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 勇敢的心前传 (十五)
    ..,

    热那亚共和国是地中海地区重要的海上强国之一,他们完全依靠海贸,并在建筑、造船和其它手工业等方面有一定的发展。

    热那亚共和国的商人很早就有远渗到亚洲,并与亚洲的主要国家建立了一定的间接的贸易联系,但那不过是零星的事件。

    直到几年前,新东方集团公司亲自在热那亚共和国建立了商站,这才标志着东西的商贸发展正式形成了。

    此时,还有一些敢于冒险的大中小大宋、流求商人随之而来。

    李傲来热那亚共和国并不算早的。当然,他也不关心那些在别人看来是暴利的生意。

    他唯独对军火感兴趣。

    1281年1月1日,飞廉号靠上了热那亚港。

    此时的热那亚港停泊的海船大多是帆桨船或是卡拉克船------精卫号船在它们当中很显眼,但是,在港口的税务官看来,也不算出奇,因为他看到过新东方公司的海船,它们形状差不多,而且还没有人家的大。

    税务官带着两名随从上了飞廉号,他期待着又能收到一大笔税。

    但是,他看完了货舱之后大为吃惊-------他们不是来商贸的!

    李傲通过通译说:“我这次前来是受你们的总督邀请,只是来演示和推销军火------”

    说完,他递给了那名税务官一张白纸,那上面写着一些拉丁文,还盖了热那亚总督的大印。

    那白纸是流求岛出产的,不是热那亚共和国原先用的羊皮纸------就算是远隔万里运到这里,流求白纸也远比羊皮纸便宜,不知道让哪家商铺挣了不少黄金白银。

    税务官遗憾地耸耸肩,说:“最尊贵的热那亚共和国欢迎来自遥远的流求的商人------”

    “谢谢!按我们流求的规矩,我应该送您一份礼物------”

    李傲打了个响指,一个随从送了他一个小竹匣,那里面装了一个竹筒的茶叶,一个红陶茶壶和五个红陶茶杯。

    税务官高兴了,叫道:“这里东方的茶,用热水泡开喝的!请问是大宋茶还是流求茶?!”

    李傲翻了一个白眼,我的天啊,这家伙都能区别出两种不同的茶了!

    “-------我是流求商人,当然喝流求茶啦。”

    “那也是很好的!”

    税务官高兴地下了船,虽然他这次只收到了停泊费用。

    李傲得意地说:“除了流求海关,天下无处不收礼------”

    华莱士有些忧郁地说:“长腿爱德华一世已经是一个残暴的君主,若是再拥有了你的军火------”

    “哈哈,我的朋友!”

    李傲拍了拍他的肩膀,说:“这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你猜不到若是法兰西国王先有了军火后会怎么样的!”

    华莱士摇摇头,表示猜不出。

    这个时候,热那亚港下起了小雨。

    华莱士忧伤地看着李傲穿上了小鲸鱼皮风衣,踏着直筒皮靴,举着黑布雨伞,带着四个随从登上了岸,他们带了很多行李------他真的猜不到李傲会给这里或者给苏格兰带来什么,但是总有些隐隐不安。

    李傲先选择热那亚共和国是有道理的,此时,这个城市自治国正在预谋夺取比萨共和国的科西嘉岛,还有阿拉贡王国的两西西里岛。

    原因很简单,他们拥有发达的海上贸易,也有强大的造船能力,甚至还有庞大的资金来源,他们还可以随时得到米兰大家族的鼎力支持,随随便便建起几万人的雇佣军------但是他们没有粮食产地!

    热那亚总督和议员们也不傻,无粮不稳的道理他们也知道!

    所以,科西嘉岛与两个西西里岛上那些肥沃的农田则深深吸引了他们。

    远处,白底红十字的圣乔治旗,正在细雨中飘荡,那正是热那亚共和国的国旗。

    华莱士知道几十年前,当狮心王理查德打着圣乔治旗领导十字军东征时,他认为那圣乔治旗给他带来了好运,于是便把这旗子带回了英格兰,当成自己国家的旗徽。

    当时热那亚共和国有过规定,凡是从热那亚港出发的十字军战船,一律都要打圣乔治旗,这是表明,此次东征是热那亚共和国赞助的。

    华莱士不想上岸,他知道这个时候整个热那亚城都是阴暗潮湿,远没有船舱里舒服。

    特别是当船舱里点亮了煤油汽灯后,它不仅能带来光明,还驱走了潮气。

    到了晚上,黑漆漆地热那亚港上,除了高处的灯塔,唯有飞廉号灯火通明,让其它海船羡慕。

    煤油灯对热那亚港上的普通海船来说,也许还是相当昂贵的。

    到了晚上十点钟,热那亚港上亮起了几盏煤油汽灯,华莱士猜到他们回来了。

    果然是李傲带着人回来了。

    他一上船就让厨师准备一些冷食,让大家喝酒祝贺。

    李傲说:“那是一群土鳖!竟然与我砍了两个小时的价钱------但是,他们购买了一千枝礈发枪,十门礈发火炮!!

    哈哈,二十倍的利润!!”

    众人一阵欢呼。

    华莱士也举杯表示祝贺。

    “那帮土鳖光是弄明白礈发枪与火绳枪的区别就花了一个小时!哈哈!!”

    华莱士明白,一千枝看着少,但是等它们在战争中发挥作用后,以后就不知道还需要多少了------他丝毫不怀疑李傲也许还会向比萨共和国和阿拉贡王国售卖同样的军火。

    是的,他只是一个合格的军火商人。

    这一个晚上,李傲还有一点遗憾,新东方集团在这里的人没有来拜访飞廉号。

    他带着醉意说:“新东方集团的人分明是小看我们呢------我们在他们的眼里只是中小商人-------好吧,明天我去拜访他们。

    张岛主还没有在这里设办邮局,我们只能互相带信了。”

    华莱士主动掺扶了他,安慰他说:“会有的,很快会有的。”

    李傲醉醺醺地说:“老华,你知道你为何幸运吗?因为你能主动去做好事------这一点和我一样,除了君士坦丁堡那帮子穷鬼外,你看看,我这个好人也总是很幸运------对了,下次提醒我把我的四轮马车带上,他们的车里有怪味,可熏死我了!”

    华莱士好容易把他送回了主人休息舱,给他脱了衣服和鞋子,让他香甜地睡了。

    他自己回到船舱后,想了想,明天要和李傲告别了。

    热那亚港到伦敦的海船天天有,他没有必要再麻烦别人了。,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