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勇敢的心前传 (二)
    ..,

    老高看到华莱士的眼神迷茫了,他哈哈大笑,说:“我是吓唬你的,现在只对单身小娘子收税!没有你们的事情!!”

    华莱士这个时候没有理会老高,他忧郁地望向了西边的天空。

    他在心里默默念着一个女人的名字:玛丽安?布莱德福特!

    他从来没有告诉过任何人他的童年经历------因为那太苦了,比流求岛上治疗疟疾的神药还苦!

    当他们拉着工程炸药回去的时候,老高嚷嚷着说,这家伙怎么啦,我只是和他开个玩笑啊!

    莫莫和卡卡也拉长了脸,不理老高了,而且在离开镇子后,又拔了他两根萝卜。

    他们其实也不知道华莱士怎么了,好像并不是老高惹了他。

    当天的深夜,月光格外明亮,可以照到了他睡觉的床上。

    他在沉睡中忽然听到了父亲的轻喊声:威廉------

    他睁开眼,分明就看到了父亲和他的哥哥光着上身躺在他的对面!

    父亲心脏处的刀口似乎仍然在汩汩流血!

    他的父亲慢慢向他伸出了手,他则动都动不了------当他最后努力伸出手时------啊!他猛然醒了,原来又是一场梦!

    威廉?华莱士是苏格兰一户农民的小儿子,全家住在一处半洞穴的石头屋子里,屋顶是用树枝和谷子秸秆遮盖的------全村人都住在这样的房子里,除非到了镇子上才会看到有正规的石头房子。

    他的母亲去世早,全家靠着父亲和哥哥种谷子为生。

    生活艰难,但是他从大人那里听说,可怕的英格兰国王长腿爱德华一世还时不时就逼迫苏格兰人交纳重税,可能比鞑靼强盗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在他七岁的时候,一天晚上,村子里的男人都聚到他家的门口,他们点起了篝火,正在商量着什么------现在他知道了,那是他们要随着苏格兰贵族们去反抗长腿爱德华一世。

    后来,他一个人在家里等着父亲和哥哥回来,但是结果等来的是他们的尸体。

    没有人是长腿爱德华一世的对手,他用假装谈判的办法,在一座谷仓里吊死了许多领头反抗的贵族,连他们年纪尚小的随从都没有放过。

    并趁着其他苏格兰贵族指挥混乱,击败了苏格兰人的反抗。

    他的父亲和哥哥就在这样的战斗中被杀死了。

    村子里的大人们到他家里把父亲和哥哥的尸体擦拭干净,裹上白色的麻布,然后葬到山坡上。

    在葬礼上,牧师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而他则在不停地哭泣。

    世界上最亲的两个人走了------只剩下他一个人了,他感觉陷入了无止境的黑暗中,浑身无力。

    当时,他没有注意到小女孩子玛丽安?布莱德福特正在关切地注视着他。

    晚上,人们才敢为他的父亲和哥哥吹奏苏格兰风笛来安魂。

    那是同样一个月光明亮的晚上,那哀婉的笛声在夜风里四处飘荡------似乎现在他还能听到。

    过了几天,来了一个自称是他叔叔的人,那人瞎了一只眼睛,要带他离开这里,免得以后被长腿爱德华的人追查,还说这里的破屋子,送给别人都不要。

    在他们要离开时,全村人都为他们送行。

    小女孩子玛丽安?布莱德福特挣脱了她母亲的手,采摘了路边一朵正在盛开的蓝色的牛蒡花,送给了他。

    小女孩子玛丽安?布莱德福特还轻吻了他的脸,在他耳边轻声说:“长大后,回来找我------”

    他的叔叔将他抱上了马背,然后头也不回的带着他离开了苏格兰,直接去了法国的巴黎地区。

    那里才是真正的大城市------当然,只是在他童年时这样认为的。

    在巴黎他读了两年教会学校,这期间,他的叔叔与他人决斗时战死了,他又辗转到了佛罗伦萨。

    后来他不得不去给骑士充当随从,参加了十字军东征。

    那个骑士对他不错,能让他吃饱饭,还教他剑术------最后,那个骑士战死在沙场,他与很多人一样,成为了马穆鲁克骑兵的俘虏,转而被当成奴隶卖到了遥远的东方。

    流求岛,一个他从来没有听到过的地方。

    在白人冲锋队里,他认为他过上了这一生最好的生活。

    体面的衣服,美味的食物,军人的自尊------竟然还有一点军晌!

    “没有人生而为奴隶!”

    “奴隶永远不会成为好军人!”

    “奴隶造不出金字塔!”

    “我们与鞑靼强盗作战,不是为私仇,而是因为他们总想把别人当成奴隶!”

    “我承认是我把你们买来的,但是我向上天保证,只要过了服役年限,我会还给你们宝贵的自由!”

    “在流求岛,没有人会因为他的出身,肤色,种族和宗教而被人歧视,受惩罚的永远是那些不遵守这里规定的人!”

    当他慢慢学会了大宋话之后------每一次听到有人模仿张岛主的训话时,他都激动的热泪盈框!

    尊严!自由!公平!

    只有经历过痛苦的人,才会真正能明白这些美好的词汇所表达的意义!

    在军队里,他刻苦训练,学会了使用长短武器,还有火绳枪。

    军队的伙食让他健壮起来,像大宋人一样魁梧,他还有一头金黄色的头发,也如同一些大宋人那样,他把它们束在了脑后。

    在一场拦截鞑靼骑兵的战斗中,他一个人捅下了两名骑兵,抢到了一匹战马!

    他对这些想把别人变成奴隶的人深恶痛绝,毫不留情。

    再后来,张岛主真的让他们退役了,补上他们位置的,是一批新人。

    他对金银钱钞毫无感觉,也不喜欢只呆在一个地方,采石场的工作是他最长的一份,差不多一年了。

    他喜欢每一个城市都去走走,多看看,可以从事更多的工作。

    他真心热爱这个流求岛------这里才是天堂一样的生活,就算是苏格兰贵族的生活,也没有这里寻常人家的生活好!

    和这里的军人比起来,英格兰的士兵连农民都不如!

    ------也许整个欧洲的丝绸和瓷器,都没有这里的一个镇子多。

    在这里生活久了,也许可以让人忘掉许多仇恨------但是,却容易让人心中朦胧的爱,更真实更深刻了!

    噢,玛丽安?布莱德福特!

    “长大后,回来找我------”

    这声音仍然在耳边回绕。

    这一夜,他无法入睡了------他打开桌子的抽屉,那里有一朵枯干的牛蒡花,一直包在一个手帕中。

    就在这个月夜里,他借着明亮的月光,带着满脸的爱意看着它。

    他忽然想到,他可以让他的村民们过上这里一样富足的生活,还可以把玛丽安?布莱德福特带来,让她像这里的女子一样打扮的漂亮,像全欧洲最优雅的公主一般行走!

    ps:三更啊,给个打赏支持下吧。,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