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 正常的代价
    ..,

    法善的娘亲白白担心了,其实张岛主夫妇没有在意的。

    他们在那面的世界见过太多的孩子打架了,这几乎可以看成是孩子正常成长的需要。

    从来没有打过架的孩子是可悲的------比如大宋的太子们,他们的成长环境才不是正常的。

    张岛主正忙着弄出照相机来,光学玻璃的生产质量现在明显得到了提高。

    单单找到用添加氧化锌或氧化铅来消色差的工艺方法,以及确下光学玻璃的常数就花费了他们几年的时间------那面世界的工艺数据大多时候并不适合,只能自己找规律和办法。

    张岛主按照眼下的水平,设计了一种镜箱式木架照相机。

    这种照相机在拍照时需要用三脚木架搭起来,安上木制的大型镜箱,装好镜头才能用。

    大型镜箱里有三层黑棉麻布的掩布,右边有调节曝光速度的控制卡榫,左边是拉动卡榫的曝光绳。

    镜箱里有底片盒,盒上有看门泵,密封效果相当好。

    看门泵是由v字弹簧控制开关,它的曝光速度还可以调整。

    解决了镜头的问题后,剩下的就是底片、显影液和定影液的制造。

    底片的材料想都不用想,赛璐珞透明底片是最合适的,它的涂液则选择了明胶和氯化银,因为这两种材料容易加工。

    显影液主要由硫酸、甲醇和卤化银配制,配制的过程都要一一记录,然后与显影的效果对比,这才能能慢慢找到最好的配比。

    定影液比较简单,直接用结晶硫酸钠和醋酸就行。

    第一张照片是张岛主亲自照的,亲自洗的底版------他要示范给他招来的助手,将来,他们才是流求照相事业的主要人员,这个技术还需要他们传承下去。

    他拱进厚厚的掩布里取景,仔细品味着取景框里的倒影,两只手伸在外边,右手调着曝光速度的控制卡榫,左手拉着曝光绳。

    最后,他选了一个最好的时机拉动了曝光绳,“咔吧”一声,拍好了一张。

    接着他挥挥手,他的两位助手小心地把底片盒取出来,装进了箱子带回了实验室。

    他领着两个助手直接进了暗室中的湿区,那里早已经点亮了涂着红漆的煤油灯,屋里的东西都笼罩在朦胧的红色中。

    还有一个助手在等着他们。

    张岛主说:“把显影液和定影液都泡好吧。”

    两个助人把两种不同形状的药瓶打开,在白瓷方盘里倒出些粉剂,然后泡好。

    张岛主满意地看着他们的动作,对第三个助手说:“泡两种药都有什么要注意的?”

    第三个助手说:“水温刚刚不烫手为好,显影液暗淡一些,定影液透明见底。”

    他们等着水温降下来,张岛主亲自用竹夹子拿着底片在显影液里,以每秒一次的频率在显影液里来回冲洗着,三十秒后,又改成了两秒一次,又三十秒后,他一直在红色的灯光下观察底片的图案,感觉图案的反差、密度和影调是否适中。

    这个技术没有办法一下子教会他们,不仅需要一定的时间自己去锻炼,而且需要用心去感悟。

    但是一般的技术要求还是简单的。

    张岛主说:“冲洗的手法一定要快和柔和,这样就不会沾上气泡。这个搅动次数少,影调过于柔和、反差偏小;搅动次数多,反差大,则影调较硬。观察底片只能一次,咱们这什么质量都不太过关,观察两次会雾化得厉害……”

    三个助手一齐点头表明记住了。

    张岛主在清水坛中把底片冲洗干净了后,又开始把底片放到定影液里。

    他愉快地说:“底片一定要冲洗干净,要不影响影调,定完影后也一样,不能偷懒……”

    然后他指着墙上的挂钟说:“定影时间最好控制在十三分钟左右,这是理论上的标准要求”

    三个助手点头记住了。

    他们都是流求技校选出的年轻人嘛,学习能力是不错。

    等到底版洗完、晾干以后,张岛主察看了一下,挺好!

    这个时候的底版学名叫负相片,因为该黑的地方它是白的,该白的地方它是黑的。

    张岛主小心地把底片叠在印相纸上,再压在印相机玻璃上,经过再次曝光后,接下来就要再经历一次刚才的过程。

    接下来张岛主让助手再来一遍这个过程……底版洗出来以后就不怕了。

    印相纸是采用的蛋白相纸,制造这种相纸,需要有两遍覆膜。

    第一次是制造蛋白涂层,其必要的成分是蛋白、食盐、纯净水和28%的醋酸。

    把它们都混合后在阴凉中静置七天以上,事实上,以张岛主的观察看,时间越长效果越好。

    第二次覆膜是硝酸银图层,必要的成分是硝酸银和纯净水,用以控制反差。

    覆膜可以用画笔涂抹,或者是用漂浮的方法,让相纸漂浮在溶液上。

    张岛主第一用的是第二种方法,做了两次蛋白覆膜,一次硝酸银覆膜。

    后来他测试发现银粒分布不均,最大密度很低,效果呈沙粒状。

    最后,他确定了采用做一次蛋白,二次硝酸银覆膜的方法,这样的效果才会较好。

    随后的事情他就不管了,让那三个助手天天扛着照相机,在八道河地区选景拍照,直到练出水平来再说。

    动态的景物肯定拍不了,但是只要能保证静止三到五秒,那曝光效果还是不错的。

    等到确定了照相机和其它必要材料都能开始生产了,张岛主还是关心起安静主家的阿斯匹林制造。

    他也知道阿斯匹林比照相机更重要------解热、镇痛和消炎,尤其是治疗风湿性关节炎,它都有很好的效果,它在那面的世界上,可能是唯一经过七十年以上临床考验的合成药。

    关键之处还在于,它的提炼和加工相对比较简单。

    安静主家很容易从柳树皮中提炼出水杨酸,也很容易将它纯净化,但是这样不能直接用,因为直接用水杨酸会伤害人的口腔粘膜和胃粘膜。

    它需要再加上一个乙酰基来修饰水杨酸------但是这个过程总是不稳定,因此产品的疗效不确定。

    张岛主直接建议了方法,一个是穷举,一个是直接用人来试药。

    安静主家有些踌躇。

    张岛主说:“别太信我们带来的那些工艺说明,现在的各种条件都不一样,他们的数据我们基本用不上,也就是指明个方向罢了。

    我们制造药是来救人的,若是期间有什么损失,可以考虑当成正常的代价!

    你这样想吧,一切都是为了我们的后代过的更好------”

    安静主家不由得不点头认同了。,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