副队长得意洋洋地坐着刀鱼冲锋舟上了岸,说:“这两条大海船都听命咱们呢!”

    “为何给我们这样多物资?!”

    “哈哈,吴总督和戴中队长一起接见了我,他们表扬我们俩,还记了大功,再有一两次,我们就不是劳役犯了!

    ------吴总督说让我们先建一个简易河码头,带了些建材来。”

    “如此说来,他们同意我们的建议了?!”

    “当然,戴中队长还说,若是在这里先对那些土著进行简单的劳动训练,然后再送过去,那是最好不过了!”

    “哈哈,我也正有此意。”

    ps:感谢书友不坑不成活、polo、辛大大哥、书友1611、2017的打赏。,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