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勇敢的心前传(九)
    ..,

    精卫号五桅海船到达了天竺大陆西南部的马布里港时,已经是深秋了。

    此时,马布里港远比过去繁荣------众多的大宋商人和流求岛商人都在此地开设商站,如同开罗地区一样,这里早就建起了一条同属大宋和流求岛商人的商业街。

    其中还有一些高丽、日本和回回商人跑来开办的小型商铺。

    马布里港的港口条件很好,可以直接停靠几十条三千吨级以上的海船,事实上,这都是马布里港当地的土王借助新东方集团公司的力量经过数年的建设而成。

    马布里土王不知道自己的领土有多大,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少臣民,甚至都不清楚他自己有多少军队,但是,他知道,没有了那些大宋和流求岛的商人是万万不行的。

    马布里港有先天成为香料集散地的优势,但是,若是没有了那些商人,这里也不过只能搞点香料贩卖,而不会成为一处日益扩建的大城。

    马布里土王感谢那新东方集团公司能慷慨地购买了马布里地区的土地,而且还建起来了成排成排的二三层高屋,给这里的夜晚带来了光明。

    感谢他们还花大价钱雇佣这里的农民去他乡打工------那些农民一年回一次家,他们带回来的财富让人想不到的多。

    马布里土王已经完全离不开马布里港给他带来的丰厚的商税!

    精卫号在这里卸下了三分之一的锡器、衣帽、鞋子和绸伞之类的货物,那些都是这里的商铺的订货,然后又装上了一些其它的香料,补充了一些生活物资。

    这期间,精卫号还承担了数家商铺托他们送货到幸福岛或开罗地区的业务,也接受了几个商人的搭乘要求。

    由于时间的关系,精卫号的船员们没有逛马布里城,再好再大的城市他们都见过,他们倒是热衷于在港口上和一些小商小贩换一些金银饰品。

    按照惯例,远航的船长一般都允许水手携带不超过体重的个人物品,这样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以让水手们也挣些外快。

    水手们选择带什么小货物合适,如何能与别人在交换中达到最大利益化,那只能是靠个人的能力了。

    在离开马布里港的时候,华莱士已经成为了一个比较熟练的水手。

    水手长很高兴这个白人小子确实是一个聪明而且能吃苦的家伙,便还教了他用六分仪的方法。

    在马布里港搭乘的商人一共有五个,其中四个人好像是都认识,他们总是一起行动。

    一起吃饭,一起在甲板上散步。

    那第五个人好像是一个特立独行的家伙,他总是一个人黙默地行动,不与别人说话,也不和别人在一起。

    他经常靠在甲板上,一个人冲着大海抽烟,那吐出的烟雾里也许有无尽的哀愁。

    此人正是原金麒麟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潘学忠。

    对别的商人来说,这一次搭乘是商贸之行,对他而言则是一次逃亡之旅。

    事情还是因为那个税警引发的------那个税警彻底盯住了他。

    先前,那个税警带了一个助手到他的豪宅去拜访他,一下子便被他家里的奢华震住了。

    黄金、象牙、犀牛角和珍珠、珊瑚充斥了整个大厅里,所见皆是也------他们脚下的波斯地毯都要陷过他们的鞋面了!

    他们两个不由得不拘谨了一些。

    潘学忠当时面带笑容,但是心里在冷笑,怎么样,两个穷光蛋,现在见到有钱钞的人了吧?!

    他客气地将两个人让到了小鲸皮软榻长座上,开始进入了正题。

    提到了税务的问题,潘学忠看见那个税警眼睛里的拘谨消失了,随之而来的是一种-------正气?或者说是一种杀气-------反正让他不舒服。

    潘学忠打断了那个税警的询问,说:

    “金麒麟公司以前的业务都有账本记录,你那闲心可以再查上几遍,我们根本就没有售卖过空壳公司的股票,也不存在偷税的情况------你看到了,我拥有这样多的金银财宝,怎么会差你们那点税呢?!”

    这处豪宅花费了将近一万两千贯来修建与装饰,听说都要比张岛主家里豪华!

    怎么能不让他骄傲!!

    潘学忠得意地问道:“你一年能挣多少贯钱钞?”

    那个税警不舒服的说道:“三百多贯------”

    “哈哈哈,还没有我一天挣的多-------你到我公司去找我时,你随便遇到的一个职工都是你收入的几倍!

    你认真听我说,我卖你几份新东方公司的股票如何?让人尝尝有钱钞的滋味-------你想不到吧?”

    那个税警脸色发红了,说:“你是在贿赂我?”

    在流求岛上,官员与公职人员接受贿赂是重罪,竟然还不是劳役,而是在一座孤岛上的监狱里服刑。

    潘学忠不在意地说:“算不上贿赂吧,我只是向你们两个人推销股票------这可不犯法。”

    那个税警说:“我们是没有你有钱钞,但是我们守法安心------还是在军队里当兵时,我就明白了一个道理,不遵守规定的人不得善终!”

    “胡说!”

    潘学忠顿时跳了起来,他随手掏出皮夹子,那里面全是一百贯的大钞!

    “看看吧,这全是黄金白银!你们一辈子能挣到多少?嗯?!三张就让你们辛苦一年了!”

    他随手一甩,那钱钞在空中下起了钱雨。

    那个税警也站了起来,他不动声色地说:“我们会一直调查下去,直到找到直相------如果账目上查不出,我就会去查人,我相信总会有人知道。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滚!滚出我的家!-------何人让你们随便闯进我的家里的?我可是懂得流求法律的人!!”

    那个税警笑了笑,便和自己的助手踏着百贯大钞离开了。

    他们出了门后,在一处隐蔽处上了一辆四轮马车。

    那个税警笑着说:“我们激怒了他------”

    他的助手说:“是啊,我看他的青筋都暴露出来了。”

    “嗯!看看他首先会去找谁吧------”

    潘学忠在自己的豪华的大厅里抱头坐着,他娘的,他竟然被人缠上了!

    账目上没有人可以查到,但是------他忽然想到了那个离开自己的梁萧白,那个家伙知道自己的一些事情,到时候可别让他出卖了。

    于是,他喊来一个佣人,让他备马,他准备去找他谈谈。,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