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 聪明女人会装傻
    ..,

    娜娜也接到了啃狗的来信,她津津有味的读完后,把那信捂在胸口上想了半天,最后终于下了决定,她要带着小儿子去他那里生活!

    沈千千听了后说:“不好吧,澳大利亚西部开发不过三年,那里的条件好苦的!”

    “不管苦还是累,我和啃狗在哪里,哪里就是家!”

    “那你不管大儿子啦?”

    “-------大儿子放你那里看管我放心呢-------”

    沈千千现在是流求岛上十几个小学的督学,不定期的要考察那些小学五个年级的教学情况。

    她看娜娜一脸的坚决,便不劝了。

    她说的有道理,夫妻两个一起在哪里,哪里就是家。

    眼下流求岛的服装、化妆品、鞋袜和针织行业都在蓬勃兴起,原本是安静主家自己一家独大,现在可好,百好争芳。

    安静主家和罗娘倒是也不着急,她们一直告诉她们的助手,不管别人发展的多快,安心做好自己家的品牌就好。

    安静主家说过,我们要做千年品牌。

    随着安静主家的助手越来越多,越来越年轻,娜娜和千千她们的工作也越来越轻松了。

    大宋是这个民族唯一一次以生女儿为最快乐的时期,因为只有这个时期女儿在未出嫁时,可以给家里带来更多的利益。

    当然,生儿子也是让人高兴的事情。

    如果有人对他们说,以后可能会有溺死女婴,重男轻女的社会习惯------大宋的老百姓一定会骂,那些人是吃屎长大的,禽兽不如啊!

    娜娜就一直想要个女儿,结果是两个儿子------她到澳大利亚西部还要生!

    千千好心地说:“那面没有流求女子医院------”

    “没事啊,听说张岛主很快就要在那里建了,实在不行,我还可以回来待产。”

    娜娜有了两个孩子,千千还没有孩子。

    娜娜说:“我有一句话一直想说------我们大家都知道,你比杨友行聪明多了,但是呢,咱们女人要学会装傻。

    你也知道的,安静主家比张岛主聪明------但是-------”

    千千若有所思。

    娜娜补充说:“其实我也比啃狗聪明,但是当我每一次装傻,显得他聪明时,你要知道,他晚上在床上就可厉害了-------”

    “拉倒吧,你!”

    后来,娜娜向安静主家提出到澳大利亚建一家纺纱厂,毕竟从那里送回棉纱可以棉花价值更高。

    安静主家同意了,便给她带上了所需要的机械设备,还抽调了一批日本女工前去帮助开工------那些人都是熟练女工,听得懂大宋话的。

    娜娜走了后,千千格外寂寞了。

    她只好把自己全身心投入到流求岛的教育事业中。

    她还主动担任了流求八道第一小学高年级阶段,五年一班的班主任。

    这个班是一个特殊的班。

    张岛主的儿子张战生,胡镇北厂长的儿子,外号叫胡毛头,也在这个班,还有大宋吕氏军事集团家族的一个极为聪明的小子,叫吕志安,张岛主的老朋友,大宋御前火器营统领法可的儿子,名字叫法善,都在这个班里。

    全班一共三十人,还有个别黑人孩子和白人了孩子、土著孩子。

    王德发主家的孩子因为年纪尚小,还在低年级。

    这个班里的孩子都是学习极好的,除了法善外,他们还是在幼稚园时就经过了精心教育,而且在小学低年级阶段学习成绩也都是突出。

    法善虽然是插班,但是也经过了考试,他的父亲对他的教育也是比较全面的。

    先前,安静主家开始兴办幼稚园时,就做好了与小学教育接轨的准备。

    老师出身的她,深知学习知识和快乐游戏从来都不是矛盾的------教育永远是终身的,只不过看你会不会寓教于乐了。

    尽管刚开始时幼稚园如同其它学校一样,不收任何费用,但是除了他们身边的人,极少有人把小孩子送来。

    直到安静主家把自己的大儿子张战生也放到幼稚园里教育,才逐渐吸引了更多人送来他们的孩子,直到养成了习惯。

    他们自己也发现,随着许多夫妻同时参加工作,双职工带来的丰厚的收入让他们的生活更美好------再生一个,等大一大,还可以送幼稚园嘛。

    流求岛上的生育**也许就是这样来的。

    千千把从安静主家那里学到的知识,都用心教给这些孩子们,有时候张岛主或是安静主家还来这里上几堂课呢。

    每当他们亲自上课时,全校的老师都跑来听课。

    这个班的成绩有特殊要求,其它的就与其它班是一样的了。

    事实上,千千也像安静主家当年教育她一样,全班无论是谁,纪律要求都是一样的,绝没有特殊。

    也许正因为如此吧,同学们都喜欢这个厉害的好看的女老师。

    当然,这些学生毕竟还是孩子们,他们与正常人一样,在学校内是一个样子,出了学校又会是另一个样子了。

    这一天放学后,在一处小公园的草地上,张战生和法善发生了冲突,有几个同学本来是拉架的,但是最后也加入了冲突,演变成一场群殴。

    不过,在巡警刚刚吹起警哨时,他们如同麻雀一样四散而逃。

    那巡警见了便笑了,没有去追赶,小孩子疯闹嘛,很正常。

    这场打架的起因是因为冬令营的安排。

    流求小学有规定,低年级的小学生每年的夏冬令营都要在流求岛上的野外进行,由班主任或老师带领。

    高年级的小学生则要到岛外,由流求军队派出专业人员带领,不光是游玩,还要学习一些军事知识。

    文天祥曾经感叹过,说君子六艺不见之久矣,没有想到在流求岛上看到了!

    张岛主当时补充道:

    “集体生活,让学生学习到如何与他人交往与沟通;公德教育,让学生明白个人除了私德外,还要有公德心;求生能力,那是让学生真正与大自然交流的机会。”

    说到公德教育,文天祥当时更加感叹,八道河街面的干净,排队之井然有序------这都是在藤条的教导下使然。

    每一次去临安城,他都无比怀念八道河------

    今年寒假冬令营的安排则不同以往,据说有两个地方备选,一处是去高丽国的鸭绿江江口自贸区,另一处是去北海道岛的新开发区。

    流求小学还没有最后决定呢,学生们倒是先争了起来。

    张战生和法善就是为了这个打起来的。

    ps:感谢澳洲书友老吴的打赏。,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