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 土著后代的骚乱
    ..,

    啃狗总督的助手郭守敬对张弘范队长送来的这一批土著特别满意。

    他们虽然与澳大利亚本土的土著是一个种族,但是明显更壮实一些,而且在劳动中领悟的能力更强。

    这一批土著是在残酷的厮杀中存活下来的,郭守敬当然知道他们的劳动态度为什么会更好一些,因为他们如果不离开家乡,他们可能会被吃掉的。

    郭守敬听到那些吃人的事情是真实的以后,都不敢吃红肉了,只吃鱼和菜。

    真的太恶心了!

    啃狗总督却对那些土著深表理解,他说:“老郭,你是没有真正饿过啊------我的小时候真是饿,抓到什么活物都能吃下去。”

    郭守敬愤怒地说:“无论饿成什么样子,绝对不可以食人------那样会与禽兽有何区别!”

    啃狗总督叹了口气,理工男郭守敬自然有他自己坚持的认知,不可以轻易改变的。

    啃狗总督说:“现在还要开荒吗?”

    “当然!先开出荒田来,不必先等水渠------马车同样可以拉水箱,可以再抢种一批玉米与土豆!”

    啃狗总督说:“你同张队长他们一样,都被认定了大功,再有一二次,你便可以自由了------”

    郭守敬摆摆手说:“先不提那些,这里不成为鱼米之乡,我是不会走的!浪费了天赐之地------那是天大的罪过!!守着这样的地方,还能有食人的事情,真真不可理解!!!”

    啃狗总督心里乐开了花,天下有郭守敬这样的人真是好,等着吧,到你真要走的时候,我一定会让你看看墨尔本城那块地方!

    郭守敬是一个认认真真做事的人,从不多想那些没有用的空谈。

    比如他看《流求时报》时,对那些评论啊,讨论啊什么的越来越不感兴趣,却喜欢看那些专门采访工厂作坊之类的新闻,特别是看到什么锅驼式蒸汽机产量增加了,或是玫瑰式车床产量增加了之类的消息时格外高兴。

    他常说,没有了锅驼式抽水机,这里的人就算长四只手也开垦不出这样多的农田。

    如果不用它来碾米或烘干,那还不知道浪费多少粮食。

    啃狗总督经常笑问他,那你说吧,造出锅驼机的王主家伟大呢,还是杀人最多的忽必烈伟大呢?

    郭守敬从来都是拒绝回答这样的问题------他采用的方法是,走了,干活去了!

    这种表现让啃狗总督高兴呢,他认为自己抓住了一个人的弱点。

    1280年的夏季就这样慢慢在人们的劳作中过去了,临近秋风起时,啃狗总督给张岛主写了一份较为全面的报告------他准备在冬闲之际开发墨尔本城,因为眼下百思城的发展进入了良性循环。

    每天都有一两千人来这,每三天,又有几百人离开。

    农业,工业方面发展顺利,其中商业的规模增长速度超过预期,连回回商人和日本商人都有跑来的。

    内部的治安问题不大,虽然争斗事件屡屡出现,但是流求军队的全方位管理也总能弹压住不法行为。

    外部的军事压力为零,他们已经是南半球无敌的存在了。

    但是,啃狗总督仍有烦心事。

    大中小商人之间的问题太多。

    大中商人还好一些,他们基本上井水不犯河水:你办你的农场,我办我的牧场;你开建你的煤矿,我开建我的铁矿-------他们最多为边界或矿脉之间的事情有纠纷,其实这样的事情好办,只要保持公平之心,很容易按照常识调解开。

    小商人才让人心烦呢!

    他们要么恶意竞争,要么一起抬价,还互相告密,动不动就跑到啃狗总督的办公室来告状------都是一些鸡毛蒜皮之事!

    尤其是那些小额贷款的小小公司和小小商人们,他们之间的互相告密占了总告密事件的九成!

    都是什么某公司设局让人贷款了,什么恶意讨债了,什么合同欺诈了之类------啃狗总督有一次为听一件价值十贯钱钞的事情花费了半天时间!

    所以,他写信要求流求岛派出管理人员把司法和商业、经济、治安等管起来,他一个人承受不起啊!

    戴维明中队长倒是优哉游哉,反正治安没有出问题,过严一点就过严一点,谁叫那些沷皮破落户人数太多呢。

    他正在按照郭勿语大队长的要求,尝试着搞陆军海战队------凭什么海军有陆战队,我们陆军就没有海战队?!

    他们没有现成的军舰,就先用普通的海船充当,还装模做样的架上了火炮,在海面上瞄准了礁石使劲轰!

    要不就在百思河里练习武装泅渡,吓得河面上的黑天鹅到处乱飞。

    啃狗总督知道那戴维明中队长把自己家族的几个人接了过来,买了牧场和农场专心经营------一切都是按照规定来的,非常合法合理。

    他也越来越爱上了这片土地,也许郭守敬是当成工作来做,他则对这里还抱有一种越来越深沉的爱。

    十五天后,张岛主很快收到了啃狗总督的报告。

    他看了后,笑着对王德发主家说:“啃狗那孩子成熟了,百思城的建设比我们想象中的还好。”

    王德发主家也看了看那报告,说:“是不错!看来总督制非常适应殖民地的发展------他想要一些专业的管理人员,正说明那里发展的快!”

    “嗯,我们建立了一个殖民模式,以后环太平洋地区都要这样做------所有人都要在我们这里有出路。”

    王德发主家不以为然地说:

    “你不知道吗?那个新东方集团现在特别活跃,就算以后没有我们暗中支持,我估计他们也能很快探索到去欧洲销售的海路------我们再不快点组织人手,弄不好环球航行会被他们率先完成。

    其实只要我们提供了基本保障,他们自己会找到出路的。”

    朋友的话有点伤害张岛主的优越感,好在他不在意。

    “你指的基本保障是什么?”

    “老张,别明知故问了------安全,自由和公平,任何社会,只要有了这三点,就算没有我们带的科技的帮助,都会成为一个日益兴盛繁荣的社会!

    真正的科技发展,那都是安全,自由和公平的产物,早晚会有的。”

    二百多年以后,一位新西兰的土著后人著书讲述了流求岛当年的殖民给土著们带来了多大多大的伤害,以至于让多少多少土著丢失了性命云云------一时间在整个国家内引发了骚乱,各种说法都有,还有人开始了极端行动。

    但是,很快有人查到了那个著书者的祖系,那人的祖先正是第一批被解救的十五个将被食用的俘虏之一!

    有人讥笑道:“若是当初流求岛的人不出现,你也就写不出这本指责他们的书了------你说是吃了好,还是让你祖先活着好?”

    这一场骚乱最后慢慢平息了。

    ps:感谢书友pant的打赏。,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