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打架带来的启示
    ..,

    放学的时候,张战生和其它同学们都喜欢到一个小公园的草地上去玩。

    八道河地区的小公园特别多,草地也多,每一块草地都是可以让人踩的。

    但是这一天,五年一班的同学们却在草地上打架了。

    张战生在玩的时候认为,冬令营一定要去鸭绿江江口的自贸区玩,因为那里有森林可以打猎不说,而且还能滑雪!

    事实上,张战生不想让别人知道的是,他没有见过雪------

    法善则认为一定要去北海道岛,因为那里不仅有森林,不仅可以滑雪,那里还是流求岛的地盘!

    张战生说:“那里江上还可以滑冰!”

    法善说:“北海道岛上有的是河流,一样可以滑,再说了,你会滑冰嘛?!”

    真不会,但是大家都不会。

    张战生说:“北海道岛纬度高,比鸭绿江江口冷!”

    法善哈哈笑了,说:“哈哈,我会去告诉沈老师,你只听了一半课,北海道岛虽然纬度高,但是那里受海洋影响,比大陆温暖!”

    张战生怒了,本来他在班里是最好的学生,大家基本都听他的,可是自从法善来这个班级以后,他感到了强大的压力。

    学习成绩上,他竟然有好几次考了第二!

    而且,那个小子很快和班里唯一的黑种和白种人交上了朋友,听说他们还是在船上认识的。

    更让他不爽的是,法善经常在班里炫耀他玩过雪!

    说到玩,张战生还不爽的是,那个家伙竟然还会沾蝉------然后把它捏在手里吱吱做响!

    打弹弓,捶地丸------他都玩的好------

    幸好吧,同学们在一起上体育课踢足球,打篮球时,张战生表现出超过一般同学的能力。

    法善在旁边观看时则撇着嘴说:“我爹爹的军营里也踢足球,也打篮球,比你踢的好,打的也好!”

    张战生当时也不甘示弱,说:“流求海军和陆军也都踢都打,他们才最厉害呢!”

    由此可见,两人为了冬令营的争吵都是有额外的原因,并不是简单问题。

    打架并不是突发的,张战生脱下衣服往草地上一甩,形成了一条战线。

    他说:“法善,你敢跨过它嘛?跨过来我就揍你!”

    法善没有跨,但是他也照学了张战生的动作,也说了同样的狠话。

    张战生真地生气了,他用脚将衣服向前挪了挪,大声说:“来啊,你跨啊!”

    法善也照学他的动作,说:“你跨啊,来啊!”

    就这样,两条战线很快重合了,也不知道是谁先动的手,打架开始了。

    张战生用相扑的身法,法善用王八市井拳。

    张战生脸上挨了法善一拳,但是把法善摔倒在地。

    这个时候,一直在旁边观战的同学们赶紧把他们拉开,但是拉开的过程中,也不知道是怎了,又有人动了手。

    张战生这一伙人明显占优,但是被巡警的警号声都吓跑了。

    回家的时候,张战生的妹妹因为在低年级上学所以她更早放学了,她看到哥哥后,惊呼:“啊哎,你的眼角青了!”

    张战生对着镜子一看,可不,青了一块,很明显的。

    瞒是瞒不过父母了,只希望他们因为工作忙,又会不回家吃饭了。

    张战生对妹妹说:“爹爹现在忙什么?还在修改大宪章?”

    “爹爹已经修改完了------现在正在实验室里造照相机呢!”

    “照相机是用来做什么的?”

    “听说可以把万物都变成画片,一样一样的!”

    张战生不想弄明白,但是只想爹爹在实验室里不出来。

    “娘亲呢?”

    “她在她的实验室里提炼阿斯匹林------”

    阿斯匹林又是什么?!

    不管它,只要他们不在家就好,那脸上的青没有几天就会消了吧。

    但是,当厨师做好了饭菜后,爹爹和娘亲竟然一起回家了!

    张战生不得不解释了打架的前因后果。

    张岛主威严地说:“这样简单的原因,值得打架?”

    张战生气愤地说:“他凭什么不听从于我?明明鸭绿江江口更好玩嘛!”

    张岛主威严地说:“那么这两个地方,你们同学中喜欢去哪里的多?”

    张战生直接说:“当然是鸭绿江江口啦!”

    “你确定?”

    “我确定!”

    “那你为什么还用打架的方式来表明?明明可以让同学们选择嘛!”

    “-------我想替大家表明喜欢------”

    “你看你,如果大多数人都选了那里,不去那里的就是少数人,而且他们说的话并没有决定权,他们也不是欺压在你们大多数人头上的权贵集团------你不需要有这种替众人出头的使命感!”

    张战生咽了口唾沫,什么叫使命感------

    “我的儿子,天下的男人没有小时候没打过架的,但是,每一次打架你都要吸取教训------”

    安静主家一直在微笑地看着他们的对话,这时候说:“大家吃饭吧,吃完了后再聊。”

    家里的保姆把张战生的小弟弟也抱出来了,一大家人难得一起吃起了饭。

    饭后,张岛主把张战生叫到了自己的书房,父子俩深谈了很久。

    晚上睡觉时,张岛主乐呵呵地说:“咱们的孩子真是好孩子,他总结了三条教训:第一就是轻易不打架,要打就必须有打赢的结果,第二呢,他低估了对方的反击能力,从此再也不会小看别人啦,第三呢,你猜是什么?”

    安静主家正听的有趣呢,马上说:“你快说吧,别卖关子!”

    “他说以后一定要学会判断形势和民意------你瞧瞧,咱们在他这样大的年龄时还想着当**接班人呢,真的,比我们太强了。

    什么自然知识都没有这些认知更重要。”

    安静主家搂住她的张岛主说:“他会是一个好接班人的,我们没有白辛苦。”

    其实张岛主和王德发主家住宅的周边都有便衣警卫,同样,他们的身边和孩子们的身边也有。

    由于学校的保安情况非常好,不必要让便衣警卫进到学校,但是,自孩子们上学后,只要他们出了校门,必然会有两到三名便衣暗中保护。

    张岛主下过命令,除非遇到人身安全问题,其它的事情不必要出手------当然,有关孩子们的事情要天天汇报,不管张岛主自己有多忙。

    所以,当他听到了张战生打架的汇报后,连忙放下照相机,亲自去找了安静主家,现在,什么也没有孩子的成长问题重要。

    两人对此的认识是一致的。

    还好吧,孩子发生的问题是正常不过的问题。

    他还能从中吸取教训,这很让人欣慰。

    两个人晚上还亲密了一会儿呢。

    这个晚上,法善的娘亲可睡不好了。

    她得知儿子与张战生打架了,吓得直叫:“啊呀小祖宗,你知道你打了谁?他是和大宋太子一样的人啊,我的天啊!”

    法善梗着脖子说:“沈老师说了,学校里大家都平等,人人都要遵守学校的纪律!”

    “我的小祖宗啊,那出了学校呢?!”

    “-------”

    法善的娘亲心惊肉跳地睡了一晚,她决定了,如果明天有个风吹草动的,她就去张岛主的家门口跪着请求原谅。

    但是,等了好几天,啥事儿也没有。

    ps:原来有qq群,但是被屏而不闭了,所以可以先加我个人的qq2104019941,我拉你进去.

    如果有看盗版的朋友感觉付费不便,可以加我.,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