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 一切为了卖水田
    ..,

    地方军事集团在战时为大宋防备鞑靼强盗的入侵起到了有益的作用,但是却不利于眼下的和平时期。

    贾老狗的脑海里出现了一幅图像,借助法可统领所言的那种铁路,再加上借助流求岛的那种能够自动行驶的冒烟的河船------整个大宋的各处顿时紧紧联系在一起了。

    但是,贾老狗认为现在开始整合还不是最佳时期,因为鞑靼强盗集团的威胁仍然存在。

    那个斤斤计较的张岛主也迟迟不肯发动战争。

    其实张岛主真的冤枉人家大宋政客的智慧了,他们一点也不傻,知道谁是最危险的敌人,谁是可以利用的朋友。

    他们只不过玩弄计谋上瘾,总想搞出一幕隔岸观火或者坐山看虎斗的情景。

    不会搞计谋的政客,不是好政客,只是粗鄙不堪的化外之人------当然,总喜欢搞计谋的人也会怀疑别人的一举一动是否有计谋。

    贾老狗思忖了一下,确认引进来那个物件对大宋有利而无弊后,便顺水推舟答应了法可统领的要求。

    他还认真听取了有关大宋官家在御前火器营中的行动情况------现在的官家比宋度宗还喜欢去亲近军营,这是一件好事。

    贾老狗做了指示,大意是,作为大宋皇家亲军,御前火器营是各方面条件最好的军队,其首要作用就是要陪好大宋官家,忠诚是唯一要求。

    最后,贾老狗还问了他一件小事,说听闻他把自己的儿子送到了流求小学读书,还让妻子去陪读------为何要如此。

    法可统领解释说,他看过流求岛出版的书,认为只有去学了那里的知识,才能在以后真正学会使用流求岛的物件。

    贾老狗意味深长地说:“商人重利轻大义------”

    法可统领连忙表态了,说他当然会注意到这一点,只不过让孩子学一段后,很快就会让他回来。

    贾老狗点头认可,然后暗示说,大宋官家现在年纪尚小,天性喜欢玩耍,不如帮他找些年纪相仿的孩童在军营中陪伴------当然,最好选一些自己的孩子才放心。

    法可统领马上表示明白了。

    接下来的几天,贾老狗又陷入了廷争的麻烦中,原来,他选派的一些年轻才俊在汴京城和山东西路的重建过程中,又有几个人大肆贪污受贿,被对手抓住了把柄------

    贾老狗对此大感头痛,年经人有工作干劲,只要经过一定的锻炼,将来必是自己的得力助手,但是,当他们独自承担一定的工作有自己的权力时,也容易受人诱惑!

    放着大好前程不去追求,偏偏要贪眼前几个小钱,真是让人无语。

    贾老狗当然也有自己的对策,几天后,他让人揭发对方一派中的几个也有贪污受贿行为的人员,同样也拿下了对方的人。

    经过一个阶段的斗争,双方在胶着中继续争斗,重新进入了动态平衡中。

    双方控制的民间报纸经常互相谩骂,你想要的我反对,我建议的,你否定------倒是让谢老太后轻轻松松地在一旁观战,她是非常满意眼下的局面。

    贾老狗提出引进流求岛的铁路的建议最后被对手给否认了,理由很简单,修建铁路扰民伤财不说,最后还不知道会不会有效果,不如等流求岛建成以后再说了,眼下还不如全力疏浚南北运河来的实在。

    贾老狗气得眼蓝,但是又无可奈何,只能大骂对手是一帮子目光短浅的家伙。

    过了一阵子,对手又有提议,说是大理地区有几个土司不服管教,不如抽调一部分军队前去震慑。

    贾老狗这时候跳了出来,他没有为了反对而反对,却借机要调动与对手亲近的几个地方军阀的势力------谁知道对方也是这样想的,双方又开始了一轮乌烟瘴气的争斗。

    文官对武将的全力防备,那是大宋的政治传统,在这一点上,正在争斗的双方看法是一致的,但是,先向哪个部分的武将动手,这才是他们争斗的关键。

    很多大宋吃瓜群众对报纸上突然出现的有关一些地方武将们的丑恶事件大感兴趣------先前是文官们经常有贪污受贿的,现在那些武将们竟然也有干坏事的,真是太气人了!

    流求岛的张岛主根本不关心大宋发生的那些龌龊的事情,让他高兴的是,流求岛南部平原的开发又上了一个新台阶,那里的水田售卖进入了一个新**------许多大宋的大商大户大家族又前来购买,而且人家还是自带劳力。

    张岛主最喜欢这种兼并土地的行为,土地集约化可以使农业生产效率得到显著的提高,可以大规模使用有机化肥,有机农药再加上畜力耕种和收割。

    张岛主手上有一份通过流求空军热气球绘制的流求岛南部平原的地图,据地图显示,还有近一半的适合改造成水田的地区没有开发出来。

    售卖水田的工作仍然还很艰巨啊。

    王德发主家则头痛婆罗洲文来河口地区的农业开发,那里的水热条件比流求岛还好,只要有机化肥跟上,完全可以轻松种上三季水稻。

    王德发主家说:“老张,是不是我们卖价贵了?要不然也改成一文钱一亩?”

    张岛主说:“别心急,你这样降价,那澳洲那面就没有优势了------北海道那面的棉田,白给人家还三年免税都没有人要,不是不值钱,而是大宋的人没有看到利益,不肯轻易投资的!

    什么时候,你拿出锅驼机式插秧机来就破了这个瓶颈!”

    水稻在即将成熟时,有个排水晒田的过程,这样之后,就极适合应用马拉收割机技术,一匹马可以轻松抵上十六到二十个人收割。

    随着马价的降低,都不用流求岛主动推行,大宋农民极快地就学了这门技术。

    但是,种植水田最大的瓶颈在于插秧,这是一种能累死人的劳动,也正是它才限制了水稻事业的发展。

    水牛和马匹都不适合进入水田拉动插秧机,只能从锅驼机上想办法。

    王德发主家直咧嘴,真当他如宋子强一样是搞机加工行业出身的了。

    锅驼机式插秧机,他听都没有听过。

    张岛主说:“我知道历史上就没有出现过这东西,你搞搞看吧,如果这个成功了,恐怕和我们的火车一样是用处极大------只有这样才能多卖水田,多招人来。”,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