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四章 太阳神之泪 (下)
    ..,

    在接下来的行程中,山根几个人用各种办法来吸引看守者的注意,宁可换来挨打也要掩护拉卡悄悄割断绳索。

    终于,在经过一处山林时,拉卡成功割断了束缚!

    他刚要钻到草丛里,就被敌人首领的儿子从身后抱住,两人一起滚了起来。

    在滚动中,拉卡拔出对方的铜刀,准确地捅到对方的要害-------终于让对方放手了!

    他三窜两跳就不见了踪迹!

    那个敌人的首领赶来时,他的儿子已经死去了,而且死不瞑目-------那个敌人的首领仰天狂吼,这种失去亲人的痛让他实在受不了。

    丛林社会里就是这样,从来是只有轮到了自己的身上,才知道那痛会有多痛!

    必须要报仇------他合上儿子的双眼,喊来四个亲信陪他一起去追杀那个凶手。

    双方都是丛林里的猎手,就此展开了一场不死不弃的追杀。

    狂奔中的拉卡感觉到来自身后的追杀,他不敢带着那些追击者直接回到自己的部落------在奔跑中,他下意识地想起那个萨满的话:往南边走,太阳神的使者会从海上来!

    他疯狂地冲着南方奔跑,树林,山谷,河流都挡不住他的脚步。

    那个敌人的首领疯狂的追赶他,始终与拉卡相隔不远,仇恨已经完全控制了他的身心,他甚至有时能看到他的身影了!

    拉卡明显比对方更熟悉这里的丛林,他在逃跑的时候,还能随手给对方设制不同的陷阱。

    他利用反弹的树枝,可怕的野蜂巢,致命的箭蛙来伤害对方,结果很快就伤了对方两个,杀死了对方两个!

    但是那个敌人的首领毫不畏惧,依然狂追不舍------拉卡知道自己凭借打斗绝对不是他的对手------他一边狂奔,一边想着对策。

    直到他跑到了海边的丛林,拔开那高高的野草一看,太阳神,他竟然跑到了海边了!

    广阔的沙滩不利于设置陷阱!

    他正想回头时,突然看见了一件可怕的事情,一丛草突然向他扑了过来!

    他刚想举起铜刀,就被打落了,然后脖子受了重重一击,他昏了。

    那个敌人的首领看见前面的野草晃动,他大喜,那小子定然就是在那里!

    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旁边的一丛草突然站了起来,狠狠打了他的脖子------他想都没想就昏了。

    拉卡听到自己的妻子和孩子在呼喊救命,还看到他的父亲被人生生杀死------还有被他杀死的人那双不肯闭上的眼睛。

    啊!他猛然醒来了------发现自己竟然是躺在一个笼子里!

    他马上站了起来,摇动那笼子,但是不知道它是什么做的,坚硬而冰冷,丝毫不动。

    这个时候,他又发现他身边的笼子里躺着那个敌人的首领!

    他仍是在昏睡中------两人只隔着一道栅栏,他试着再摇动,仍然是分毫不动。

    拉卡突然意识到不对劲儿,这里的光线不对,不是阳光也不是火光。

    他在笼子里努力偏头望去,发现角落里有一盏莫明的东西,正在发出明亮的光茫!

    这个时候,那墙上突然出现了一个小窗,一双眼睛看了过来!

    拉卡敏捷地向后一跳,撞到了木墙上!

    这是木墙,他双手在后面摸索着,眼睛死死盯住那个小窗。

    结果,那个小窗突然又消失了。

    太阳神啊,这里是什么地方?!

    宗熊副队长此时正在悠闲地喝着咖啡,从这玩意出现在澳大利亚他就喜欢喝,还要多加糖。

    他把双脚架在了办公桌上,还不停地在抖腿

    这时,他的一个手下进到船舱里向他报告,说帝国陆军侦查班送来的两个土著醒了一个。

    宗熊副队长想了想,说:“先给他一些食物和水吧,别的不用管。”

    他的手下又问他可不可以用凉水把另一个浇醒。

    宗熊副队长放下了双脚,说:“醒不醒有啥用?你我能听懂他们说话?一切都等回基地再说了!”

    他的手下喏喏而退。

    -----------------------------------------------------------------------------------------

    当初,王征的这支远航船队在新西兰南岛的西港上补充完淡水后,顺利地穿过了两岛海峡。

    这条海峡两侧峭壁悬崖,海岸曲折。

    强劲的西风激起海面的汹涌波涛,又由于海峡两端都是开阔海湾地形,造成海峡水流湍急多变。

    但是,只要不靠近岸边,仅借助西风就可以轻松通过。

    张弘范当时说:“若不是给我的海图上说这是一条海峡,打死我也不会尝试从这里通过,哈哈,那会错过了许多美景!”

    张弘范指的是通过海峡后,不远处还有一片群岛,那里的海面风平浪静,若大的一片海水竟然会有若干种颜色,煞是好看!

    这片群岛上没有土著,而且有许多天然的美景。

    张弘范还介绍说,群岛中最大的岛上土质肥沃,有许多野果子。

    王征当时听了后撇了撇嘴,土质肥沃的地方要多少有多少,此岛不过是鸡肋一样了。

    “可以在这里建个大监狱------”

    王征当时就下了决定,安排了此群岛的用途。

    接下来的航程简单至极,向西,向西,用六分仪确定纬度即可!

    这期间,江陵团长还让他指挥的两条战舰做了各种配合演习,舰上的火炮把一些难得遇到的礁石打得稀烂。

    还把附近游荡的鲸鱼群都吓跑了!

    “这里可以建个捕鲸渔场------”

    王征又给一处海面确定了用途------是的,这个时空,这个实力,他真的有这样的权力。

    一路无话,从西港出发后,他们花了不到两个月的时间,终于到了一处大陆。

    虽然他们在这个期间全是在茫茫的大海上航行,很长时间,连个小岛都看不到,但是王征心里坦然地像是去邻居家串门一般。

    主家给他的地图能错?

    就算杀了他也不会这样认为。

    王征的坦然能让所有人看出来-------也许有些船长和水手在心里嘀咕,但是他们一想自己的身份与王征相比,那简直就太卑微了。

    流求岛上无人不知道张国安国王和他的二十个家养小子的关系。

    当然,最让人信服的还是真看到一大片大陆。

    等他们远远地看见地平线上不再是海水,而是一片绵延不绝的大陆线时,所有人都跳了起来!

    啊啊!

    南殷地安洲,我等来了!

    王征当时仍然撇了撇嘴,这算啥啊,游玩一般。

    出发时,他是按照最大航程为半年内不靠陆地来携带补给的,结果才花了不到两个月!

    还不如多带些机器设备了------

    他命令手下马上记下时间,测量经纬度和洋流,同时不要靠岸,直接沿海岸北上,直达那个智利大铜矿附近的海岸!

    他可是智利总督-------

    ps:感谢书友jjyfoot和澳洲书友老吴的打赏。,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