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 勇敢的心前传 (五)
    ..,

    华莱士微笑着拒绝了那个小商人的邀请,这一点点帮忙何足挂齿,他现在需要马上知道何时有海船去开罗的事情。

    那个小商人一听就乐了,说:“哈哈,人人为我,我为人人------我有一个堂兄,还正好是跑开罗的水手长,说说看,此地还哪里有他知道的详细?!”

    真的这样巧?!

    华莱士不得不同意先与他去洗澡,因为那个水手长也会去洗澡的。

    天底下的人都知道大宋人喜欢洗热水澡,但是最喜欢的,还是流求岛上的人。

    华莱士在军队里就领教了这一点。

    他看过好多白人或是黑人因为忘了洗澡而受惩罚。

    在那家大澡堂的休息室里,华莱士见到了那位水手长。

    那是一个体格与他差不多健壮的中年男子,剃着光头很显眼。

    那位水手长一边抽着烟,一边喝着茶,他慢悠悠地说:

    “去开罗的客船要半年才有一次,你恐怕等不起。最近一趟去那里的海船是货船,半个月后出发,船上生活条件差了些------不知道你会不会一些水手的活计呢?”

    华莱士说:“我会一些操帆的技术!”

    “噢,那就好,我还可以把你的船费省了,不过你要帮助水手们打打下手。”

    “绝对没有问题!”

    三个人一起笑了起来,这是很好的事情。

    那个小商人愉快地说:“此次真是顺利呀,我找到了几种新的大理石,绿色带蛇纹的,还有红色带黄斑点的,纯黑的-----若是有大商订购,我就敢贷款开采呢。”

    他的堂兄撇着嘴说:“你开采十座矿的利润,也不如那些大海商做一次海外贸易------那钱钞如海了。”

    那个小商人还不服气呢,说:“能安心挣些许辛苦钱,也不错了,若是让我找到了机会,我也会成为大海商!”

    “破石头有啥机会?不过,我还真听到过一个机会------”

    那个小商人来了精神,让他好好讲讲。

    原来,他的堂兄听说殷地安集团公司最近好像要安排一次大型船队,还要走上几年呢!

    殷地安集团公司,那是和张岛主有关啊!

    走上几年?

    小商人飞快地在脑子里算了下,那是要到哪里?

    最远去开罗也不过几个月呀。

    他的堂兄皱着眉头说:“我认为是要到天涯呢,再不就是去传闻中的殷地安大城------这条商路要是打开了,谁先第一个跟上,谁会发巨财。”

    两个人顿时开始唏嘘起来了。

    华莱士对这样的谈话丝毫不感兴趣,他有时候都不理解流求岛的人为何如此爱财。

    当然,他的白人队友中也有爱财的,听闻澳大利亚西部有黄金,还有人来找他要一起去。

    真的,华莱士对此一点兴趣也没有。

    这家澡堂子明显是平民澡堂,从装饰上就能看出来。

    整个休息大厅里烟气腾腾的,喝茶声,说笑声,拍打按摩声都混在了一起。

    这里的人们是快乐的,他们的生活比苏格兰的贵族还好------华莱士蓝色的眼睛又开始忧郁起来。

    苏格兰特有的高地地貌。海岸边深蓝色的海水。天上孤独飞翔的雄鹰。

    稀疏的树林。清澈见底的小河。茫茫的高地草原。

    这一切都在如歌如泣的风笛声中,如同一幅幅画面在华莱士的脑海里晃过。

    当确定跟船走的时间后,华莱士被那个小商人留下了。

    他说,半个月呢,不如住到他的商铺里,反正他和他的娘子在此地有住房,可以帮助华莱士省下房费------如果过意不去呢,就帮助干点零活就行了,小商人会管饭的。

    接下来,华莱士还为自己回家乡准备了些东西,他不是要经商,而是挑选了一些今后可能用到的。

    他去种子店铺买了些种子,还精心挑选了一下。

    他带了水稻和玉米种子,地瓜种子还有土豆------本来还想带上木薯的,但是想到苏格兰的气候,便放弃了。

    他在军队里同样从事过支工支农的劳动,多少都懂一些。

    蔬菜种子则带上了西红柿和白菜、花生,那才是他喜欢吃的三种蔬菜。

    那个小商人吃惊地问道,你们那里是不是啥都没有?!

    华莱士苦笑了一下,是的,和流求岛要是相比,真的,苏格兰啥都没有,那里的村民苦极了。

    华莱士其实还想带上锅驼式抽水机,但是实在是拿不了,不得不作罢。

    他还买了一长一短漂亮的火绳枪和一些铅子和黑火药。

    又到武器店里挑了一把双手直剑,回到家乡,就再也没有这样好的钢口了。

    他给玛丽安?布莱德福特挑选礼物时费了心思。

    他精心挑选了一匹花纹和颜色都好看的丝绸,那不是流求岛产出的粗绸。

    还买了一些金饰,那都远比欧洲工匠打制的好看。

    最后还买了一串据说是产自巴林岛的海珠项练,贵了一些,但是太好看了。

    剩下的钱钞,他都换成了铜钱和银币。

    那个小商人说:“你们那里不通用流求纸币?”

    “是的,那里闻所未闻过-------”

    “唉呀呀,我说像你这样会英格兰话,法兰西话,佛罗伦萨话,还能说大宋的人不多见,随便给一个大海商当通译,便可以挣到大钱,为何要回家乡呢?

    我怎么听你说了后,感觉那里是蛮荒之地!”

    小商人的娘子听了话,连忙拉了小商人一下,没见到人家老华不高兴了嘛,莫要如此说人家的家乡------

    华莱士在这里住的时候,格外勤劳,搬动大理石板时毫不惜力,这是一个好人呢。

    华莱士其实没有生气,他老家的房子现在还是半地穴式的,连块瓦都没有。

    其实整个欧洲也没有一扇可以挡风雨而不挡阳光的玻璃窗。

    连长腿爱德华一世的皇宫里都是石块垒出的窟窿式的窗口,最多有窗帘挡一挡。

    华莱士说:“我家乡的人太苦了,我想让他们如同这里的农民一样幸福,别无它求。”

    “你不是说最后来带来你的小娘子吗?”

    “是的,肯定会带来,不知道多久了------”

    那个小商人递给了他一座小座钟,还有一盏小煤油灯和一筒煤油。

    “华莱士,拿着吧,若是有机会,你可以带着你家小娘子来此做客,我比你年长几岁,便认了她这个弟媳。”

    他知道那小座钟和小煤油灯不算太贵,虽然是用过了的,可是也不便宜。

    他不想要,但是小商人强行给了------他最后只好收下。

    到了最后开船的时候,流求海关突然有了新的要求。

    张岛主下了命令,凡是出海之人,都必须接种灭花神药,而且接种三天之后方可出海------这真是张岛主下的命令。

    华莱士毫不犹豫的听从了。

    他相信那个还给他自由的人的好心好意。

    能给别人带来自由的人,那便是天下最好的人。,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