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七章 想踢王子的屁股
    冬令营里的孩子们睡了一个香甜的觉。

    他们从来没有经历过在一个大屋子里同时睡下几十个人,一开始时让他们很新奇。

    刚开始睡觉时,他们悄悄地互相讲话,而且还是左右都讲,太有意思了。

    结果好景不长,每一个大屋子都住进了一名教官,他们都是用折叠行军床在屋里住------谁要再敢讲话,会被罚站!

    孩子们期待着教官先睡,结果是自己先睡着了。

    第一天的活动开始了。

    起床号一吹响,孩子们都主动起床了-------其实他们在去年的夏令营时,早都听懂了军号。

    他们排着队上完厕所,去洗漱,然后到大食堂里吃早餐,这一套流程他们都知道。

    今天上午的活动是堆雪景,十一个小组堆出十一个,然后选出最好看的一个。

    这个活动的用意是让他们先熟悉熟悉雪,然后看让他们互相配合。

    十一个小组开始叽叽喳喳地讨论起来,堆什么,怎么堆,这都要先想好。

    傅啸尘队长背着手观察十一个小组,他们无一例外都吵成一团了。

    呵呵,这样吵下去,他们一个上午什么也堆不出来。

    当他走到张战生小组时,他发现他们开始干了起来。

    他们又分成几个小组,开始滚雪球了,似乎要做成什么。

    张战生一开始就提议堆成雪人,因为他在一本画册里看过------但是别人没有看过啊,他索性就在雪地上画出了那雪人的模样,无非就是三个雪球叠在一起,然后再弄两只黑石眼睛,一个胡萝卜鼻子,再插两个树枝当胳膊。

    法善当时就反对了,说这太不像人,而且难看。

    张战生当时咽了口唾沫,问他要怎么才能像人。

    法善说至少还应该有双腿啊------张战生想了想,说:“好吧,你领几个人堆有双腿的雪人,我领几个人堆我说的,反正都是堆雪人!”

    “对!对!”

    于是,他们是最快投入活动中的一组。

    他们的教官丝毫没有参加他们活动的意思,就在那里静静地观察着他们。

    孩子们肯定不知道,远处,还有很多眼睛在注视着他们。

    王玄斌中队长在远处安排了无缝式巡逻,每一队人都要保持一个区域始终有人防卫,只要孩子们出了军营。

    天上升起的热汽球更能观察很远------安全上应该是没有问题了。

    但是王玄斌中队长始终是保持警惕,过去那种美滋滋的悠闲生活在这十五天中肯定是没有了。

    当一队巡逻人员经过一处小山坡后,山坡上的一处积雪动了动。

    原来黄祖大队长和他的一个队员藏在那里,皮棉套装式军服能让他们藏身在雪堆里。

    他的队员悄声说:“二十几个藏身点,那些陆军一个也没有发现------呵呵。”

    “嗯,他们主要盯住远方了。”

    黄祖大队长探出单筒望远镜,直接就看到了孩子们,他们正在那里玩的快乐呢。

    他突然有了也想要个孩子的想法。

    是啊,应该成婚了------张国安国王曾经跟他说过,他的大队要改成特种团,他要成为团长。

    这种团长的军职不高,但是军级相当于师级。

    他当时没有听太明白,但是升官是肯定的了------一直没有再攻打鞑靼强盗,他一开始也很气愤,但是又无奈。

    他知道这一切都是大宋政府中的高官们的胆怯造成的!

    他们永远不想武将们作大,又想贪图眼下的安宁------当然,那些武将们的水平,他也知道。

    不到死到临头之时,他们更想着发财!

    他心里隐隐约约把希望寄托在帝**队上------如果不是有什么想法,他相信,张国安国王不会让他一直在冬训,而且要写出心得体会来。

    又一队巡逻队伍经过这里了,黄祖大队长把单筒望远镜收了回去。

    张战生式雪人堆成了好几个了,他那一组人找来各种物件插到雪人的身上,同学们一时间欢声笑语,很快乐。

    法善式雪人遇到了麻烦,他想像的雪人双腿根本没法子实现,要么立不住,要么承受不了身子,人家都弄成三个了,他们连一个也没有弄成。

    是不是雪不好------但是上哪里找另一样的雪呢?!

    黑人迪迪摇着头说:“我是第一次玩雪------是不是还要学张战生的样子呢?”

    杰克说:“是的,你们看他们堆成了三个了。”

    法善偏头看看那三个可笑的雪人,说:“如果我们有工厂里的那种模具就好了,你们想想,铁水进去后就凝成了想要的样子------”

    但是现在没有模具啊!

    法善说:“我们去帮助他们堆吧,学他们的样子好啦!”

    这次不成功真不是他的错,而是没有模具,迪迪和杰克还有其他也都同意这一点。

    无论要做成什么事情,都要准备好不同的工具呢。

    不管怎么说,十一个小组先后都完成了任务。

    傅啸尘队长一脸严肃地挨个查看着,像是一名检查军队的将军。

    有的组说自己堆成的是流求山脉上的玉女峰;有的说是一条大海船------不管说什么,傅啸尘队长都认真看着。

    但是大多人都模仿了张战生小组的雪人,因为那个简单还好玩。

    最后,傅啸尘队长说,大家都堆的很好,各有特色,奖励大家散玩一个小时!

    一个小时后,听到哨声马上集合。

    啊啊------

    从天上的热汽球看下去,三百多个小孩子此进像三百多颗黑色珍珠一样,在广大的玉盘子里向着四处滚动。

    地雪地里奔跑,打打雪仗,那是一种多么快乐的游戏啊。

    这个时候的孩子们哪里有嫌累的,都不知道跑出了多远。

    张战生和胡小毛跑不动了,他们来了尿急,便冲着一处雪堆撒起了尿。

    童子尿在雪堆上浇开了两处雪洞。

    张战生说:“你看那远处的雪多平整啊,今年春天此处的庄稼肯定长得好。”

    “为何下雪就长得好!?”

    “爹爹告诉我的------你看鸭绿江北面的山上,那里有多么高大的树木啊!”

    “走!快去江边看看!!”

    两个小孩子匆匆系上了裤子,快快跑了。

    他们尿过的那个雪堆也动了一下,可以听到里面有人说话。

    “他娘的,躲在这里也能被尿到------等老子寻个机会非踢他屁股不可!”

    “说大话,王子的屁股你也敢踢?”

    “怎么不敢?他不是有意的尿咱,咱不会也无意的踢他的屁股?然后这一生都有话说了------俺当年可踢过王子的屁股。

    嘿嘿嘿------”

    ps:三更啊,求个打赏。,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