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一章 南太平洋的远航
    ..,

    张弘范和宗熊两个人快速赶到了军营。

    江陵团长单独接见他们两个------这让他们俩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据说此人要比戴中队长官职大。

    江陵团长让他们分别说说与土著交往的心得。

    这是张弘范的强项呢,他当时就总结出几条来。

    “这第一呢,就是利诱,土著尚未开化,愚蠢且贪婪,必先以小利而诱之!

    这第二呢,要分化,且不可让他们混为一体,在下发现,他们部落之间的仇恨,远远大过于对外人,他们更喜欢远交近攻之策!

    这第三呢,一定要有威逼,若是我所扶植的部落头目开始尾大不掉时,必向其展示我之实力,令其恐惧!

    这第四呢,同化之------招其少年者而来,以我风俗教之,长此以往,必然使其族归化于我。”

    江陵团长点头称赞,办法不错,难怪会有这样大的成效。

    宗熊不甘心被张弘范抢了风头,他抢着说:“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江陵团长皱了皱眉,说:“要多杀人立威?”

    张弘范接过话头说:“不是不是,因我而活下来的土著远比他们内斗中死去的多------杀人,只是迫不得以,救人立威为先!”

    江陵团长点头赞道:“好一个救人立威!”

    张弘范悄悄瞪了宗熊一眼,不让他再胡说八道。

    江陵团长当即告诉他们,只要好好跟了自己,三五年内就会有特赦令,免去他们的罪过,重新恢复自由,而且会得到一笔不菲的奖金。

    宗熊真想问问到底能给多少钱钞,结果又被张弘范瞪了一眼,没有说出口来。

    啃狗总督在自己的家里单独招待了王征,两人虽然有行政上的关系,但是儿时的交往还是会有一点情谊在的,伙伴的关系更多一些。

    啃狗总督真心实意地把郭守敬推荐给了王征,说这个人擅长铸造、机加工和水田水利,而且有组织大规模劳动的经验。

    整个百思城现在已经将近有二十五万人,各种开发工作完全步入正轨,投入和产出基本平衡。

    方圆三千平方公里的范围内,土地与草场已经售出一成有余。

    啃狗总督认为,他主持的农田和草场的经营应该已经成为后继开发者学习和效仿的典范了,所以与自己相比,去南北殷地安洲的王征总督他们更需要郭守敬这样的人才。

    在装卸货物物资的期间,王征考察了整个百思城的发展建设。

    他对整个农田系统的水利工程项目大加赞赏,只借用不多的锅驼机抽水扬水设备,加上简易水坝与小型水库,竟然能建立起一个可以灌溉二十多万亩田地的自流式农场!

    这是相当了不起的建设,意议不亚于一个工业区。

    王征确定啃狗总督向他推荐了一个好人才,他一肚子的感谢话都没有说出口,准备将来写到报告里去。

    王征的船队在百思城补充了一些新鲜的瓜果和水果罐头,特别是装上了几百只鲜活的大海龟后,开始重新出发了。

    出发的那一天,很多人自发地到了百思港口去送行,原因很简单,他们都听说这支船队要去什么陌生的地方冒险------他们真心期望,这支船队也能带回来什么金山银山的消息!

    啃狗总督笑着对王征说:“你看看,你们的冒险多得民心啊,一些土著都来送行了。”

    王征撇了撇嘴,说:“民心是最靠不住的东西,唯有实力和利益可靠!”

    这个时候,有一支船队要入港了,它们正在港外候查。

    王征一看那船的船旗就是知道,那是新东方集团公司的运人船队!

    啃狗总督叹了口气,说:“又有两千五百名黑人劳工到了,今年新东方的棉田要超过我们了。”

    王征冷笑了一声,说:“别急嘛,你要知道,南北殷地安洲有上千万的劳力呢,说不上,我运这里的劳力比他们还多!”

    从百思城到南殷地安洲的智利铜矿区大约有一万多公里的距离,由于是正好顺着西风带航行,所以一路上应该是顺风顺水,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三四个月内可以安全到达。

    但是,这都是理论上的说法。

    王征一路上与他的副手参考张国安国王给他们的海图,同时定时用六分仪来校对方向,每一段航线都认真记录标明。

    张弘范还给过建议,他说新西兰南北岛周边有一些大小岛屿,如果没有上岛的想法,最好绕行,以防暗礁。

    但是,过了那些大小岛屿之后的洋面,他也没有去过,不敢多言。

    这个建议不错,王征早在海图上标明的新西兰南北岛周边看到了大小岛屿的标志,他还想挑一个岛屿来最后一次补充淡水呢。

    可惜张弘范也没有登陆过那些岛屿,而且建议最好在新西兰南岛的西港来补充淡水,因为那里已经成为了一个可以通过驳运来使用的小海港,而且还可以很顺利的通过南北岛之间的海峡直接到外洋。

    张弘范说:“没有办法,现在一直以百思城为重中之重,没有精力开发那里,那南岛上的土著虽然有了粮食种子,但是种植技术还是一塌糊涂。

    让他们人工种植黄麻,还赶不上野生黄麻长的好!”

    王征考虑了一下,认为他指出的航线也可以在考虑之中------他们没有时间的限制,一切都可以慢慢来。

    没有用上一个月,他们顺利到达了所谓的西港。

    那里果然是一个小港,只是用木头搭成的一个稍长的栈桥。

    张弘范很熟悉这个地方,他主动要求下船,亲自带队去补充淡水,说这里不远处正好有一条淡水河,水质还不错。

    王征在座船上用单筒望远镜观察了一下西港的情况。

    此时,那个小小的港口上有几百个土著正在欢呼着,他们明显认识张弘范。

    再远一些,有十几座流求式木板房,那里似乎也有人正往港口跑来。

    王征对在自己的身边,同样正在用单筒望远镜观察西港的郭守敬说:“给你需要的建材和人力,你估计多久能在这里建成可停靠三千吨级的码头?

    刚才你听到了张弘范的水文介绍了。”

    郭守敬想了想,说:“若要我来建设,我必须要要亲自查看水文才能确保修建时间;若是只按张弘范所说的情况来估计,八个月足以------不能由土著来参与修建,他们只会坏事。”

    在海军军舰上,江陵团长放下了望远镜,他也看到了张弘范深受广大土著们的欢迎。

    原因很简单,这家伙一上码头就不知道发放了什么,那此土著都在抢。

    很好,此人没有夸夸其谈。

    ps:感谢书友不坑不成活、酷酷一螂、书友1004、大时尚大大、jjyfoot、polo、王玄斌的打赏!

    大年三十更新的有没有!,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