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四章 孔家的那些事情
    ..,

    法善做了大宋官家赵显的陪读后才知道在流求小学里读书是一件多么快乐的事情。

    流求小学里有有趣的化学、物理实验,可爱的体育课------就连枯燥的数学和逻辑课都比那些老头子摇头摆尾地讲解经史典集好听!

    在皇家讲堂里,那些帝师们先讲经,然后讲史------就不讲现在!

    不过还好,经史之间有一刻钟的休息时间。

    法善很快成了赵家儿童的偶像,因为他会上房上树,还会开枪滑雪!

    对赵家儿童们来说,课间十五分钟听法善讲话绝对比听帝师讲课还重要。

    法善也不是一个客气的人,他一边嚼着赵家儿童孝敬的花生牛奶糖,嗯,这是流求岛刚出产的,他先前都没有吃过,极好吃。

    一边给他们讲流求岛的各种趣事。

    “从善如流?可是你们知道水为何会流?不不,不是因为有高有低,而是因为有了重力------我们学校旁边就是一座高大的水塔,有十来丈高吧,那上面就装着水,不是用人挑上去的,那样太傻了,是用锅驼抽水机抽上去的,然后在那水塔上装上管子,连到那水房里,到时候,你一打开水笼头,水就出来了,随便用!”

    大宋官家赵显说:“皇宫里没有,可是我想要有!”

    “这是真正的从善如流------”

    法善不喜欢上经史典集的课,也许和流求的教育有关,流求小学就没有专门讲经的课程。

    文天祥对此早有成见,而且当初还和张岛主争论了一翻。

    文天祥说:“人不学经典,如何能识礼知耻明大义?”

    张岛主则说:“我到现在也没看全过《论语》,也不知道《孟子》有多少章,你看我怎么就不能识礼知耻明大义?

    都是一些做人的基本常识,用得着专门去背去学?!

    孝敬父母,对人友爱,尊重师长------我看不出这些要求有必须天天讲的必要,哪里有那么神叨叨的!”

    文天祥怒道:“仁义礼智信,君子立德,立功,立言------经典之著岂只有你所说的那样简单?”

    张岛主不好意思地笑了,说:

    “学校里没教,但是书店里这样的书有的是卖的,谁想看,谁去买呗!”

    “难道历史你也不讲吗?!”

    “这个要学啊,不学怎么能知道古人有多傻,如何不犯他们的错误!

    你再说说看,你所说的经典之著啊,传统文化啊,它们有多复杂------需要我们天天讲,还要科举考试呢?”

    文天祥有些气急败坏了,说:“你先前说我脑子里有三层木马,其它两层是什么?

    你说了我再和你好好谈谈经典之著!”

    张岛主摇摇头说:“我要想看,我就去书店里买那本书看,反正这里出版自由,用不着别人讲了。”

    文天祥恍忽了一下,问道:“还有出版不自由的地方?”

    “以后不会有了------”

    但是文天祥不甘心呢,所以他利用讲《三字经》的机会大讲特讲经典,还主动招来他在大宋的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来帮忙------这就是先前他要求多上课的原因。

    张岛主不管他,反正课时就那些,而且考试也不考,随他努力了。

    文天祥最后痛苦地发现,张岛主的儿子也是一个不读《论语》,不知《孟子》的家伙------但是发现那孩子为人处事倒也正常,看不出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自从张岛主建国后,他一跃成为了国王,可是仍然如先前一样工作。

    有时候还接见一些公民,倾听他们的诉求。

    当然,最多的是阅读他们的来信。

    现在,大商联邦帝国已经建立起了完善的邮政体系,一封信只要贴上一定面值的邮票,投入指定的邮筒里,就可以安全准确地寄到万里之外开罗地区的某个商铺。

    所以,他每天都会接到许多公民来信,一开始时有一个秘书帮助处理,后来是三个,再后来是十个。

    他的秘书们负责捡一些重要内容的信件给他看,然后按照他的意思回信------一些阿猫阿狗无聊的信,秘书们就直接处理了。

    这一天,他的一个秘书给他了一封长信,说是山东孔家来信。

    那信上一面是恭贺建国的事情,另一面暗示,他们想要张国安国王的册封之类的------总之吧,大概意思是山东孔家店全体同仁在新春前夕,想要集体为大商联邦帝国服务!

    他勉强看完后,随手丢到一边,对那个目瞪口呆的秘书说:“你回信告诉他们,帝国公民,人人都要遵守法规,没有这个圣人那个圣人的。”

    山东曲阜的孔家终于露头了------事实上,他们露不露头,张国安国王以及他的朋友王德发主家根本就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

    只是把他们当成拥有许多田地的大土豪家族。

    这些年来,山东孔家一直在观察,开始时,他们真不信任什么流求军队,就算他们打了胜仗后也不信任。

    原因很简单,听说他们只是一帮子商人组织的军队,莫明其妙地跑到山东东路来,啥宣告也没有,直接就开干!

    商人如何能知道大义?

    正所谓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事不成,则礼乐不兴;礼乐不兴,则刑罚不中;刑罚不中,则民无所措手足。

    所以,就算他们能打了胜仗,确实把大元人马赶出了山东东路,但是,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

    但是,他们不知道的是,那帮子人根本都是些不看《论语》的人,想必也不会遵守《论语》上那些奇怪的逻辑推理。

    结果,人家兴也勃焉且久焉,在山东东路占据了许久了------而且确实比大元还在时让百姓生活的好,等到那帮子商人真的建国了,孔家人开始动心。

    早在1233年,鞑靼骑兵攻下金汴都时,金先前册封的衍圣公孔元措被鞑靼强盗集团所得,仍封孔元措为衍圣公,而又封孔之全止充曲阜令。

    那时的孔元措无子,由其弟孔元綋的孙子孔浈为嗣。

    孔浈于1251年袭封衍圣公。

    后来,元政权先前所封衍圣公曲阜令孔之全之子孔治率孔氏族人上书大头目蒙哥,言孔浈不修祖祀,且非孔氏之宗,而系孔元綋的儿子孔之固侧室所生,且生母早已改嫁驱口李氏,孔浈曾随李氏姓李,不可为孔氏宗------这里面还有一堆无法明说的破烂事情。

    1252年大头目蒙哥听了后头疼,便下诏免去孔浈衍圣公封号。

    一直到新的大头目忽必烈上台,也许是战争的原因,到现在也没有任命新的衍圣公!

    蛇无头则不行,文人无衍圣公-----则天下大乱!

    所以,他们不得不看好大商联邦帝国了。

    ps:感谢书友1611、纳尼、polo、20180、不坑不成活、澳洲老吴的打赏。,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