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章 勇敢的心前传(七)
    ..,

    暴风雨来的快,它去的也快。

    很快,一切都风平浪静------若不是那衍艉帆被吹破了,在那里黯然垂落,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老船长平静地对水手长说:“重新升帆吧------”

    “重新升帆,重新升帆!”

    那个水手长快速下着命令,路过华莱士时,瞟了他一眼,说:“你小子表现不错------永远要听从命令。”

    华莱士这时感觉到自己的胳膊都酸了,刚才的经历就像是一场梦一样。

    暴风雨离开的方向迷雾茫茫------老船长叹了口气,不知道它又会去祸害谁了。

    水手们重新活跃起来,那船上也升起了锅驼机的烟气。

    轰轰隆隆声中,那巨大的船帆升起来了,很快便兜住了风,鼓鼓的,向着西南方向前行。

    船头伸出的长长的衍艏帆桅杆像一支利剑般指向了前方,毫无畏惧。

    一切都才刚刚开始。

    水手长亲自下了底舱查看,那里的压舱货是木桶装白糖和海盐,最好不要因漏水而带来损失。

    结果没有问题,用黄铜皮来裹船底的另一个好处就是,有助于密封。

    接下来的日子很简单了,他们的第一站要先去婆罗洲的文来河口地区,在那里他们要再装上一些锡货和香料、煤油和食物,预计要停留两天。

    水手长知道华莱士没有到过文来河口,便带着他在那里游玩了一个下午。

    他神秘地对华莱士说:“你知不知道老船长为何抢着下船?”

    华莱士耸耸肩,他如何能知道。

    “老船长在这里又安了一个家,私下里娶了一个小妾,听说还又生了一个女儿------”

    华莱士不置可否,流求岛上的人像苏格兰和英格兰的贵族一样喜欢找情人,但是他们竟然能带回家里,让情人与妻子住在一起------这一点他不理解。

    水手长意味深长地说:“这太不像话了------”

    华莱士摇摇头表示不予评价,他在军队里就知道,这是别人的私事-----他可不是一个喜欢背后评论别人的人。

    水手长接着说:“老天爷真不公平啊,竟然给他了两个女儿,而我一个都没有,才是臭小子------太不像话了!”

    华莱士哆嗦了一下,还是没有敢说话。

    文来河口有些类似于八道河地区,但是规模小了许多,人也少了些。

    但是远比四道河地区发达。

    这里的两岸上,有更多的二层、三层甚至四层的流求式建筑,它们排列整齐,延伸很远。

    水泥道路上行驶的四轮马车很特别,全都没有窗户,全是四根柱子搭上一个凉篷而已。

    那道路上的人力车也怪,竟然是坐位在前,人力车夫在后面蹬。

    水手长解释说,这样骑车时,风往后吹,人力车夫流汗的汗味才不会熏到客人。

    两人溜溜达达走着,看着沿街的商铺,那里面大多是零零碎碎的小玩意。

    到了一处茶铺,两人进去后,直接上了楼。

    他们点了一壶绿茶,又要了些水果和甜点------中午太热了,不想喝酒。

    这处茶铺的位置不错,可以看到文来河的风景,还可以看到楼下商业街的繁荣。

    此时,文来河口的大街上流求岛的人和大宋的人少了些,大多是天竺人居多。

    那些黝黑皮肤的家伙好像天生就不怕热,天竺女人在这样热的天气仍然裹着长长的粗绸衣服。

    水手长嬉笑着说:“大宋和流求女子不好管教,到时,我非买个天竺女子不可------要知道天竺北部的女子可不是那般黝黑呀。”

    华莱士低头喝着绿茶------那茶水的味道真好,他想起自己第一次喝茶时,都有一种要醉了的感觉,那时太有意思了。

    水手长自顾自地点起了烟,他知道华莱士不吸烟。

    他说:“看这茶铺的客人还真不少,等着你带着你的小娘子回来后,我资助你在四道河也开上一家------你这个人别的不说,为人实在倒是真的。”

    华莱士摇头说:“我想建一处花圃------”

    他知道流求岛上的人与大宋人一样,都特别喜欢鲜花,就算是男人也愿意在帽子或头发上插上好看的花。

    玛丽安?布莱德福特就是一个喜欢鲜花的女人。

    这时忽然刮来了一阵凉风,这里也是个说下雨就下雨的地方。

    华莱士看到文来河上那些划着小舟贩卖各种水果与鲜花的土著小贩们,他们不慌不忙的打开了桐油雨伞来避雨。

    几十条几百条小舟聚在一起,顿时形成一道特别的风景线。

    水手长哈哈笑道:“此处好就好在高温过后必有凉雨,真是让人舒坦。听闻婆罗洲的东部也正在快速开发------这个岛在将来必然不会差过流求岛。

    我们流求岛的人到哪里,哪里就会变成富有而舒适的地方------用张岛主的话说,我们是建设者,那些鞑靼人嘛,则是强盗,只会让别人受穷。”

    这倒是真的,华莱士已经明白张岛主是如何让他人生活富裕起来,而且也学会了一些办法。

    也许,他正是因此而更加思念家乡。

    水手长乐呵呵地说:“趁着下雨无事,你再说说你那苏格兰的情景------那里的男人真的是穿着裙子不穿内裤吗?哈哈-------”

    华莱士有些尴尬了,穿裙子是真的,不穿内裤也是真的,但是这个水手长能真正理解苏格兰人所遭受的苦难嘛?!

    罗马帝国入侵之后,缺乏足够的力量来统一整个大不列颠岛。

    在与北方的当地部族几经交战各有胜负以后,罗马帝国在其军力所及的地方建立了一条几乎横断大不列颠岛的长城,那就是哈德良长城。

    水手长听到这里又哈哈大笑,说:“我们也有长城,不过可比你们那里长上若干倍了!”

    华莱士没有理会他的插话,又继续讲了起来。

    罗马人以哈德良长城为界,将自己殖民统治下的英格兰部族称为“文明人”,而一直无法征服的苏格兰部族称为“野蛮人”。

    英格兰国王长腿爱德华一世完成了对大不列颠岛南部的威尔士地区的征服后,他很快又将凶恶的目光投向了苏格兰王国。

    苏格兰国王约翰?巴里奥是一个软弱无能的人------苏格兰百姓正在受着英格兰人的欺辱,他们虏掳民女,抢夺财物,强加赋税-------反抗者死。

    水手长听到这里,沉默了,说:“他们有鞑靼强盗凶残嘛?”

    “没有。”

    华莱士诚实地回答。

    “我们当初才真正苦啊------”

    感谢书友澳洲老吴、20171的打赏。,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