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三章 艺术大杂烩?
    ..,

    大商联邦帝国大阅兵的宣传画体现了流求岛彩色印刷技术的水平,这个则完全是跟人家大宋年画印刷学的。

    大宋时代早就开始利用木版印刷术用于年画制作,而且还可以达到同时使用五六种颜色的套色印刷。

    因为利用套色雕版印刷,能大量生产年画,并可以拿到集市上去卖,挣到一笔好钱,由此,这种技术能够蓬勃发展,而且水平越来越高。

    当然,在王德发主家看来,这样印出的宣传画,简直就是连环画的水平!

    但是在这个时期的人看来------帝**队太威武了,不管是贴到哪里,都会引来众人观看,甚至还有人要买回家。

    为了防止被人撕回家,帝国文化教育大臣杨友行不得不下令多多印刷,公开售卖。

    王德发主家教会了摄影人员如何扩大黑白照片,还教会他们如何给黑白照片上色。

    但是扩大上色后的效果实在不太好看,还赶不上原先黑白照片的真实。

    王德发主家想了想,随他们去练手吧,照片嘛,不过是一个时代的书签,留个档案就足够了。

    事实上效果最好的还是油画,特别是经过张国安国王亲自理论指导后,那个从佛罗伦萨找来的画匠中,那个叫契马布耶的,还有他的弟子,叫乔托的,他们的绘画技艺突飞猛涨------事实上在张国安国王看来,就是越来越逼真了。

    契马布耶和乔托一人各画了一幅张国安国王身穿军事礼服的画像------画像里的他神采熠熠,似乎有无穷的精力,而且有一种掌握了宇宙真理的自信。

    他欣赏了半天,也没有区别出哪一幅更好,于是让人装裱了后,一幅挂到办公室里,一幅挂到家里的客厅。

    至于全家福画像,则发给他们黑白照片,让他们照着画吧,留个纪念罢了,不要求什么艺术性。

    从意大利地区找来的画匠和雕塑匠中,乔托的年纪最小,结果他没有上几年便完全学会说大宋话,写大宋字。

    张国安国王对他们在艺术上的“理论指导”基本上都是通过乔托来转述。

    有一天,安静王后笑着说:“国安,你把各种流派的绘画技巧和风格一股脑说出来,不怕弄出个大杂烩艺术?”

    “呵呵,大杂烩就大杂烩------我实在受不了大宋人物画的风格,简直就是儿童画!要比例没有比例,要透视没有透视,更没有光线一说了!

    你再看看他们的雕塑水平,真的太差了,不向人家学学真不行!”

    事实上不用张国安国王操心,自从流求岛传出西式油画后,大宋皇家画院的画师们就注意到了,而且还有几个画师主动跑到流求岛来和外国画匠雕塑匠们切磋。

    大宋人好学习,包容性强的特点仍然有------类似义和团的组织根本没有生存的土壤。

    也许人类的艺术即使类型不一样,但是一定有其相通的地方吧,切磋的双方竟然还真有共同语言。

    天知道写意与写实交织在一起会出现什么样的大杂烩呢------反正那只不过是艺术上的事情,再坏能坏到哪去。

    大阅兵中,王德发主家发现了一个欠缺-------他们忘了建大型的军乐团了!

    似乎那些士兵走起来只有脚步声,不够壮观。

    当然,铜管之类的乐器非常容易打制,但是紧接下来的是五线谱和七音阶的问题!

    定下了国徽、国旗,怎么能忘了国歌与军歌呢!

    王德发主家拍着脑袋对张国安国王说:“我们太忽视艺术了-------这个时候大宋人只是用词牌名来规定曲调吧?是不是还只有五个音?而且后世还都失传了吧?

    如果现在我们用五线谱给整理好,后世的人不知道多感谢我们呢。”

    “呵呵,老王,你放心吧,无论我们改变了多少,我们的后世一定还会怪我们做得不够好-------”

    “对!我们就需要不满足的后代,不要那些炫耀我们成就的后人。”

    随后,王德发主家也开始对找来的大宋年轻的艺人们进行“理论指导”,很快就培养出一批能识五线谱,听懂七音,还会和弦的艺人。

    等到一系列铜管乐器打制好后,王德发主家只能让他们自己去下功夫苦练。

    说实话,他能通过图纸知道乐器的结构,但是让他吹出曲调来,那可就难了。

    王德发主家写了一曲《帝国与我们同在》的词,然后让文天祥来润笔。

    文天祥看了后,皱着眉头说:“这是词?你们殷地安那里就这样写词?!”

    王德发主家得意地说:“对啊!我们那里只要能大家容易唱起来,节奏简单明快的词!”

    “可你这韵脚不对,而且没有词牌名------让人如何唱?”

    王德发主家恍然大悟,问了一句非常不专业的话:“这个时候是先有词还是先有曲?”

    什么是这个时候?!

    文天祥翻了一下眼睛,说:“当然是先有曲了,以曲定词是常识-------”

    好吧,王德发主家在笔记本电脑里好一顿翻,找出来了一份他认为简单明快的曲子。

    然后又让大宋艺人们演出给文天祥听。

    文天祥没有见这些怪模怪样的乐器,但是也能听出个大概来,于是就按照他听到的旋律修改起来。

    军歌直接用《满江红》了,管它是不是岳飞所写呢------行军曲直接用《掷弹兵进行曲》了。

    前前后后忙活了好一阵子,总算是有了一些模样。

    王德发主家感慨道:“总算开始正规起来了!”

    张国安国王说:“慢慢等他们自己弄呗,你看你忙的。”

    “不行,不行,必须把方向把准了,他们要是以后弄个不伦不类的国歌和进行曲,我听了会受不了------这算是我离开前的强制安排吧。”

    张国安国王叹息道:“大宋人现在还没有学会讲逻辑,说什么‘天无二日,人无二主’,这天上的星星哪个不是恒星?

    你主南亚的方向,我主东亚的方向,我们的配合怎么就不行?”

    王德发主家默默地点点头,说:“再辛苦一阵子吧,为了我们的下一代!”

    提到下一代,特种大队队长黄祖与王玄斌中队长正在头痛呢。

    自从接到秘密通知,说流求学校高年级的孩子要到鸭绿江江口的雪地训练营过冬令营------王玄斌中队长就告别了美滋滋的悠闲生活。

    特种大队队长黄祖还提前来到了他的军营,不用说了,这次冬令营的保卫工作要多重要有多重要!

    ps:感谢书友201801的打赏。特别感谢书友leo的大力支持!,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