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勇敢的心前传 (四)
    ..,

    上了五号码头后,华莱士发现那客船不同与以往了,竟然是一条没有了桅杆的大船!

    整条船身都涂上了白色的油漆,此时就像一只白色的大海鸥停靠在码头上。

    这其实是流求造船厂出产的一千五百吨级近海专用客船。

    它的原动力是两台180马力燃油蒸汽发动机联动,螺旋桨推进,当它全力前进时,每小时可达二十公里的航速,经济航速则为每小时十五公里。

    船身长六十一米,宽三十五米,型深七米,船上建筑四米五高。

    双烟囱,前后排列,续航距离可达两千公里。

    船身分成四层,前三层为一二三级船舱。

    第四层的底舱为动力舱,一共有七个隔离舱,同时大量使用了巴沙木。

    它正常可以载客三百二十人,最大程度可达六百人。

    船上配备人员为二十七人。

    事实上,在王德发主家看来,这是一种不伦不类的船型------它的航速和航程数据同飞剪海鹰式客货船相比都不占优,但是值得称赞的有两点,一个就是它的舒适度。

    由于吨位的优势,这种船上最大限度的设有各种生活设施。

    一等舱内都能配备上单独的卫生间和洗浴间。

    同时,所需要的水手,尤其是有操帆技术要求的水手减少了很多。

    王德发主家不算满意这种船型,但是却受到乘船人的喜欢,与飞剪海鹰式客货船相比,它的船票更好卖,上座率高出一大块!

    张老实厂长向王德发主家说:“航海的人其实最需要的是平安和舒适------”

    王德发主家马上明白了,他自己还真没有完全站在人家古人的思路上去想问题,什么时间啊,载重啊,古人其实不太在乎这些。

    很多古人不敢出海主要就是怕伤亡------所以张老实厂长的思路反而是对的。

    于是,这种船型就开始量产了。

    华莱士买的是三等船舱的船票,他知道那里看不到阳光和大海,但是他明白那里的通风条件也相当不错,他以前坐过的,流求式海船的三等舱不算潮,而且还有煤油灯照明。

    他看到那一对夫妻走的是一等舱上船通道,他们一边走还在一边斗嘴。

    这本是多么美好的生活啊,要是换作他,他会永远宠爱玛丽安?布莱德福特!

    常州梁大公子梁萧白成功娶到了白娘护师后,便一心扑到了他的房地产开发商的事业上,这个工作他比较感兴趣,而且比较挣钱。

    做自己喜欢做的工作,而且还能从中挣钱,那会是天底下最好的工作。

    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白娘护师却仍然要上班,不肯当她的富家太太。

    梁萧白曾经惊异地说:“小白,你为何要上班?还要值夜班?闲得无事,你可以去看看女子相扑,哪怕是足球比赛------累了,就像安静主家一样,去做做女子spa,喜欢什么物件,张口便让人买来就是了,你为何要上班?”

    白娘护师却说:“连安静主家都出来做活,我在家里当闲人?”

    “咦,怎么会是闲人呢?家里你要安排人打扫,每次回来------你还要让人做饭菜,这怎么会是闲人呢?!”

    但是,他说服不了白娘护师,于是退而求次,不如自己开办一家医院吧,让白娘护师自己来当院长,这样至少不用她值夜班了吧?!

    白娘护师很满意这个安排------有钱钞的好处体现出来了,在梁家的出资下,果然建起了白娘护师要求的医院。

    事实上开办医院是挣钱钞的,经营了一段时间后,很快见到了利润。

    也许只有奇怪的年代才会发生一边是医院赔钱,另一边是病人还看不起病的事情。

    白娘护师又要求像流求医院那样也在别的城市开办分院。

    这个也好说------但是不能叫个地方就开办吧,那有些扯蛋了,只有流求医院才会如此。

    比如这一次白娘护师偏让他来陪她去四道河地区看看。

    梁萧白观察了一下人流以及当地的收入水平,他认为此地还远没有发展起来,一两个坐堂医生就搞定了,不值得开办医院,再说了,听闻流求医院马上会在这里建分院------

    白娘护师其实心里也明白这一点,她只不过是向着梁萧白撒娇罢了。

    女人的撒娇有两种,一种是与你作对,一种是要你呵护。

    梁萧白哪里懂得女人心,他的心里还有些火气呢------上到了甲板后,他不经意瞟了一眼在那里排队进三等舱的人群,发现那个白种人仍然在偷看他们。

    你娘的,你再看我就揍你!

    但是,看那个小子的体格,好像打不过------

    华莱士进到了三等舱,发现那里全是成排成排的长椅,舱底吊挂了数盏煤油灯,还不算昏暗。

    最好的条件是通风真的很好。

    三等舱里都是些拿着大包小包的人,他们占了许多地方,还好,华莱士仍然能找到一处地方坐好。

    一个小商人模样的人还主动和他搭话------先问他带了多少行李,然后又和他套近乎,最后说:“我看你身体强壮,不如下船时帮我拿一些行李,我付你一百文钱可否?”

    这个人带了两件半人多高的行李,也不知道他怎么带上来的。

    华莱士耸耸肩,说:“出门在外,人人都有难处,本应互相帮助,不必要你钱钞。”

    那个小商人高兴了,说:“你虽然是白人,却学了我流求岛的好义气------再下先谢谢你啦。”

    他高兴地想,上船时,请码头搬运工帮自己搬上来,竟然收了自己二百文钱,真是贪钱如命呢!

    一路无话。

    真等到了八道河客运码头时,华莱士搬运时,发现死沉死沉的,他都怀疑那里面是不是装了纯铅炮弹。

    那个小商人连忙解释说,他是专门经营大理石产品的商人,此次从山区带了些大理石样品。

    呵呵,因此肯定重了些。

    谁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人们都把那些花花绿绿的石头叫大理石,而且在建房时,还都喜欢用来铺地,所以从事这个生意的人比较多,竞争还很激烈呢。

    华莱士也没有想到,那个看起来比较瘦小的商人竟然也有一把子力气,真能扛起那一件行李,还能跟上他。

    等到两个人下了船,到了码头上,他们都是浑身大汗了。

    那个小商人喘着粗气说:“下来就好了,我一会儿叫个人力三轮车送到我店铺里,那里有我娘子在看店。

    走,我请你去洗个澡吧。”

    那个小商人不想占了华莱士的便宜,他知道有家澡堂洗澡每人只要五十文,还可以花上五十文叫上一壶相当不错的好茶,这个白人朋友他交定了。

    ps:感谢风筝,明月和澳洲老吴书友们的打赏。,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