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六章 冬令营的第一天
    ..,

    这条载着大商联邦帝国第二代人的五桅式海船在西北季风下,画着之字形先驶向了登州海军基地,那里是整个帝国最大的海军基地。

    先前,帝国成立的消息传到了山东地区时,引发了人们的狂欢,连挖煤矿的鞑靼俘虏都跟着高兴。

    他们同样也多了两天时间来休息!

    山东民间有传言,说是国王决定再次发行国债,让上次没有买到的人有机会买到。

    第一批国债的购买者坐在家里都挣到了百分之七的红利,这简直是白得的一样。

    买了那国债,你急用钱钞时,可以轻松卖出,不急用钱钞时,你可以留着等年底分红------天下竟然还有这等好事情。

    当初,刚开始售卖国债的时候,很多人还不敢买,特别是山东地区的民众,他们没有见过这物件,有点,有点不敢相信是真的。

    但愿帝国成立后真的再发行国债吧!

    没有任何人组织,济南城、青岛城、登州城、密州城的公民们彻夜狂欢,谁让他们又多了两天假呢。

    当然,有一些工厂主和开商铺的老板有点小小的不高兴,这意味着他们付出的薪水又多了些。

    山东地区各个城市的巡警加紧了巡逻,骑警值班的时间延长了。

    还好,没有出现什么乱子。

    山东地区西北部与鞑靼强盗集团的管辖地接壤,那里一直在高度警戒,但是没有什么动静。

    山东地区西南部已经与大宋接壤了,两方的巡逻队伍关系良好,经常隔着铁丝网还能聊会儿天。

    大宋巡逻队经常向对方喊话:“兄弟们,你们最近又发什么福利了?给俺们也分点呗?”

    他们往往会接到对方抛过来的新品牌香烟,还有一种叫香口糖的物件。

    大宋巡逻队知道,对方的待遇比他们好------当然,听说比他们从军要难,而且还累。

    大宋军队也提高的薪水,不似以前那种贫贱了,所以也不错。

    大商联邦帝国第二代人要在登州海军基地停留的消息,除了个别人外,无人知道。

    那些孩子们在专人的领导下,参观了海军军营和海军军工厂。

    张战生看过军营后,直言说:“啊,海军的军营要比陆军军营干净呢!”

    带队的队长解释说:“陆军在军营里的时间要远比海军时间长------海军以常出海训练------”

    法善说:“空军军营的条件最好!”

    带队的队长解释说:“那是他们人少-------”

    第二代们在海军军工厂里参观时,他们发现军工厂里格外干净和整洁,和陆军军工厂区别很大。

    带队的队长解释说,海军军工厂的生产任务少,工作轻松。

    带队的队长心里明白,海军方面事先做了不少准备呢,明显能看出经过了大扫除。

    他是陆军出身,知道海军总想着高出陆军一头。

    他们的功夫都下到了王子身上。

    当夜,他们都回到了船上休息,还开始加发了棉袄与皮棉鞋。

    带队的队长和他的队员都是即将组建的帝国近卫军成员,他们都是从陆军或海军中选拔出来的,他们负责八道河地区的战备安全,而且还具备一定的快速反应能力。

    按照要求,他们应该在接到命令的半个小时内形成海陆空三军的联合作战能力------当然,他们将拥有超过普通陆海空军队的武器装备和待遇。

    这支队伍是王德发主家强烈要求设制的,他认为既然成立了帝国,那就要有帝国的样子,哪个国王没有过近卫军?!

    这个问题不是个问题,想建就建了。

    整个三军的正规化还需要一点时间,比如更换军徽和领章,改变军职的称号,让它更系统和专业------这一些都不是急事,等着开春发放春季军服时再说。

    带队的队长叫傅啸尘,他原本是个大宋书生,山东地区战事开启时,投笔从戎,主动到山东地区从军。

    他是被《流求时报》上报道的鞑靼强盗们的罪恶之行所激励------他原本不知道那帮子畜生竟然在世界各地屠杀了如此多的生命!

    他的身体条件非常不错,年少时还学过剑法,所以,很容易通过征兵体检。

    后来,他逐渐在战斗中脱颖而出,不断得到提拔,直到被选进了帝国近卫军。

    虽然还没有正式成立,但是大致结构都差不多了。

    这一次,他被专门挑出来,成为冬令营的带队队长。

    他得到过秘密指示,要在这次冬令营活动中,让孩子们学会服从命令,相互配合,滑雪滑冰的技能倒不是重点。

    过了几天,他们顺利到达了鸭绿江江口地区的港口。

    这个时候,这里正是雪季,隔三岔五便下雪,没有清扫过的积雪处,已经深达两尺多了。

    孩子们刚一下船时,他们个个都被码头上的积雪吸引了!

    他们惊喜地叫了起来,雪,雪!

    有的小心抓着雪玩,观察它们的形状,有的刚想往雪地里跑想撒欢,这时,傅啸尘队长吹起了无情的集合哨。

    他高叫着:“今天下午全体进军营,一个也不许乱跑!”

    孩子们老老实实排起了队伍,并按照某种要求分成了十一个小组。

    从现在起,他们要住进军营里,去睡他们从来没有睡过的长长的土炕。

    黄祖大队长、王玄斌中队长和带队的傅啸尘队长碰了下头,确定了为期十五天的日程安排:他们要学一点滑雪,滑冰,驾驶狗拉雪橇,还要学会雪地狩猎,来一次雪地住宿。

    这一次活动意义重大,三个人都非常谨慎,他们在王玄斌中队长画的地图上指指点点。

    傅啸尘队长说:“初来贵地,我本人在北方的经验不足,还请多多指点。”

    王玄斌中队长笑笑说:“别说指点,大家都是为了帝国效劳,都是为了完成任务。”

    为了这次任务,王玄斌中队长已经做了几套方案,所有能利用上的设备,他都用上了。

    从现在开始,军营里五百多士兵要全为这些孩子服务呢。

    黄祖大队长则淡淡地说:“我的队伍不需要军营照顾,这十五天,我们都会在野外,在你们看不到的区域防守------”

    王玄斌中队长心里苦笑了一下,这家伙一直拒绝与自己联合防卫,偏要自己划出了防卫区。

    此时,这里的军营早已经不是木板房了,一水儿都是砖瓦结构。

    一趟一趟的营房都是有房头处专门的锅炉房烧煤,然后热气穿透整个营房的土炕,尾气从房尾处的高烟囱处抽走。

    孩子们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住房,他们快乐地在炕上打着滚,那芦苇席下的黄土炕格外温暖。

    张战生和胡小毛坐在炕沿上,他们的腿来回丢荡着,闲得无聊,啥时才能出去玩雪啊。

    张战生说:“听队长的命令呗,他不知道要开多久的会。”

    ps:感谢书友澳洲老吴的打赏。,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