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 王子与童工
    ..,

    接下来的日子严格按照计划来。

    他们开展了滑雪比赛,每一组要比最后一名成员的速度,这一次可不是堆雪景那样了,要分出胜负------胜利的群体可以集体泡温泉,失败的只能冲热水淋浴了。

    他们还学了驾驶狗拉雪橇,本来是要学习与狗打交道。

    他们在夏令营时就学了一点骑马的技术,这一次又是与狗打交道------尽管王玄斌中队长尽量挑选了老实一点的狗,但是仍然让很多孩子怕。

    这个不强求,只要他们有过经历就行,就像当初学骑马一样。

    狩猎也是分组比赛,要他们在最短的时间,猎到圈在猎场里的麂子和兔子。

    那个猎场是精心挑选出来的,有稀疏的山林,有高矮不同的山丘。

    发给他们的狩猎工具是弩箭。

    看他们在狩猎的过程中会不会主动配合,协同作战。

    这个期间,王玄斌中队长与傅啸尘队长高度紧张,生怕出现了误伤------结果还可以,他们胜利完成了雪地狩猎,只有几个摔破了皮或是被树枝划到的孩子。

    王玄斌中队长感叹道:“我们的王子长大后一定会比大宋的那个小小的官家强大------每年都这样训练两次,那官家就成了笼中的小鸟,我们的王子是树林里的小老虎!”

    傅啸尘队长摇摇头,说:“你以为这样就够了?国王的意思还是要王子去参军。

    你不知道的,海军方面一直在设法勾引他。”

    王玄斌中队长眼睛一翻,说:“那不行,我们的威胁是在大陆上,陆军永远是第一!你可要想办法让王子进陆军。”

    王玄斌中队长还真不算是背叛了海军,因为这一次提升,他算在了陆军里,成了陆军内河战舰队。

    “嗯,尽力吧,到时候还是王子自己来选择。”

    最后一个项目是雪地宿营。

    发给孩子们的都是正规冬季折叠行军帐篷。

    一个行军帐篷可以容纳十六个人睡防潮睡袋,睡前可以用一盏煤汽汽灯取暖。

    这种安排是因为陆军行军时是按三十二人配一辆四轮装甲马车的编制来的,可以最大限度的让陆军在北方地区行军时,尽量保持最佳的行军状态。

    宿营时,王玄斌中队长安排了队员对他们进行了指导,让他们在服从指挥的前提下完成任务。

    雪地宿营真好玩!

    孩子们还学会了用固体酒精炉给自己做晚饭。

    不管好吃不好吃,他们反正吃得很香,因为是自己做的。

    当他们合衣钻进了自己的睡袋里后,这才感觉有些凉------尽管涂过杜仲胶的睡袋防潮防湿,而且还有一层鲸鱼皮阻隔,但是寒意依然有。

    王玄斌中队长事先说过,陆军在雪季里巡逻时,在雪地上睡上十天二十天是常事。

    孩子们懂得了战士们的苦。

    冬令营时间终于要结束了,这时出了一个意外。

    不知道是谁提起的,说高丽人竟然可以用畜力纺纱!

    王子张战生当时就乐了,提出要去参观一下。

    这个要求不过份,也不危险------王玄斌中队长索性就答应了。

    工厂是现成的,大将军金正植的家族就有。

    冬季时,北方地区属于枯水季节,所以水力纺纱机一般都停用了,改用畜力或人力,像王子张战生这样的孩子,他当然没有见过使用畜力来纺纱的情景,感到好奇是很正常的。

    在去的路上,王玄斌中队长还热心的介绍呢。

    “流求式人力纺纱机一次可以纺八个纱锭,流求式畜力纺纱机一次可以纺八十到一百个纱绽,流求式水力纺纱机呢,一次可以达两千个!

