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 勇敢的心前传 (十三)
    ..,

    华莱士感觉自己这次的回乡之旅太幸运了,他总是能遇到好人,而且总是能得到帮助。

    上帝啊,你的仁慈无所不在!

    李傲可不是做一点点的生意,他在开罗地区有自己的商铺,据说是这里最有名的军火商铺。

    由于李傲答应华莱士带他去伦敦,他便不急着去亚历山大港寻找商船了。

    几天的交往下来,两个人感觉很投机------在流求军队里服役的经历让他们无话不谈。

    他们一起乘坐尼罗河上的小帆船直奔亚历山大港,在那里,李傲有一条属于自己的三桅式海船。

    李傲穿着洁白的丝棉布男式套装,戴着白秸草遮阳帽,他戴的墨镜是流求岛新出品的样式,手中拄着镀金头的硬木手杖。

    华莱士知道那身衣服是紫罗兰品牌的男式套装,是流求岛上最贵的男装之一,那白色黑底的小鲸鱼皮皮鞋------可能要花上自己十年的工钱收入,就算是那好看的墨镜也不是自己这种人能买得起的。

    但是,李傲的神情却是格外谦和,语气也很温和,与他交谈绝不会让别人紧张。

    也许真正的高贵者更容易让别人接近。

    华莱士和他走在一起时丝毫没有压力,尽管他穿着普通的男士套装,普通的皮鞋。

    军火生意看来是一个大生意。

    但是,李傲经常谦虚地说:“军火的大生意呢,主要都让张岛主的军工厂做了------我只是捡一些零头罢了。”

    顺河而下,他们很快到了亚历山大港。

    这是一座仅次于八道河港的世界级大港,完全比得上大宋的刺桐港!

    只见那港口桅杆林立,一眼同样是看不到边,那岸上的吊杆同样是来回摆动,吊运上,吊运下,根本闲不下来。

    大概有几万码头工人在那里忙碌呢。

    李傲说:“他们还没有学会用锅驼机,远没有我们的八道河港壮观。”

    华莱士说:“当然。澳大利亚西部开发更需要锅驼机,没有可能先卖他们。”

    “今后这锅驼机的生意,老华,你以为如何?”

    “------这生意极好,但是你能制造出来吗?我见过锅驼机,结构太复杂了。”

    李傲充满自信地说:“等着我回去慢慢研究------礈发枪都能研制出来,不信锅驼机能有多难!”

    李傲的军火产品主要是礈发枪与礈发炮,先前他对华莱士提到过的,当时华莱士马上就明白了所谓礈发的道理。

    华莱士还很惊讶李傲的军火加工厂竟然能得到张岛主的帮助,竟然还真向他提供弹簧钢!

    他明白的,没有v字弹簧,礈发就是个玩笑。

    果然,李傲接着说道:“也许我还会得到张岛主的帮助吧------毕竟我也是流求岛的纳税大户------之一!”

    说完,他们两个人一起笑了。

    他们两人轻轻松松地走在亚历山大港的栈桥上,一边聊天一边去李傲的三桅海船。

    他们的身后跟着李傲的两个黑人随从,帮助他们背着行囊。

    李傲说:“我的船叫飞廉号,是传说出的飞神的意思------但只是一千五百吨级别的三桅式海船,现在不知道那船准备如何了。”

    等到华莱士跟着李傲上了飞廉号后,他简直震惊了,他从来没有见过装饰如此豪华,生活设施这般齐全的海船!

    那船艏处是一尊用香樟木雕刻的女神,她的眼睛如宝石一样,正昂首面对着大海。

    李傲介绍说:“那是妈姐,会保佑整条船的------找两块大小相同的黑玉宝石费了时间。”

    连船舷上竟然也雕着美丽的花纹,而且圆舵盘上还镶嵌着美玉。

    “那些都是请大宋来这里的工匠雕刻的,当时,流求船厂来的工匠拒绝从事这活儿,他们嫌无用------呵呵。”

    整条船都是涂了金黄色的油漆,还好不是花花绿绿的------这条船同新东方集团的海船一样,都是请了流求船厂的工匠,带了相关设备,从陆路到了开罗地区,然后从河道到了亚历山大的造船厂,在那里借地方建造成的。

    当时花了不少费用。

    李傲说:“我不像新东方集团公司那样,他们就地取材,直接用了这里的雪松------我的硬木都是从天竺运来的,如果当时不是赶时间,我可以建更大的,比新东方集团的还大!”

    飞廉号升起了三块雪白的船帆------李傲说:“我讨厌船帆发黄,每一次出海,我都换成新的!”

    华莱士挠挠头,军火生意一定是暴利的生意!

    在临出发前,李傲还带他在船舱里走了走。

    整条船分成三层,一层是主人休息舱,船长休息舱,船员休息舱,客人休息舱,大餐厅,小餐厅,还有一个会议室。

    休息舱里都有赛璐珞窗户,还挂着丝绵窗帘,绝不是那种靠着煤油灯照明的船舱,让人看上去赏心阅目。

    李傲淡淡地说:“每个休息舱都有独立的卫生间,与流求宾馆那种差不多,住过那里的人都应该明白什么是真正的生活。”

    二层船舱有专门的厨房、各种贮藏间和健身房,还有卫生所。

    走廊的顶部每隔五米便挂了一盏煤油灯,可以看到墙壁上也雕刻了美丽的花纹,而且还镏了金色,脚下的地毯也是金色的。

    李傲介绍说:“船上该有的药物都配齐了,同我们军队的卫生所类似。”

    底舱是仓库了------那里都是一些军火及其样本。

    李傲说:“如果能忍住艰苦的条件,半年内我们不需要靠岸------”

    这也叫条件艰苦!?

    好吧,每一个人都有自己说话的风格,华莱士确信他不是在炫富,而是他喜欢这样。

    飞廉号上一共有十七名船员,包括那名面无表情的船长在内,他们一眼看上去就能看出都有从过军的经历。

    李傲介绍说:“他们都是我们的战友,和我一样,喜欢过冒险的生活------当然,以后我们还会回家乡的。”

    当飞廉号驶离亚历山大港的时候,华莱士惊奇地发现,港上的税官竟然没有上船来查验,甚至飞廉号经过一条马穆鲁克海军战船时,那上面的人还冲着它欢叫着什么。

    李傲得意地说道:“这里不是流求岛,这里只要有黄金,就有了一切的自由!”

    ps:感谢书友纳尼和澳洲老吴的打赏。,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