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 鸭绿江江口的冬天
    大商联邦帝国成立的消息传到鸭绿江江口自由贸易区的时候,已经是二手新闻了。

    王玄斌中队长心中高兴啊,刚刚升官没有多少天,就又传来好消息了。

    如今的鸭绿江江口自由贸易区可不是以往的小猫三两只的水平,现在,这里成了比釜山港还重要的贸易区。

    鸭绿江两岸出产的木材,棉花,大豆,松子及其它山货吸引来不少的大商大户,他们纷纷在此地开办商铺,那贮木场里堆的木材有山那样高了。

    这里还是煤炭,铜矿,铁矿的输出港,由于纬度的原因,这里是天然的不冻港,所以,天天进出的海船大大小小的,难以计数。

    流求的海商也带来了粮食,棉布和各种日用品,就算是此时天气寒冷,商业街上也照样人流涌动。

    联邦帝国的冬式军服是棉军衣,棉军裤,棉皮鞋,头上是翻皮棉军帽,手上是皮手套。

    这一身装束经过了严冬的考验,就算零下三十度,也可以保证在户外冻伤不着,一点也不影响军训。

    去年吧,王玄斌得到了命令,让他修建一处滑雪训练场。

    山东地区也有雪,但是不适合滑雪训练,雪的厚度和广度都不够。

    滑雪训练场很容易修建,照着图纸修就行了。

    但是,王玄斌那时根本还不知道这天下竟然还有滑雪一事,等他接收到了所谓的划雪板,又看了看说明,一点点就摸出了门路。

    很快就训练出一批擅于滑雪的队员,陆军总部还派出照相人员给他们的滑雪队拍了照片。

    但是,紧接着又让他们建冰场,送来了的滑冰鞋,让他们再练,这个可有一定的难度了,练滑雪他们只用了十天,滑冰则用了一个月!

    事实上,这样的冬训王玄斌中队长喜欢,就像玩似的升了职。

    进入冬季后,他向着鸭绿江北岸派出巡逻队,深入至一二百公里也发现不到鞑靼强盗的踪影。

    他有这个自信,就凭鞑靼骑兵那个冬装水平,远远比不上自己。

    冬天,他们早都躲到沈州城里不出来了。

    上午冬训完事,基本就没有事了,他早安排好了维持自由贸易区工作,由十二名队员轮流在区内巡逻就行了。

    至少眼下,还没有发生过一起人命案,想让土匪来这里抢劫都没有!

    唯一让他烦的是,高丽大将军金正植总来蹭吃蹭喝!

    高丽国现在远比过去好过。

    先前,他们哭穷,敲了大宋一大批援助,当然,他们也确实牵制了鞑靼强盗们。

    等到打退鞑靼强盗第十次进攻后,流求岛用来换取劳动力和矿产品的物资也同时到了,一方面减少了他们的吃饭人,另一方面又给了他们众多的物资。

    再后来,他们学着王玄斌中队长的样子,开始种起了玉米,土豆和地瓜,又从山东地区引进了高产棉花和大豆,还大量从流求岛买来先进的渔具,日子一下子就好过起来。

    有些高丽商人还开办了纺纱厂,织布厂,开始与流求岛竞争价钱呢。

    夏天时,高丽大将军金正植五六天来找王玄斌中队长一次,冬天则是两三天一次。

    这家伙还有公有私的来求人。

    公事,就是高丽国国王竟然想跨过鸭绿江,占领北岸。

    同南岸一样,那里也是种大豆,棉花和玉米的好地方。

    痴心妄想!

    王玄斌中队长当时就拒绝了。

    原因很简单,他刚来这里时就接过命令,绝不允许高丽军队跨过鸭绿江!

    这不是担心他们的安全,而是鸭绿江的北岸将来全是流求岛的地盘!

    鲍威大队长早都告诉过他,张岛主的意思就是这样,要不然他们跑这个冰天雪地的地方冬训做甚?!

    王玄斌中队长当时冷冷地说:“绝不可以过鸭绿江,就算那黑土地现在闲着也不能过,等着张岛主的命令吧。”

    高丽大将军金正植嬉笑着说:“不如这样,我们派出劳力去种植,等秋天收获了,分你一半如何?”

    “不行!除非你打败我的舰队!!”

    “――――――别那么认真如何?来来,喝了这杯酒!”

    事后,他如实向高丽国国王汇报了。

    年轻的高丽国国王看着地图上的北方地区眼睛发火,那是一片多么广阔的土地啊,种上棉花,能从流求岛换回多少枪炮来!!

    他不假思考地问道:“我们建造的舰队打不过他们吗?!”

    高丽大将军金正植正了神色,说:“若是让我平了他们五百多人,可以做到――――――就算突袭他们的舰队,也可以做到,但是,接下来呢?”

    他说完后,认真地给高丽国国王跪下了,说:“我的陛下,下次可千万不要有这等想法,几百万高丽子民全仰仗着陛下的生死予夺!

    他们在登州军港的海军战舰,只要出动三成,便可以灭了我国;他们的陆军只要出动三千人马,我大军数万难以抵挡。

    切莫忘了日本事件――――――别为了眼前的小利而丢了大义。”

    年轻的高丽国国王冷静下来了,他知道金将军是绝对忠诚于他的,而且说的全是实情。

    他不由得叹息道:“莫非是他们想要那里的土地?我高丽国子民的人数是他们的数倍,竟然绝不是他们的对手――――――到何时才能让我扬眉吐气呢?”

    金正植将军微笑道:“莫要心急,我的陛下。棉花价钱一直在上涨,土地放在那里谁也搬不走――――――只要我高丽国上下同心,励精图治,十几二十年后,那可说不定了。”

    这话非常暖人,年轻的高丽国国王彻底平静下来,一切都慢慢来才行。

    金正植将军为私事找王玄斌中队长则是因为他的家族办起了棉纺厂,一心想要流求岛的轻纺设备,铁木结构的装备好解决,也容易模仿,但是那种锅驼机则是实在难以买到。

    这个要求王玄斌中队长也难以满足,自己这个中队五百多人,才有一台锅驼机,只能用来做饭和提供热水浴。

    王玄斌中队长说:“你就是送我十条黑狗也没有用,听说等货的人都排到两年后了!

    真不是不想帮忙――――――”

    金正植将军笑了笑,说:“好,喝酒!以后再说――――――”

    他当然知道王玄斌中队长的话是实话。,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