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二章 太阳神之泪 (上)
    ..,

    在王征的船队补充淡水时,远在万里之外的南殷地安洲的西北部的一个密林里,一头肩高90厘米左右,身长约2米,体重在150公斤左右的公獏正在吃着灌木的嫩芽。

    它的体形肥壮,四肢粗短,吻长尾短,长相酷似黑猪,耳朵中间的头冠和颈上有一撮短而直的长条鬃毛,就好像长了一头童发,格外醒目,惹人喜爱。

    獏的繁殖力强,3岁左右就能产仔,因而数量较多。

    獏是个素食者,以水生植物、树叶、灌木嫩芽、浆果和草为主食。

    它喜欢居住在热带稠密阴湿的原始森林、沼泽地和湖泊地带,把巢安置在水边灌木丛中。

    它白天时一般在窝内睡觉,只有夜间出来活动,寻找食物。

    但是今天,它黎明时就从湖里的窝中出来了,也许是因为刚发芽的灌木丛味道太好了吧,十分吸引它的口胃。

    它津津有味地吃着,耳朵和鼻子都在微微动着,它的听觉、嗅觉十分敏锐,时刻注意着四周。

    它的天敌人主要是殷地安豹和大蟒------其实还有人类。

    在毫无声息之中,一枝长矛突然飞来,准确地插到了它的背上!

    它一声暴叫,转头就要向着湖水奔跑,它水性很好,善于游泳、潜水,一发现险情或遇上敌手袭击,就立刻跃入水中躲避------大自然没有赐给它锋利的牙齿、尖锐的脚趾和坚硬的触角等保卫生命最起码的武器,所以只有采取入水逃命的消极办法,才能得以顽强的生存下来,这确实是丛林社会里的一个常识。

    但是,“嗖”“嗖”“嗖”的几声,又有数支长矛飞了过来,有的插到了它的肩上,有的放空了只插到了地上。

    那头可怜的公獏倒在了离湖边只有数米远的地方。

    这个时候,五六个印加青年出来了,他们兴高采烈摆弄着那头公獏,哈哈,这一头足够全部落的人吃几顿了!

    一个脸上刺着三道线花纹的青年从公獏的背上拔下自己的长矛,很显然,他是这里投掷最准的猎手。

    他从腰上拔下铜刀,从公獏的背上割下一大块肉,递给一个人,说:“下次投掷狠一些。”

    那个人接过来愉快地吃了下去。

    他从割下一小块一小块递给其它人,那些人都是没有投中的人。

    那个青年没有说什么,但是意思已经很明白了,这里有批评的意味。

    但是最后还有一个人连一小块也没有分到,那个人有些急了,想辩解什么。

    那个青年严肃地盯了他一眼,做了一个手势让他不要说话。

    他伸手割下公獏的**,血淋淋地递给那个人,说:“知道獏为什么生养极多吗?因为它们有这个!

    来,吃了它,你就会有孩子了!”

    那个人看着公獏的**有些恶心,但是又不甘心。

    他是部落里的成年男子中,唯一没有孩子的人,这又让他十分难受。

    “真的直接吃下去?”

    那个青年和其他人都严肃地点点头。

    “我们就是因为吃了它才有的孩子!”

    好吧,他接了过来,一咬牙直接吃了!

    但是,那东西非常腥骚真的不好吃,他开始干呕起来。

    这个时候,那个青年人和其他人一起笑了起来,他们为集体戏弄了别人而开心。

    那个青年人不再是严肃的样子了,他躺在草地上打滚乐。

    那个人愤怒了,他大叫道:“拉卡,你又来戏弄我!”

    那个人扑了过去和拉卡滚打在一起。

    大家赶紧把他们拉开了------拉卡是部落头目的儿子。

    他们最后用小树干做了担架,把那头公獏抬回部落了。

    他们的部落里有几十个干草树枝屋子,人口大约有三百人,连他们的部落头目都不知道在这里住了多久,反正这附近的地方都是部落的。

    这里真是好地方啊,在走两天的路程中,有山有水有森林------这些都是太阳之神赐给他们的地方。

    几个猎手抬回的猎物让部落里的人都高兴了,几个孩子围着那公獏欢笑,连狗也跟着叫。

    拉卡回到了自己的家,他的儿子冲向他,扑到了他的怀里。

    另一个女儿则正在他的妻子怀抱里依呀叫着,似乎也为他回家而高兴。

    拉卡把他的妻子连带着孩子们一起抱住了,这是他的家,他的全部。

    拉卡问道:“我的父亲呢?”

    他的妻子回答说:“去神树那里祈祷了------昨天他才刚去的神石那里。”

    拉卡若有所思起来,他能感觉到父亲的不安。

    这时候传来一阵老年妇女的谩骂声,原来那个没有生养孩子的家伙被他的丈母娘痛骂了。

    一个干瘦的老女人推搡着那个家伙,大概是骂他有壮实的身体,却养不出孩子,连森林里的獏和水豚都比不上!

    拉卡和其他男人都在一边看着笑,部落里没有哪个年轻人敢惹那个老女人的。

    那个家伙涨红了脸,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个时候,一个长者过来了,他拉走了那个家伙,直接到了自己的屋里。

    那个长者说:“山根,我最近配了一副药水,等你行房时,就把它涂在你那里,保证会有孩子的。”

    山根满脸的惊喜,因为那个长者是部落里的医师,不知道医好了多少人的性命呢。

    那个长者说:“我是在神山脚下发现这种草药的,它有无数的红果实,我打开红果实后,里面又有无数的种子------它一定是利于生养子孙的。”

    山根连连点头,一定的,一定的。

    他小心翼翼接过递给他的一小竹筒药水,然后快快地回到自己的家里。

    过了一小会儿,他的家里忽然传出了嚎叫声,还是男女混合式叫声,连部落边上树林里的鸟儿都吓飞起来了!

    山根和他的妻子嚎叫着冲出家,他的妻子一屁股坐到了一个装满水的木盆里,用手搓着下身,这才不叫了。

    而山根则像是尾巴着了火的老鼠一样乱窜,直到他一下子跳到一个水塘里,不停用手洗着下身,这才长长出了一口气。

    众人在围观,根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个时候,那个长者竟然也开始嚎叫了,他冲出自己的屋子,用与自己年纪不相符的速度跳进水塘里,与那个山根的动作是一样的。

    那个长者对身边的山根哀叹道:“太阳神真不让我再硬起来了------”

    山根一时间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

    ps:感谢书友鱼和羽毛和钢、不坑不成活、jjyfoot的打赏。

    大年三十第二更!,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