    你们还没有出生时啊,那时原先的纺纱女一次只能纺出一个纱锭,咱们国王考虑到天下纺纱女的辛苦,便发明了一次可以纺出八个的人力纺纱机,再后来呢,设计出畜力和水力的,直到现在我们流求岛上都用锅驼蒸汽动力了,一次可以纺三千个以上,不用考虑枯水旺水的,而且毫不费力------高丽国的商人呢,也想用锅驼机,但是我们一时间生产不出那么多,他们呀,就不得不用畜力了。”

    “知道!我们流求岛上是蒸汽机时代!!”

    孩子们一起喊到。

    蒸汽机时代,对,就是这个意思。

    到了金家的畜力纺纱厂后,孩子们都呆住了------他们第一次看到如此破烂的木板房,墙上许多木板都变黑烂透了,勉强斜斜地挂在那里,可以听到里传出转动的吱吱扭扭的声音。

    王玄斌中队长说:“这种长长的木板房,他们是学我们盖的------现在几年了,本来应该改成砖瓦式的,但是他们啊,为了省钱,一直在维持。”

    这里的厂长跑过来迎接他们,王中队长说了原因后,那个厂长点头哈腰地把那些小祖宗们请进木板房车间------能让王中队长亲自带队领着的孩子,能是简单的孩子吗?!

    进到房子里后,孩子们吓了一跳,他们看见有似马非马,似驴非驴的动物正在转圈带着一个一人多高的纺轮转动,那怪模怪样的纺机上果然有几十个纱锭!

    王玄斌中队长说:“那是骡子------由马和驴交配而来的,它比马吃的少,能吃苦,比驴还有劲能干。”

    车间很长,一共有十匹骡子,十架纺机。

    “天啊,你们看那骡子身上的伤口!”

    其中有一匹骡子臀部磨掉一块巴掌大的皮,露出了鲜红的伤口,还不断有血珠沁出。

    “啊,它应该休息,要到医院治疗!”

    王玄斌中队长苦笑着说:“好像不影响它干活儿------”

    这时驱赶它转动的一个童工嫌它走的慢,还抽了它一鞭子!

    王子张战生看到那童工一脸的污垢,衣服都是破的,有的地方还露出了棉花,那鞋竟然还是张口的,用草绳子绑着呢。

    天下还有穿成这样的?纺棉纱的人竟然还穿着破衣服?!

    王子张战生怒气冲天地对那个厂长说:“你们怎么能让小孩子干活?!为什么让他穿着破衣服破鞋?!”

    正在那个厂长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时,又有十几个小孩子吃力地抬着纱锭筐经过这里!

    “呀,你们看啊,里面还有小女孩子!”

    王子张战生揪住了王玄斌中队长的袖子,眼泪都要出来了,说:“像我一般大的,不都应该上学嘛?!你看到他们在做工,受那么多苦,你怎么不管管呢?!”

    王玄斌中队长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好把气出在那个厂长身上,怒斥道:“你们雇用童工能做多点工作,能省下几个破钱!!”

    那个厂长万分委屈,说:“上天作证,都是他们爹娘求我让他们做工的,他们有工做都乐坏了!”

    王子张战生抹了抹眼泪,他走到那个和他差不多同样大小的孩子身边,说:“你是愿意来这里的,还是被逼的?你为什么不穿双好鞋呢?”

    那个孩子早都看到来了一群穿戴整齐,一看就是富贵人家的孩子们。

    孩子们的妒忌心是挡不住的,它表现为超级反感对方。

    “起开!别烦我------我不出来做活,在家里吃闲饭吗?娘亲还要生个小弟弟呢!”

    “他”竟然是一个女孩子------王子张战生第一次被人喝斥,一下子红了脸。

    王玄斌中队长看到她竟然还冲着王子挥了一下鞭子,眼睛当时就立了起来!

    那个厂长一直在察言观色,他这时马上跳了过去,夺下鞭子,猛抽那个女孩子!

    ps:感谢书友澳州老吴、王玄斌、1801、不坑不成活、墙外不一样、201801的打赏。,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