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章 冬令营开始了
    ..,

    高丽大将军金正植家族办的棉纺厂不是高丽国中最大的,但却是就早的。

    刚开始时,他家出产的棉纺很容易从流求岛挣到了大钱-----一时间马上引起了国内其它贵族和大商大户的跟风,竞争开始激烈了。

    特别是该死的日本国竟然也开始产出棉纱了!

    他们的棉纱好像比高丽国的还便宜一些,这影响了高丽国棉纱出手的时间。

    眼下有四种纺纱手段,一是纯依靠人力,二是纯依靠畜力,三是纯依靠水力,四是使用锅驼机作为原动力。

    高丽大将军金正植家族办的棉纺厂起步早,抢先占了使用水力为动力的最佳位置,而且借助王玄斌中队的关系,从流求岛那里买来了铁木结构的水力纺纱机,然后照着样子又打造了几台,结果挣了大钱。

    但是臭不要脸的,高丽国内一些别有用心的人也跟着学,好像是一夜之间,国内同时开办了几十家棉纱厂!

    高丽大将军金正植一点办法也没有,他总不能派兵去灭了那些人吧?

    那些别有用心的人里还有王族成员。

    他娘的!高丽大将军金正植每一次与王玄斌中队长喝酒就忿忿不平。

    王玄斌中队长说:“------你们再多十倍的棉纱也能卖出去,何必为此烦恼?”

    “唉,你不知道,一家独干的快活------该死的日本棉纱又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了,竟然更便宜!”

    “那没有办法了,你只能想办法降低成本,提高产量-------”

    王玄斌中队长后来大为后悔,因为这话引来了金正植新的要求。

    上头命令他与当地人处好关系,但是并不意味着,他们想要什么就有什么啊-------还好吧,他又一次被自己拒绝后,好像没有生气,仍然来蹭吃蹭喝。

    当流求岛的张岛主建国后,消息传出不久,这个家伙堂而皇之带了一大帮子人,只牵了一条黑狗跑来表示庆贺。

    王玄斌中队长不得不好好招待他们,这帮子高丽军队比自己还冬闲。

    金正植将军看到过滑雪和滑冰训练,他哈哈大笑,认为流求人真会玩,弄这个训练有个屁用?

    大冬天的,谁能出门去打仗?!

    这一帮子人连吃带喝带拿,然后王玄斌中队长还答应帮助他家族推销新出产的棉线袜子,这才把他们打发走。

    这哪里是来表示祝贺,分明是吃大户!

    想到上头对他的指示------算了,不和他们一般见识了。

    日子没有清静几天,军营里来了一去五十多人的队伍。

    三天前,王玄斌收到了登州的电报,说是有一支特工队伍会与他们联系。

    他光听过特工大队的事迹,还没有见过他们的英姿呢。

    这一见面,他略有失望,对方分明是一群穿着统一服装的劳工!

    带头的是大队长黄祖,他一脸的憨厚相,但是此人军衔比王玄斌中队长高。

    他命令旁人退出办公室,然后交给王玄斌中队长一封绝密信件,那上面说明了原因。

    王玄斌中队长暗暗叫苦,王子殿下竟然跑到这里来搞什么冬令营!

    黄祖大队长一脸平和地说:“核心防卫你不用管,你只需要建立起十公里外的防御线。”

    王玄斌中队长看到他穿的是一套黑色的皮棉套装,这一套确实保暖,但是,如果埋伏在雪地里,这分明是大喊着告诉别人我在这里。

    黄祖大队长好像读懂了他的眼神,说:“这是他们搞出的雪地侦察服,我们还在山东地区演练过,效果挺好。”

    王玄斌中队长听了后想笑。

    黄祖大队长又拿出一套白色的棉麻套服,示意给他看。

    王玄斌中队长翻了一下眼睛,靠,早点拿出来啊。

    两个人坐下来了,开始认真布置安全保卫工作。

    帝国王子张战生哪里能知道有人正在为了他的安全而在忙碌呢?

    他正在一条五桅客船上开心。

    当初,法善与他的争执以他取得最后的胜利而告终:九成九的同学愿意去鸭绿江江口,而不是去北海道岛。

    这里的原因很简单:

    张战生向大家展示了从《流求时报》上搜集到的资料。

    鸭绿江江口是一个有松子,蜂蜜,有冻梨的地方,那里还有狗拉爬犁,好吃,好玩吧?

    那里有土炕,据说足有十几米长,可以让二十个人一起睡觉,想一想吧!

    那里有五万人居住------而北海道岛只有不到两千人!

    而且,北海道岛的积雪竟然达到两米深,会憋死人的------那里只出产硬木,据说还有可怕的黑熊!

    法善一时无语,他根本没有想到过做这样的准备!

    他的好朋友黑人迪迪和杰克都被对方说服了-------法善连自己都动心了,主动改变了主意。

    张战生那时高兴极了,爹爹说的对呀,自己出头打仗有什么用?同学们的强烈要求替自己实现了目的嘛!

    张战生主动与法善握手言和,因为爹爹说过,消灭敌人的最好办法是,把他变成自己的朋友!

    后来,张战生参加了建国典礼,他穿着小号的军事礼服,同自己的弟弟和妹妹一样老老实实地站在父母的身后,听从礼仪官的各种安排------除了看阅兵外,其它的事情真心无聊。

    不过,让他高兴的是,爹爹宣布从现在开始,元旦之日要放三天假,不是一天,因为把它改成建国节了。

    张战生知道自己成为了王子,就是老师说的童话里,那种动不动就出现的人物------但是,他没有发现自己与先前有何不同。

    休息了三天,他被人摆来摆去了三天,然后,照样去上学。

    老师还是那些老师,同学还是那些同学。

    但是他却多了一个戏称:没有见过雪的王子。

    他有些不以为然------班里没有见过雪的人多去了,何必强调他是王子呢?!

    到了冬令营的时间,所有的同学都异常兴奋-------我们终于去见雪啦!

    他们乘坐的五桅式客船是一种为远航开发出的客船,那上面的生活设备非常齐全-------原本可以载客五百人的船舱,只带了三百多孩子,那当然显得宽敞了!

    但是,同学们又不敢撒欢------带领他们的是十二个军人,据说他们每个人都亲手杀死过鞑靼强盗。

    特别是那个自称是队长的人,他的面目阴沉而眼神尖锐,盯着你看时,似乎能穿透你的身子。

    他在同学们上船时,只说了一句话:听从命令,服从指挥,否则丢你下船!,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