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五章 勇敢的心前传(十)
    ..,

    总是靠在精卫号船舷上默默抽烟的潘学忠,表面上平静,但是心里如同面前的大海一样波澜起伏。

    他至今不明白到底是谁出卖了他------或者是那个讼师骗了他?

    他当时亲自上门去找了常州公子梁萧白,把有关那个税警的情况对他说了。

    梁萧白果然够朋友,他当时就保证自己不会说出一点点的,就连卖他空壳公司股票的事情都不会提到的。

    后来,那个税警来找了梁萧白------梁萧白马上拒绝透露任何情况。

    那个税警当时平静地对梁萧白说:“梁公子,你们梁家建筑公司在流求岛的事业非常顺利,盈利可观------这正是因为你家公司遵守流求岛规定才能得到的,若是有人蓄意违反它,而且还不得到惩罚,受损的也有你一份。”

    “呵呵,不要和我说道理,我也许比你还懂!

    我梁家可是行的端正,你们任何时候都可以前来查账!

    但是,我对我以前朋友的行为忘了很多,这怪你们来晚了,惩罚不法行为是你们的事情,没有理由来找我。”

    那个税警目光炯炯地盯着梁公子,说:“有的人不值得当他是朋友,别说曾经是了!”

    “不,不!那是你认为的,我梁家自有一套行事之义。”

    再后来,梁萧白偷偷找到了潘学忠,劝说他补交税款,不值得为钱钞的事情烦恼。

    潘学忠苦笑了,说:“兄弟,我岂是心疼那点钱钞?!关键是还要追加判我三年劳役啊,还终生不让我从事股票行当了!”

    梁萧白猛然想起真有这个法律规定!

    他说:“你还是找个好讼师吧,我们真记不住有这样多的规定。”

    这些年来,随着张岛主颁布的法律法规越来越多,寻常人等根本记不住,也弄不明白,自然而然就出现了一批专门替人打官司的人。

    他们被人称为讼师,专门研究流求岛的法规。

    潘学忠不得不聘请了一位要价很高的讼师------那个人分析了情况后,拍着胸脯说:“莫要害怕,我等可以补交上一大笔罚款便可,等着我去法官那里咨询一下再说!”

    潘学忠眼睛亮了,这家伙认识八道河城的法官?!

    他知道,那个税警只有查他抓他的权力,而真正的审判权则在法官那里。

    如果能有办法解决那个法官的问题,那么他就啥也不怕了。

    但是,等那个讼师回来后,却带来了一个让他沮丧的消息------那个法官原是流求军队的一个中队长,据说执法如山,竟然认为补上税金,缴纳罚款还不够,若是发现颁布了相关法律后,仍然不收手,不改变还有不法行为的,还要严惩,坚决要让这样的人服劳役!

    潘学忠当时听了后,都不会说话了。

    那个讼师为他出了两个办法,一是彻底认罪,这样会在最低标准下受到相关的惩罚;二是离开流求岛,只要超过一定的时效期,税警和法官都拿他没有办法了!

    可是他的公司怎么办??

    那个讼师说可以帮助他转让给他的妻子。

    潘学忠明白,流求岛与大宋一样,都承认夫妻共同财产。

    于是,他趁着那个税警还没有查出什么来,在一次借口去临安城办事的时机,一路跑到了文来河口------但是发现这里的巡警与流求岛是一样的,感觉不安全,又一口气跑到马布里港。

    潘学忠随身携带了两万多贯钱钞,他只能在承认流求纸币的地区活动。

    他没有选择大宋境内,因为那里流动性差不说,还没有什么发展的好项目。

    总不能拿着钱钞天天躲在家里吧?!

    他亲自考察了一下马布里港的经济情况,香料与粮食、木材等方面从事的商人太多,他单枪披马干没有优势,无法从大宋或是流求岛获得支持。

    最后他选择了从事劳务输出行当,认为这一行本钱小,操作起来容易。

    他避开与那些大商大户竞争,向着天竺大陆的纵深去发展。

    这使他吃了不少苦------但是终究还是建起了自己的劳务通道,与一些偏僻地区的土王有了一定的关系。

    大商大户一下子能带走几百上千的劳力,对他来说,能通过自己小小的商铺一下子带走十几个几十个人,也有不小的收入呢。

    他可以找马布里港的大掮客拼团,也可以直接去文来河口联系一些小农场,小工厂,就是巴林岛那里也有一些市场嘛!

    开始辛苦了些,但是等路子通了,自然就形成了良性循环。

    最好的市场在流求岛!

    他一想到流求岛便心中大恨:天天把那些破规定挂在嘴边,还不是就为了钱钞?!

    还给你们钱钞你们竟然还不甘心-------还非要判我的刑!

    后来,他听说幸福岛上正在成为黑人劳工中转中心,从那里转到流求岛的黑人劳工越来越多,听闻一些在澳大利亚西部种植棉花的农场极为欢迎这样的劳工,给的价钱诱人呢。

    于是,他把新建不久的商铺托付给了一个助手,让他暂时主持经营------他则亲自去幸福岛考察一番。

    潘学忠自认为自己是一个聪明人,在这个充满机会的世界上,他完全可以利用点什么,可以不必如同别人那样傻傻地遵守这个那个------如果他也如别人一样遵守规定,那么,他的聪明有何用,对得起他是温州农村出来的吗?

    他拍着船舷,心里的信心一点点恢复,呵呵,再过那么几年,老子又建起一片事业来!

    那个税警,那个法官,你们全去死吧!

    从马布里港到幸福岛的航程果然幸福啊,一路上除了天气热一点外,海上大多都是风平浪静。

    这个时候,就能看见海面上多了一些回回商人的划桨式帆船。

    这种船型早被一些回回大海商淘汰了,也许只有在靠近大陆的边缘地带才能看到。

    精卫号海船甲板上的工作用不上几个水手了,但是华莱士是一个勤劳的人,他还主动到厨房帮工,帮助那里的人削土豆皮,剥园葱,甚至和面蒸面饼或者摇动一种有趣的机器来轧制面条。

    海船上的厨房足有二十平方米大小,只有一个大厨,三个煤油炉灶------为了省钱,老船长没有请帮厨人员,正好由水手们轮流担当。

    别的水手都是能少做点就少做点,华莱士倒是喜欢这里。,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