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 楢山之雪
    今年的雪格外多格外大,就连日本信州的深山里也是如此。

    信州在日本国本州岛的中部,那里群山盘绕,大多是坡地,少平原。

    深山中有一个小村子,叫楢山村,这名子来自于他们所在的大山。

    同周边上百里内的其它村子一样,他们都是归领地杉田家族管理。

    楢山村有一些旱田,但大多是坡田,他们主要种植谷子和荞麦。

    这两种粮食的产量都不高,而且种植起来很费事。

    到了年末,他们交给领地杉田家族田租后,所剩的粮食就不多了。

    这里有两个传统,说出来都挺吓人的。

    一是男人一到了70岁,女人一到了60岁,就要由家里的长子在冬天背到村后的楢山上抛弃,任其自行消灭。

    这只能有一个解释,太贫穷了,连一口饭都要算计。

    这个传统一直在被继承着,而且,若是谁家的长子不舍得丢弃的话,会被别的老人嘲笑,在村子里没脸做人了。

    二是只允许长子结婚生子,其它兄弟都不得结婚分家,还要专门为长子打工混碗饭吃,这样的人叫奴崽。

    去年吧,村里已经59岁的阿玲婆知道自己离上楢山的日子已不远,可是她的身体还挺结实,而且还是太能吃了。

    她真心为此苦恼过,偷着哭过不少次。

    秋天的时候,她有意在磨荞麦的石磨上磕掉了两颗门牙!

    但是,她仍然能咬动野果和野菜,真是太气人了------她不能自杀,自杀的人不会再次投胎为人,听说会变成猪狗之类的。

    而且,她还有两个心思未了。

    她的丈夫当年不忍心上山抛弃自己的母亲,又害怕被村里人嘲笑,于是自己逃了,没有人知道他去哪里了。

    她的长子利平到时候会不会让自己去见楢山之神?她隐隐有些担心,怕他走了丈夫的老路,再抛弃了儿媳阿玉------阿玉可是一个好妻子。

    她的二儿子利助三十多了,整日蓬头垢面,萎靡不振在地里做活,他到现在仍然还是一个处男!

    一个男人要是作为处男而死,同样无法投胎成人------这可怎么办呢。

    家里出不起让他出山去镇上找妓女的钱。

    粮食是这里的一切!

    村里还有一条法律,凡是偷窃粮食者,其全家都要被活埋。

    去年秋天到的时候,整个村子的收成都不好,唯有村子公田里的大豆长势不错。

    村里西屋家的男人心疼自己十二岁的女儿阿金饥饿,便去偷了些榨过油的豆饼。

    但是他被人抓住了,榨过油的豆饼也算是粮食,而且还可以卖钱,全村子都很看重的。

    结果他的一家人都要被活埋------阿玲婆拿出自己最后的积蓄,当年结婚时丈夫送她的一对雕花铜手镯,总算赎下了阿金。

    二儿子利助非常愤怒,说:“母亲!你上楢山之前竟花光了自己的积蓄,还为家里添了一张吃饭的嘴,这难道是楢山之神在惩罚这个家嘛!”

    阿玲婆微笑着说:“我的儿子,请你不要生气,阿金不算添张吃饭的嘴,她将来要成为我的长孙吉屋的妻子。”

    吉屋是利平的长子,家里的长孙,今年十五了,也算是要娶妻了。

    二儿子利助摸摸后脑勺,憨憨地笑了,这样说起来,家里还算赚到了。

    阿金算是留在家里了。

    阿玲婆教她在溪水里抓鱼,在山上采摘野菜,两个人相处的很好。

    阿玲婆认为自己让阿金有了在山里活下去的能力了,便开始为二儿子的事情操心了。

    她在心里想着村子里的女人,最后,选定了四十多岁的阿花,也许她才能接受一小袋粮食的诱惑吧。

    每一次做饭,她都从要做的粮食中捧出一点来,装到房梁挂着的小袋子里,她先让家里人吃,自己尽量吃野菜,野果子。

    就这样,她才积攒下一小袋粮食。

    她找了个机会堵住了阿花,献上了那一袋粮食,还跪求她。

    阿花吓坏了,但是又不舍得那袋粮食,想了半天就答应了下来。

    阿玲婆亲自去阿花家,假装请她来自己家里帮助缝纫------家里的儿媳妇阿玉的手坏了。

    阿玲婆亲自给二儿子利助烧了开水,给他洗了全身------洗过澡的二儿子是一个帅气的男人。

    当阿花进屋子里后,阿玲婆独自来到了院子里,微笑着看那楢山之巅。

    听说那里四季有雪,楢山之神就住在那呢。

    不知道多久后,阿花匆匆跑了出来,她连招呼都没有打,狼狈不堪地跑回家了。

    阿玲婆深深地冲着她的背影鞠了一躬,愿楢山之神让你幸福。

    二儿子利助从此变了一个样子,走路都有力气了。

    她的心思似乎没有了。

    深秋,楢山上的红叶已经落尽,阿玲婆认为自己要被送往楢山的日子到了。

    她和长子与儿媳阿玉在这天傍晚长谈,利平果然掩脸哭泣了,他不敢背着母亲上楢山!

    阿玉也哭了,说,求您了,不要上去这样早。

    阿玲婆微笑着说:“活到这个年纪,总算看明白了生死,我这几天就一直梦到楢山之神,看不清他的样子,但是能感受到他的温暖。

    背我上山,那里才是能让我幸福的地方,老人的传统总是不错的。”

    “不不,母亲,家里还有粮,我明天就去山里打猎!”

    “我的儿子啊,我的奶奶昨天也来了,她当时上楢山时,是微笑着去的------我的父亲大人背着她,就那样走啊走啊,人就都不见了。

    晚上的时候,我问父亲大人,奶奶哪去了。

    父亲大人说,她去享福了,再也不怕粮食不够吃了,再也不担心孩子们过的好不好了------也不会挨冻受累了。

    我的父亲大人不会骗我的。”

    屋子外,吉屋和阿金在偷听,因为家里破天荒点起了油灯,很奇怪的。

    吉屋小声地问道:“楢山顶上真是那样吗?”

    阿金满脸的眼泪,说:“我想我的父母大人了------”

    这一晚,阿玲婆没有说服长子,但是她不急,还没有真正到下雪的时候。

    不几天后,出了大怪事!

    领地杉田家族的管家竟然带了些粮食来,说是杉田家族听从了新的征东大将军,他们要的田租少了!

    而且杉田家族的长女杉姐过十八岁生日,正好给各个村民们退了些粮食,让大家过个好冬天!

    要大家永远记住杉田家族的恩情。

    啊,只见过田租越交越多,从来没有见过退回粮食的------

    ps:三章啊,求打赏!,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