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列车上的谈话
    ..,

    列车现在保持在15公里的时速,那肯定没有用心快跑的四轮马车快,那些马车夫当然都有些得意了。

    张岛主笑笑说:“他们担心自己将来的出路?”

    安静主家点点头。

    张岛主不在意地说:“列车还不能一下子取代他们,但是将来的汽车肯定能完全替代他们,这个过程可能长一些。

    我们不用担心他们的未来------将来光是铁路需要的劳动力可能就超过马车夫的总和。

    科技和经济的发展,只能让人的作用更大。”

    安静主家接着说:“有个现象你注意到了吗?八道河地区的单身男女越来越多,他们结婚的年纪越来越大------”

    张岛主愣了一下,他还真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是因为贫困,还是住房?难道是自己的社会制度出现了问题?!

    安静主家指出自己身边那些女助手们,好几个已经二十一二岁了,竟然连看上眼的对象都没有。

    张岛主一下子明白了,这是因为这个社会制度给女人提供了大量的就业机会,让女人经济独立了,甚至女人们的工作收入大多比男人高!

    张岛主叹了口气,这事儿怎么办?!

    他无奈地说:“让女人经济独立吧,她们眼光就高了,这看不上那看不上;要是回归男尊女卑,让女人成为男人的附属物吧,那分明是弱化民族,开历史的倒车------我总不能颁布法律强迫女人必须出嫁吧!”

    安静主家说:“你看这样行不?一个是缩短工时,一个是收单身税------”

    张岛主说:“缩短工时可以的,我本来就认为现在一天工作十小时,已经不合时宜,八个小时太短,怕那些小老板们不满-------九个小时可以的!”

    安静主家说:“很好,现在一天多一个小时,他们就多了一份休闲,就有机会相识了。要是把青楼取缔了效果更好!”

    张岛主苦笑了,说:“这个连老王都不会赞同,前几天他还认为岛上性侵类案件极少全靠这个------单身税恐怕对男人不公平,毕竟是女人挑三捡四的多。”

    安静主家说:“我们是不是管得太宽,不符合你追求的自由社会------”

    “不是。单身人员占用的社会资料近似于一个两口之家,让他们交税合情合理,当然,这要在《流求时报》上写清楚,让所有人明白,这不是滥加税。

    先从单身女人开始施行吧,看一看效果如何。”

    安静主家点头认同,补充了一句:“那些高丽和日本女性劳力不算吧,还要鼓励她们嫁给这里的男人。”

    张岛主握了握安静主家的手,说:“等你的柳精霜定产后,你把民政、医疗与教育这些都接过来吧,我没有你心细。”

    安静主家怕大宋人听不懂阿斯匹林,就索性改名为柳精霜,听上去象化妆品。

    一个小时后,他们完成了这次试车。

    原先的机车头脱离了列车,驶入一处备用轨道。

    这队列车加挂了另一辆机车头准备回到原先的始发站。

    那些马车夫们早早等在了那里,这一场比赛,他们认为他们赢了,正在不远处哈哈大笑。

    王德发主家让给了自己的助手驾驶,他登上了张岛主和安静主家的车厢。

    张岛主提了一些小小的意见,比如减震性不太好,煤烟有时能进到车厢里,还有车厢的连接处似乎摆动性太大,好在没有提速。

    王德发主家一一记了下来,说这次人太多,不敢加速,再等空车加速时看看。

    回去的时候,那窗外的马车们又与列车赛跑了,看来他们非全胜列车不可。

    王德发主家没有理会他们,只是和张岛主谈论列车的事情,最终他们要突破大跨度桥梁技术。

    男人谈论技术,安静主家则与罗娘去了其它车厢看了看。

    认识她们的人都对她们恭恭敬敬,不认识的看到她们后边的警卫,也知道她们是大人物。

    罗娘为她的丈夫骄傲,这一下子能多运很多人呢,车票一定不会比马车费用高太多。

    当车厢里只剩下两个大男人时,王德发主家又一次谈到1281年元旦建国的事情,

    王德发主家说:“有几个大宋的小官趁着假日来流求岛游玩,竟然去我的厂子里指手划脚------没拿自己当外人!

    再不区分开大宋和我们,这关系不好相处了!”

    大宋的法定节日挺多的,政府在那些节日都要放假,其中元日、上元节、寒食节、天庆节、冬至5个大节各休假7天;天圣节、夏至、先天节、中元节、下元节、降圣节、腊日7个节日各休3天;立春、人日、中和节、春分、春社、清明、上巳节、天祺节,立夏、端午、天贶节、初伏、中伏、立秋、七夕、末伏、秋社、秋分、授衣、重阳、立冬21个节日各休假1天。

    由于两岸之间的交通越来越方便,航行时间越来越短,一些小官员们就到八道河地区来玩。

    大部分人员还可以,基本能遵守这里的规定。

    但是有一些则仰仗着所谓大宋的来这里肆意妄为------张岛主对这样的人毫不客气,一律赶出流求岛,还规定海关把他们列入黑名单,不光是流求岛,以后的山东地区,还有其它流求岛能管控的地方,一律不让他们进入!

    王德发主家说:“我们的朋友们不可能回来了,他们在那面的世界肯定很幸福,不必等他们了。”

    张岛主想了一会儿,明确表明一定要在1281年元旦建国。

    王德发主家说:“一定要好好想个国名------”

    “那个不重要-----我想和你谈谈吕家军事集团的事情。”

    原来,京湖制置使吕文焕又派来他的心腹,再次希望能得到一批大栓枪,还要借用流求军队的陆军军服,他们想要以流求岛的名义在陕西地区搞出乱子来。

    王德发主家皱着眉头说:“总使用这样的小伎俩-----那个煤油的利益就这样让他们发狂?!”

    张岛主知道他不喜欢搞这样的小动作,什么都想堂堂正正的来,但是,大宋本来就是一个崇拜阴谋诡计的民族,什么行动没有点计谋,那都不算成功。

    吕家在延长打出油井后,他们想办法拼命运回襄阳城,又在张岛主的帮助下,学会了蒸馏煤油。

    尽管延长石油属于中质石油,煤油的质量相比流求岛产出的差一些,但是这几乎是无比经营,所以,他们得到了利益惊人------还好,由于产量的原因,还没有形成冲击。

    “吕家开出的条件很高,他们能帮助我们运送陕西地区的流民来流求岛,而且答应尽全力向我们提供棉纱,并且保证今后不在煤油产品上打价格战。”,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