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九章 王子的许诺
    王子张战生叫停了那个厂长的抽打,但是,他却发现,那个女孩子仍然是在用仇恨的眼神看他。

    此次参观结束后,所有的孩子们都意志低落。

    天啊,还有人在过着这样的日子!

    不是每一个人的童年都会快乐-------

    王玄斌中队长又尴尬又恼火,却又不知道如何发泄。

    回去的路上,大家都很沉默。

    王玄斌中队长感叹道:“我小时候经常挨饿------那时哪里有这般高产的水稻良种?更没有玉米、土豆和地瓜这样的神种,若不是国王亲自带来,这天下还不知道会饿死多少人!

    王子殿下,你知道高丽人叫我们的这些种子为什么吗?”

    王子张战生摇摇头说:“我不知道------是不是天下的畜力纺纱厂都是这家厂子一样?”

    “天赐种!许多高丽人经常摸着他们儿子的脑袋说,这是流求张岛主赐与我家的------其它的畜力纺纱厂条件可能还比不上他家。

    只有这样,他们的棉纱才能如同日本所出的棉纱一样便宜,才能在流求岛上卖出好价钱。”

    王子张战生皱着眉头说:“那我身上穿着棉衣岂不是用他们的棉纱织成?!”

    王玄斌中队长咽了口唾沫,说:“高丽国和日本国所出的棉纱,只不过占了将近一成罢了,大宋有三成,我们自己出产了六成-------而且他们出产的棉纱质量差,要么结实但粗细不均匀,要么精细但是不结实,只是用来加工一些低级棉布,所以,你们身上的棉衣绝不是用他们的棉纱织成!”

    王子张战生似乎松了一口气,但是他接着说:“我回去就告诉爹爹和娘亲,不让他们买高丽国的棉纱!------没有了那样的工厂,那些人就不会受苦了!”

    王玄斌中队长当时就挠头了,我的娘啊,若是真这样,金正植非得找我来哭求不可!

    高丽国的棉纱百分之九十出口到流求岛,若是停了他们的出口,他们拿不出流求钱钞来买急需品,弄不好得几家合伙买一盒火柴------当然,这是夸张了一些!

    王玄斌中队长慢慢地想,慢慢地说:“高丽国国内现在以穿麻布,最多穿棉麻布衣为主,如果不买他们的棉纱了,他们的厂子就会倒闭,原先还能挣些工钱的工人,一分钱也挣不到了,会饿死的!

    ------我刚参军时,穿着麻布衣,整天务工务农还军训!

    ------那时候吃的也不好,哪里有肉?整天就吃海鱼和喝汤!

    ------大米饭都是少有的,啃那种大饼子,很难吃的!

    你看,现在好了,从里到外都是优质棉布衣,想吃啥样的肉就吃啥样的肉------当年,你要是看我受苦可怜-------我哪里会有现在的生活?!”

    “噢------”王子张战生似乎恍然大悟,说,“那他们受过苦后,是不是也会有好生活呢?”

    “当然了!”

    王玄斌中队长必须担保这一点,他肯定地说:

    “如果他们厂子挣到钱了,然后还不给工人涨工钱,那些长大的工人不就都会跑到我们流求岛来打工了吗?!哪里还会有工人给他们干?!

    王子殿下,你知道的,我们流求岛招工人都报销船票的,没有人敢拦住我们招聘------”

    王子张战生小声嘟囔了一句:“愿天下人都穿上棉布衣,都穿上好鞋------”

    王玄斌中队长听到了后,笑了一下,心想,小子,就凭你这句话,你将来登基时,我第一个发誓效忠你!

    孩子们的欢乐也来的快,一群半空飞过的野鸡让他们暴喜了。

    “野鸡,野鸡!”

    他们刚要去追逐,王玄斌中队长喝止了,他随手掏出五轮手枪,“啪!”“啪!”“啪!”,五枪打去,结果掉下三只来。

    他的脸色有些红,十几天没有练,手感就差了。

    但是孩子们哪里管枪法,他们快乐地奔跑过去捡野鸡呢。

    王玄斌中队长吹了口枪口,插回五轮枪,一会儿再让人买上几十只鸡,今晚吃鸡,大吉大利!

    第二天早晨,孩子们到底是走了,他们到了码头,登上船的那一刻,王玄斌中队长轻松无比,差点唱起歌来!

    傅啸尘队长向他敬了个军礼,表示感谢。

    他谦虚地回了礼,双方再见了。

    王玄斌中队长看着他最后上船,心想,求你们了,可别再来了。

    大商联邦帝国的第二代们还没有抵达八道河港,国王张安国就接到了他们这次冬令营的全文报告。

    他非常满意,这一次远比上次的夏令营更有组织度和目的性。

    回到家后,他把报告递给了王后安静。

    “这个小子非常不错,我觉得别的都可以学习,这一份善良太难得了,实在是天赐我也!”

    知识和技能永远只是工具,善良却永远是人性的光辉!

    王后安静看完了后也高兴,说:“孩子真不错------以后的夏令营和冬令营都这样做,尽量明年就在全岛推广开。”

    王后安静也是一个对钱钞无感的人------眼下的教育经费已经全面国家化,不再由他们的财产来支出了。

    王后要求明年推广开,这又会让分管教育的杨友行头痛了,他又得去找主管财政的古剑山大臣商量。

    如果明年全岛上的小学都推广两营,这笔费用可不低!

    还是沈千千有办法,她说:“你呀,笨呢!不会学学我们的国王,他弄的那个退伍军人信托基金,不仅挣钱,还有人向那里捐款!”

    杨友行拍了一下脑袋,说:“对啊------我别弄个像讨小钱的样子,直接办个教育信托基金吧,到时候,肯定有人也捐出大笔钱钞!”

    “你出面办可不行------”

    “让古剑山出面?”

    “你求王后出面吧,她的心才善呢,还有感召力!”

    “对极了!”

    “哎,你别马上去啊------等等,你今晚吃什么?”

    “吃你!”

    “让你吃三回行不?”

    “两回!”

    王后安静听完杨友行的要求后,马上就答应了,说:“可以!我过几天就把教育和医药一起办成慈善基金,这本来就是国家的责任------”

    几天后,教育与医药慈善基金正式成立,王后安静亲自担任主管。

    国王张国安宣布王室财政捐出五十万贯钱钞当成启动资金。

    当消息传出后,许多大集团大公司都先后捐了钱钞,他们都小心翼翼地,不敢超过国王的数目。

    王子张战生回家后,他着重向着爹爹说了他在畜力纺纱厂的见闻。

    国王张国安严肃地听完儿子的讲述,他说:“那些高丽小孩子是值得同情-----但是,我要问你,你第一个想法应该是,我们帝国内有没有这样的情况。”

    “啊------不会有吧?!会有嘛?!”

    国王张国安看到儿子一幅吃惊的样子很可爱,他笑着说:“至少眼下没有!因为我们这里有最低工钱,所以,那样的事情不会发生。

    如果发生了,那会成为新闻的,会有记者报道出来,根本不用你去查------新闻自由会让你凭空多出数百个不用花钱雇佣的密探,除非你本人有巨大的污点怕人知道。”

    “我不会有的!”

    “是的,我的儿子,我相信你!”

    “这天底下还有很多受苦受难的人值得同情,但是,你要先让你身边的公民们过上好日子,慢慢地,他们也就会跟着过上好日子了,简单的救助是无用的。”

    “天底下还有比他们苦的人?”

    “有的,太多了------慢慢来,不着急。”

    ps:感谢书友风筝的打赏。,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