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勇敢的心前传 (六)
    ..,

    又等了七天后,华莱士终于登上了精卫号三千吨级五桅海船。

    这期间他有了一次小小的发烧,而且胃口还不太好。

    他想起了在他胳膊上接种时那个穿着绿布长袍的女子说的话,如果发烧或者恶心,多吃水果就可以了。

    结果,他便吃了两天的水果,别的没吃------果然两天后没有事了,他又狠狠吃了一顿红烧羊排、糖醋猪排来补回嘴瘾。

    他知道,只要他踏上回乡的道路,他就会离美食越来越远。

    华莱士在水手长的带领下去见了精卫号的老船长。

    那个老船长能有五十多岁的样子,据说,他在船上的时间比在陆地上还多。

    他的皮肤如同涂过了桐油,那是一种老海狼才会有的肤色。

    他看到华莱士时抽动了一下鼻子,似乎用鼻子就可以嗅出好坏人来。

    他问道:“你当过兵?!”

    华莱士老老实实地说:“是的,我当过白人冲锋队队员------”

    “杀过鞑靼人?”

    “是的。”

    “呵呵,杀过人的人才更适合出海------先当个初级水手吧,我当年刚接手流求式海船时,跑了一辈子海了,竟先给人家当助手!”

    老船长的声音嘶哑,据说被海风吹久的人才会有这样的声音。

    华莱士在精卫号上当上了一名初级水手。

    他们扬帆启航时,有很多人来送行,水手长说过这一船的货物大多是小商小户凑起来的,集中发往开罗地区的商站。

    看来,这条海船上寄托了很多人的财富梦。

    这个时候东北季风才刚刚刮起,事实上并不是远航的最好时期,但是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早出航的海船收获多。

    许多中小商人都明白,只有赶在大商大户前面,他们才可能挣的多。

    特别要赶在那个什么大宋皇家商队前面------那帮子家伙不是做贸易,而是大搞倾销,太让人讨厌了。

    经过南海时,他们突然遇到了一次风暴。

    那时,华莱士正在悠闲地靠在船舷上,看着远处的大海。

    这便是著名的南海,据说水手长说,这里是最操蛋的海域------远处蓝天与大海混成一色了,那些两米多高的海浪泛起了一层层的白线,这一切都很美呢。

    他看不出操蛋在哪里,也许不像水手长说的那样,这里的风浪是最多的地方。

    突然,老船长从船舱里跳了出来,狂吼道:“所有人听令!降帆,降帆!!”

    海船上,船长的命令就是一切,没有人会问为什么------华莱士想到了夜里的军演,第一次时,他还真以为是鞑靼人攻杀过来了呢。

    所有的水手开始动了起来,他们训练有素的解开自己负责的船帆,若大的船帆陆续应声而落,华莱士正在帮助一个摩尔人水手摆动帆索。

    老船长直奔船艉的舵手区,帮着那里的舵手把舵。

    就在这时,又有一个水手从船舱里跳出来,他高喊:“船长,船长,气压快速降低,暴风将至!暴风将至!!”

    那老船长冷笑了一声说:“那气压计是有用处------”

    水手长没有理会那个水手,他快速在甲板上四处走动,喝令绑好落帆,将杂物收拾好。

    华莱士认为这次的演习很成功,不到十分钟,所有人都完成了老船长的要求。

    这个时候,他的马尾辫子被一阵风吹散,从脑后都扬到了脸前!

    这是一股说来就来的狂风,而且还带来了似乎从地狱里冒出的黑云!

    我的上帝啊------

    他从来没有看到过说来就来的暴风雨。

    本来还算平静的海面上不仅突然下起了暴雨,而且还掀起了近十米高的大浪!

    幸亏他们先做好的准备------

    就在风雨中,那个水手长哈哈大笑,他一边和舵手用全力扳着轮舵,一边大喊道:“哈哈,我的天爷,你又来戏耍小的了!”

    华莱士和那个摩尔人水手努力将最后一根甩来甩去的帆索绑好。

    这时,那如钢豆一般坚硬的暴雨,打的人脑袋上生疼!

    随即而来的狂风又将那些砸下来的钢豆改成了四处横扫,打到人的脸上,眼睛都睁不开了!

    华莱士在暴雨中努力睁开眼睛,踉踉跄跄地跑向衍尾桅杆,他想把那里的衍帆降下来------

    那个水手长怒吼道:“所有人莫要乱跑,要么进到舱里,要么抱住桅杆!”

    这声音之大,似乎能穿透暴风雨!

    但是他却也跑到了舵手处,三个人牢牢地把住了轮舵。

    华莱士这时来不及回船舱,他紧紧抱住了桅杆------暴雨好像忽然变小了,但狂风似乎加大了!

    风雨中,老船长,水手长和舵手,三个人任凭风吹雨打而巍然不动------但是老船长却变了脸色,他大喊:“山浪,小心山浪!转右舵,转右舵!!”

    华莱士根本就没有见过流求式海船的船舵,事实上,他也是到了流求岛才听到过船舵这个词。

    他以前在山东地区的内河上见过使用船舵的河船,我的上帝啊,他敢说那是上帝赐给流求岛的宝贝!

    那时,他第一次见到,他认为都比火绳枪还神奇。

    华莱士抱紧了桅杆,他回头向着船头望去,他看到船头两点钟的地方似乎忽然涌起了一道高达二十米的巨浪!

    我的上帝啊!

    那巨浪像一头巨大的猛兽在远处向着他们奔跑过来------华莱士顿时感觉无力了,天地间只有上帝才可以抵御了它吧?!!

    老船长嘶哑的嗓子高声喊着:“继续右舵,右舵!”

    在华莱士看不到的船艉处,一块高达三米,上底为一米五,下底为三米八的梯形硬木船舵,正在努力向着右边摆动。

    那不断从右边涌动过来的海水是它们摆动时最大的阻力,那海水不停地冲击着硬木船舵,激打起巨大的水花,甚至从它的上方直接漫过!

    “右舵!右舵!!”

    还在甲板上,华莱士都能听到船艉舱里传来了齿轮转动时的咔咔声。

    “右舵,右舵!!”

    华莱士感觉到船头开始向着那巨浪的方向摆正了,啊,我的上帝啊,这是为什么?!

    现在,那巨浪已经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拳头,它恶狠狠地挥起拳头,冲着海船打来------但是,那海船却又如一只灵巧的小甲虫,它没有与拳头对抗,却是沿着拳头的拳缝儿努力爬上了拳峰上,而且又滑下了拳背,然后等待着下一拳的到来。

    当那船头随着巨浪高高升起,然后又慢慢落下时,无数的水花扑打到了船上,但是,那只是咸咸的水花,不是可怕的海浪------华莱士一下子就明白了,在这场他以为是在劫难逃的灾难中,老船长救了整条海船上生命。

    ps:感谢书友shiyulg的打赏。,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