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一章 楢山之雪续
    杉田家族的管家还告诉了大家一个好消息,说是杉姐大人考虑到冬季里农民们没有事做,白白在家里吃饭,她便给大家想了个办法,让每家出几个劳力,男女不限,管吃管住还发工钱!

    楢山村里都要炸锅了,这是天大的好事啊!

    好事不曾有,今年特别多!!

    利平、利助和吉屋抢着挤到那个管家旁观,问他们家出三个人可以吗。

    那个管家眉飞色舞地说,你们就是来三百个人,我杉田家族照样管饭发工钱!

    这个消息像飞一样在信州地区传播开了,就连已经到来的雪季也阻挡不住。

    阿玲婆和儿媳妇阿玉,未来的孙媳妇阿金呆呆地坐在家里,没有办法呢,家里的三个大男人没有人能拦住他们------所有的人一窝蜂一般奔向了杉田家族的庄园,就连比楢山村还偏僻的山村都知道了。

    能在冬季前发一些粮,这是从来没有的好事,冬天里管吃还发工钱,这是楢山大神的安排吧?!

    阿玲婆带着哭音说:“我怎么这样命苦------谁还会背我上楢山啊。”

    阿玉看了看阿金。

    阿金说:“家里只有我们三个人,那粮食能吃到明年夏天了------奶奶,我求你不要上楢山了!”

    阿玲婆说:“那粮食尽量留着吧,男人迟早会回来的。”

    阿玲婆一个人在雪中走访了村子里其它老人的家,老人们都同情阿玲婆的遭遇------到了上楢山的时候,家里的长子竟然不在了。

    当然,他们可不敢指责杉田家族招人的行为,其实随便一个低级武士便能吓住全村,别说是杉田家族了。

    茫茫的大雪中,阿玲婆一个人在孤独的走着,她的神情迷茫万分。

    茫茫的大雪也在杉田家族的私邸上空飘落。

    那个管家兴奋异常地向着一位艳丽而庄重的少女汇报工作。

    他说:“我杉田家族通过各田庄的地头总共征集了三千名劳力,先前送走的八百名劳力就让我们挣了大钱,若是后续再能送走,就会得到几倍的钱粮!”

    艳丽而庄重的少女扭头看看窗外的大雪,说:“下雪会不会影响送走他们?”

    她身边跪坐着的一位年经的家臣说:“不会的,只要他们能走到海边,就会用海船运走------”

    那个少女叫杉姐,是杉田家族的长女,过了十八岁生日的时候,便开始帮助父亲处理公务。

    她的父亲最近迷上了禅宗,一直在闭关。

    杉姐仍然在看着窗外的大雪,又说:“再给那些留在家里的老弱村民发些粮食吧,我再也不想听到冬季里有饿死人的报告了。”

    那个管家干净利落地跪拜了一下,退出去了。

    杉姐的家臣是一个二十几岁的武士,在出现镰仓事变后的几个月内,他便被杉田家族派到镰仓城观察情况。

    后来,他还去了石见国,亲眼看见了石见自由贸易区的繁荣。

    听了他详细的汇报后,这使得杉田家族果断切断与北条家族的联系,迅速倒向了新的征东大将军唯康亲王。

    现在证明,这种倒向给杉田家族带来了巨大的好处。

    作为信州守护,他们上交的租税不仅不要了,而且还提前给了大批的棉布、粮食和其它的物品。

    如果不分发一些给村民,杉田家族就得把粮食堆到露天地里了!

    投靠是一门学问,它需要准确的情报,还需要大胆的预测!

    杉姐的家臣对杉田家族来说是功不可没,但是他从不炫耀功劳,也从不骄傲待人,就一直默默地为杉姐做事。

    利用冬季的时机输出劳力,这也是他的主意,而且他还绕过了中间商,直接与流求岛的新东方集团公司联系上了------这会让杉田家族族产上升到一个新的阶段。

    那个管家退出后,杉姐仍然在看着窗外的飘雪。

    那雪积在梅枝上,那雪积在小亭上,那雪积在远处的松柏上------

    杉姐的家臣悄悄看了一眼杉姐,华服下,她露出了一片脖颈,那比外面的雪还白。

    “那些商人真的能按照他们说的那样对待我们的村民?”

    杉姐回过头来,她幽幽地问。

    杉姐的家臣低下头,跪拜了一下,说:“在下以生命担保,他们定能信守诺言!”

    “玉米,地瓜和土豆真能出产极多?”

    “是的!”

    “只可惜玉米面没有荞麦面好吃,土豆也不好吃------唯有烤地瓜极好。”

    杉姐的家臣微笑了,那是他亲手烤给她吃的呀。

    他当初在石见国自由贸易区发现有卖烤地瓜的时候,就断定此物与同那水果罐头一样,会让杉姐喜欢!

    杉姐的家臣说:“我听说高丽人喜欢把玉米面与荞麦面掺在一起吃------只要让村民们填饱肚子,用心做活,那一切都会安定下来。”

    “我原先以为大宋的临安城是天下最繁荣的地方,没有想到还会有八道河城,真心希望能像你一样,可以马上去八道河城游玩。”

    杉姐的家臣喉咙动了动,他更希望能让杉姐陪着他一起去!

    镰仓港天天有去流求岛,去大宋的海船,而且已经有了专门运送人的客船!

    此时出海,绝对不是以前那种用生命来拼搏的情况了,非常安全而且舒适。

    但是眼下还不能呢。

    杉姐的家臣说:“我此次前往,定会把那里的好东西带回来,让信州也如同石见国自由贸易区那样富裕!

    我听流求岛的商人说过,在流求岛上,饿死一条狗都是罪恶------而我们这里竟然为了省下一口饭,要亲自把自家的老人送到楢山上饿死!

    这实在是天大的罪恶!!”

    “啊!”杉姐用她细长而白皙的双手捂住了脸,似乎不愿见到她早就知道的罪恶。

    “你要想想办法,不准再发生这样的事了!”

    杉姐的家臣把视线从杉姐的手下移开,深深地跪拜下去,说:“是的,我已经派出武士去四下里巡视了!”

    茫茫的大雪中,利平扛着大包裹在艰难地走着。

    刚刚,杉田家族的那个管家又提前向劳力们发了一些粮食、盐,还有一些其它的东西,准许他们先送回家。

    众多劳力感动的都哭泣了,纷纷跪拜在雪地上。

    利平是三个人中最健壮的人,他一个人送回去就可以了。

    利平不时的在雪地上滑倒,但是又飞快地爬了起来,他背着的,都是极好的粮食。

    在这里,粮食就是一切!

    终于,历经千难万苦后,他回家了。

    ps:感谢书友澳洲老吴与1611的打赏。,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