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八章 高小二的愤怒
    先前,张国安国王不满足现在的肉食补充水平,认为公民们的动物性蛋白的摄入量还远远不够。

    他想到了后世在澳大利亚泛滥过的兔子。

    那个动物好啊,如果像在澳大利亚那样没有天敌人,也没有强大的竞争对手的情况下,那个母兔怀孕周期仅为31天,它每年能生产4~6次,每窝大约在6~10只。

    幼兔在出生两个月以后,就已经具有繁殖能力。

    可以这样说吧,100年内不采取任何限制兔子繁殖的措施,那么地球上每平方米的土地上都应该站着一只兔子!

    大宋民间就有崇拜兔子的传说,也许就是因其强大的繁殖能力,现在大宋还有称兔儿爷的神话。

    这时期的天竺神话中也有关于美女、兔子和月亮的传说。

    当然,他知道澳大利亚被兔子折磨成什么样子------所以,他一直认真警告啃狗总督,只准让他把送给他的兔子群送到塔斯马尼亚岛上。????那里本来就是一个拥有起伏的山脉、连绵的牧场、茂密的原始森林和白色沙滩的海岛,到了收获季节,可以让人来打猎。

    兔子肉大补啊,做法很多,远比袋鼠肉好吃。

    他想看看,在这个时代,换了现在这些人,那些兔子有没有机会泛滥------就算真控制不住了,也只是在一个岛上罢了。

    这个想法是美好的-------但是在百思港转港时出了乱子,吊车在吊运兔子笼时,不小心破裂了,两百只兔子中跑十七只!

    事实上当时码头的人也没有当回事情,他们尽量抓,抓不到就放弃了。

    等到啃狗总督得知后,那十七只早都逃没影了!

    啃狗总督当时就急了,别的他不管,张国安国王的严正指示他可一清二楚!

    他当时就召集了帝国陆军中队长和巡警局局长说明了情况,一开始时,那两个家伙还不当回事,甚至笑了起来,直到啃狗总督拿出张国安国王的亲笔信,两个开始傻眼了。

    啃狗总督飞快地说道:“那七母十公的兔子一年就能生四百二十只,那四百二十只幼兔只要两个月就能再次每年生四百二十只,如此循环下去,他们用不上十年就能把澳大利亚西部的草原占领,抢我们牛羊马驴的草料吃,我们辛辛苦苦种植的苜蓿都便宜了它们啦!

    吃我们的蔬菜和粮食都不算什么了!”

    他们两个马上严肃起来,马上开始行动。

    骑警、巡警和帝国陆军战士、骑兵战士都上阵了,开始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围剿活动。

    当然,群众们也发动起来了,一只兔子奖励十贯钱,死活不算------因为那是国王的兔子。

    一时间,人叫,马嘶,狗吠,乱成了一团!

    个别隐藏极深的袋鼠跟着倒霉了------最后有了成绩,抓到打死了十四只,还有两母一公没有找到。

    啃狗总督怒气冲天,真会逃啊,若是三公就不管了,三母也行啊。

    戴维明中队长脱下军帽,他挠挠头说:“两母一公的兔子,它们在野外相遇的机会有多大?能大过在草原上找三匹丢失的马大?”

    啃狗总督一句话就噎住了他,说:“那你希望我怎么想报告?告诉国王,戴中队长说两母一公的兔子,它们在野外相遇的机会等于零?”

    戴维明中队长一下子说不出话了,啃狗总督真生气了。

    大家仍然在努力,但是没有效果------结果这一天的清晨有了消息!

    啃狗总督牵着三条大狗就冲着那个高家庄的人指的方向冲去。

    他的三条大狗参加过围剿行动,而且嗅过兔子的味道。

    “总督大人!你这花鲫鱼!!”

    啃狗总督回头喊道:“跟我去抓兔子,一只一百贯钱!”

    一百贯钱,什么兔子这样值钱!?

    我还卖啥鱼啊,赶紧上岸去抓兔子吧------

    那个家伙跳下了船,任由小船漂浮,狂追啃狗总督!

    高家庄的马场在据高家庄以北一百多里远的地方,这一天高小二混身痒痒,突然要去百思城洗个热水澡,还让人按摩的那种。

    正在打算的时候,高小五从牛场赶了过来。

    他骑着马在木板房外喊他的哥哥:“大哥,你出来一下,我有急事!”

    高小二懒洋洋地从简易住房里出来了,怎么,莫非想和我一块去泡澡?!

    高小五骑的是一匹骟过的公马,那家伙竟然还对围栏里的母马感兴趣,一见到这里的马多,兴奋地打着圈子。

    高小五也不得不让它任性打圈子了,他的身子随着马在转动。

    “大哥,昨晚有牲口商人来找我,说小牛犊的价钱又下跌,到了秋天肯定还会降!”

    高小二顿时恼恨起来,说:“是不是坐着一架白色四轮马车的家伙?!他的车夫还是个黑人??”

    “是啊!我昨夜还留他住了一夜。”

    “那个家伙昨天早晨来我这里了,说马驹儿的价钱也要跌,要从十六贯钱跌到十三贯钱,让我趁早与他签了合同------屁!我当时就给他脸色看了,让他不如去草原上自己抓去!”

    木栏里的马驹们似乎也认为自己被看低了,有的还学着它们母亲的样子嘶叫了起来。

    “那个家伙说自己是殷地安集团公司的人------你晓得的,殷地安集团公司背后是国王-------”

    高小二咽了一口唾沫,想了想,说:“给不上价钱,就是天神来了也不行!这都是我们兄弟辛辛苦苦放养的-------”

    马场牛场的生活大不易啊,忍受孤独,远离人群,这都是小意思。

    冬季时备草料,搞青贮,那都是累死人的活计------不给人家帮手好价钱,休想请到短工,不要说那些长工了,雇佣日本伙记的钱钞都要超过雇佣大宋人了!

    幸好这里没有猛兽。

    高小五点点头,他也坚定了自己的想法,不给到好价钱,坚决不卖!

    秋季经常有商人来收购马驹和牛犊,那样很容易运送到流求岛或大宋,省舱位而且死亡率还低。

    本来前年一开始给价是二十五贯一匹马驹,但是去年夏天就变成二十贯了!

    到了秋天,竟然变成了十六贯!

    现在又来压价了------那帮子商人是要喝人血嘛?!

    当然,高小二心里有数,就算卖到五贯钱,他还是挣大钱------除了人工费贵外,这里真是天然的草场,而且还不冷。

    先前投入的盖几间简易木板房,打一口井,扎围栏,购买种马等等的成本,还要算上一文钱一亩的买地钱,他都不知道挣回多少了------但是凭什么让人不断地压价?

    知道过去在大宋一匹马多少钱钞吗?

    一百贯一匹都买不到!!

    高小五骑着马转身就走了,自己家兄弟不客气的,他的牛场活儿也很多。

    ps:感谢书友澳洲老吴的打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